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愚蠢的气息
    豪宅大门之外,林北怀抱红尘刀,左右打量着那些围住自己的妖怪。

    啧......这都是什么歪瓜裂枣。

    实力差也就算了,为何一个个长得也不怎么样?

    说好的兽耳娘呢?

    左边那个面目狰狞的女妖怪身材还不错,但那颗脑袋......

    谁允许你长了个蜥蜴脑袋的?

    跟特么元气满满的亚龙人女仆似的。

    至此,林北也失去了继续等待下去的耐心。

    他环顾四周,无奈道:“都瞪着我干嘛?眼珠子掉下来也没用,还不如赶紧把人还来,说不定我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

    只是“说不定”而已。

    有一狼妖皱眉道:“你想立威,怕是来错了地方。”

    “立什么威?我只是来要人罢了。”林北手扶上刀柄,“话说,这股血腥臭味......你吃过多少人?”

    狼妖狰狞一笑:“你会记得自己吃过多少片面包吗。”

    林北:“十三片,我是中原系菜肴主义者。”

    狼妖:“......”

    你这么会抬杠,怎么不去做杠精?

    不,说不定这家伙人类的气息只是伪装,这家伙就是个杠子成精了!

    “总之别废话了。”林北甩甩手,“把人交出来,不然砍死你。”

    “打架并非我擅长的事情,不如我们好好聊聊。”狼妖黑黄色的兽瞳死死盯着林北,不放过他的任何动作表情,“刚才我猜测你是来立威的时候,你的手下意识放在了刀柄上。”

    别看外表是只狼,实际上它是个智将:“所以这其实反而证明了,你就是来找事打算立威的。”

    “让我猜猜。”它的爪子撑在下巴上,“因为你还没有在逸颜花雪的势力中服众,所以要来立威,这也是你的投名状。”

    “我猜的没错吧。”

    林北:“......”

    手放刀柄上,只是闻道了剧烈的人类血腥味,所以他动了杀心而已。

    “你的思考简直让整个樱染都充满了愚蠢的气息。”

    狼妖眯起兽瞳:“暴怒,是密谋败露的表现。所以我从方才起就一直在想,你的底气来自于哪里呢?这里可是有三位‘通天境’的妖圣以及数位‘藏海境’大妖王坐镇的。”

    “别再思考了。”林北捏住鼻子,“我已经要窒息了。”

    狼妖表情并未变化,但它握紧的爪子已经暴露了心情:“那么能否回答我,是什么给了你自信?”

    “红尘”出鞘,一抹胭脂划过。

    “你的愚蠢。”

    狼妖,身首分离,卒。

    周围妖怪都震惊了,震惊于这家伙竟敢在自家地盘当场杀妖。

    “砍死他!对付这种卑鄙小人不用讲江湖道义!大家伙并肩子一起上啊!”

    林北扯扯嘴角,一般会说这种台词的,不就是那种连名字都不会有的炮灰嘛。

    看着冲过来的妖怪们,他手中红尘刀出鞘。

    很显然,死去的妖怪......不配有姓名。

    ............

    “!!!”

    土蜘蛛猛然抬起头:“你们感觉到了吧。”

    “嗯,都死了。”酒吞放下酒碟,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五十多个,其中还有三四个‘入道境’,几乎就在一瞬间......”

    羽衣狐尖利的虎牙几乎刺破薄唇:“林北......”

    “不愧是被那个逸颜花雪相中的男人。”酒吞感叹不已,尔后他却又道:“但他好像比你们说的要强不少。”

    当初林北在樱染厮混的时候,他还在闭关,所以压根不知道也没见过这个人。

    “看来是突破了。”土蜘蛛撑着下颌,“他敢来这里,想必是自忖‘藏海境’已无敌手了吧。”

    “不过‘藏海境’无敌,终究也只是‘藏海境’罢了。”

    酒吞看了他一眼:“你不算出手?”

    “哈!一个‘藏海境’,还没资格让本大爷出手。”土蜘蛛嗤笑一声,“至于那些垃圾,死就死吧。”

    羽衣狐站起身,身后九条尾巴肆意狂舞。

    “哦?”酒吞笑道:“羽衣,过去的你可是从不掺合这种事情的。你对那林北的仇恨就这么大?”

    “你们才应该感谢他。”羽衣狐周身笼罩起黑白双色烟雾,“若不是主人跟着林北去玩儿扮人类伤了根基,现在的樱染早就统一了。”

    土蜘蛛大笑:“哈!那为了感谢林北,麻烦你给他个痛快。”

    “很可惜,你们哪儿也去不成了。”

    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突兀响起。

    三人脸色皆变猛地抬头。

    只见庭院内,一道身穿十二单衣的白发双色瞳女子静静站在那里。

    土蜘蛛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逸颜花雪......”

    羽衣狐散去周身鬼雾,飞奔而去:“主人!您愿意见我了!”

    砰——!

    羽衣狐倒飞而出。

    她倒在地上,手捂自己脸颊,眼中是不敢置信的眼神:“主......主人......”

    逸颜花雪眼神平静:“谁允许你仇视林君的。”

    “我......”

    “谁允许你对林君动手的。”

    “主人,我没有......”

    “想也不行。”

    逸颜花雪冷冷看着她:“自断一尾,再有下次,自裁吧。”

    羽衣狐委屈道:“主人,我已追随您数千年,他只是认识您几年而已......”

    她一条尾巴便是五百年修为。

    这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这会伤及她的根基。

    虽不会破境,但数年内无法动手是一定的。

    “随你。”逸颜花雪没再看她。

    数千年?

    她认识林北可已经有一万三千年了。

    见她不在看自己,羽衣狐一咬牙,以掌化刀果断断去一尾。

    逸颜花雪这才脸色稍介:“回去修养吧。”

    羽衣狐苍白的面容浮现喜色:“是!”

    说罢,她不再管如临大敌的土蜘蛛两人,而是果断直冲天际朝落花上阳宫飞去。

    待她离去之后,逸颜花雪负手而立:“全喊出来吧,就你们两个,必死无疑。”

    土蜘蛛咬牙怒道:“少瞧不起人了!我已经不是一百五十年前的我了!”

    嚓——!

    一声轻响,土蜘蛛瞳孔猛缩。

    逸颜花雪的手中多出一条手臂。

    尔后,土蜘蛛肩上鲜血喷涌。

    逸颜花雪将手中那条手臂丢在地上,眼眸微敛:“一百五十年前,我只是无聊打发时间罢了。”

    但这次不一样。

    她看得出来林北有心事无法久留,她要帮林北解决心事。

    所以这次她不会留手。

    土蜘蛛脸色难看,一言不发。

    这时,几道磅礴的气息从周围一一出现——又三个顶级大妖怪走了出来。

    除去离开的羽衣狐,这五位已经是神道教所有的“通天境”了。

    酒吞叹了口气:“国主大人,看来今天没法善了了呢。”

    逸颜花雪抬起头,双色眸子中的死寂看的酒吞等大妖微微一愣。

    她淡淡道:“我还有去保护林君。”

    她拔出紫鳞邪刃:“一炷香之内,我会送你们往生轮回。”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