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再入新世界
    “......”

    你后退半步的样子是认真的吗?

    众人看着说着牛逼的话却往后退的林北,以及被他让到身前的林朝雨,皆沉默无语。

    林朝雨微微一笑:“我......兄弟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谁有意见,可以站出来。”

    后面她没说的半句话是,“看我会不会打死你”。

    大家又不是傻子,谁会站出来呢?

    苗疆巨头们大多都是经历过二十年前那件事的,场下的天才们见台上的长辈没动静,再加上方才大王子被一剑秒杀,他们当然也没反应。

    林朝雨扫了一圈,见无人敢出声,随即笑道:“既无意见,那人我就带走了。”

    唐朵抬起红通通的眼眸正要说话,林北开口道:“不能说不愿意,不然我们不是白来了吗。”

    唐朵瞪了他一眼:“我又没说不愿意!”

    “那还犹豫什么?”林北招招手,尔后又对唐忘言夫妇道,“二位走不走?”

    唐忘言看了眼自己老婆。

    不像XX,阿颜在外面还是很给自家男人面子的,她轻声道:“你来决定就好。”

    唐忘言点点头。

    尔后他目光扫过强装镇定的苗疆众族长,忽地一声轻笑:“那就走吧,毕竟......”

    “唐门才是咱们的家。”

    他当然不会给这群家伙好脸色,要知道当初他也是个敢独自杀上苗疆抢人的狠角色。

    虽然那时候正面有林朝雨吸引了所有目光的原因。

    不过今时今日,与彼时彼刻真的很像。

    要不是为了老婆女儿,他早就待不下去了。

    “那便走吧。”

    众人打算离开之时,林朝雨忽地回头笑道:“苗疆与中原边界有一条二十年前我留下的剑痕。从今日起,苗疆之人不得踏过剑痕。”

    之后她便回头与林北等人一同离开。

    林朝雨并未说踏过剑痕会如何。

    但所有人都知道,踏过剑痕只会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见几人离去,老苗王忽然重重叹了口气:“祖宗千年之法原本不可改,然迫于形势,今日却不得不改。”

    沉吟片刻,他道:“今日起,废除圣女选婿盛典。自此,父死子继,兄终弟及,可有疑问?”

    二王子单膝跪地:“父王!早该如此!”

    他起身对众人道:“吾常读《诗》、《书》,中原强,乃因制度强。自古以来中原各国便是子承父业、兄终弟及,所以中原恒强而苗疆恒弱!

    若苗疆不想再生今日之耻,则定要学习中原制度!正所谓师夷长技以治夷!父王此举,定可使我苗疆从今日起走向强盛!”

    他没道理不开心。

    大王子死了,他嫡生的正牌老二可不就上位了嘛。

    “哈!”

    下一刻,天边传来一阵所有人都听得见的笑声。

    “然‘入道境’大修士寿数百,‘藏海境’大修士寿命更是在千载之上,二王子......岂不闻天下何曾有如此之太子乎?二王子若要登临大宝,怕是......”

    要等到千年之后了。

    那时候您还活着吗?

    声音消散,此地针落可闻。

    众人面面相觑,皆不敢言。

    林北此言真可谓杀人诛心。

    有人悄悄抬头看了眼面色阴晴不定的二王子三王子,还有面无表情的老苗王。

    不少人心中暗叹:从此之后,苗疆......恐永无宁日了。

    远处,林北回头得意道:“还想利用本大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配不配!”

    随后他对唐忘言等人道:“唐叔,不是小侄不给你面子,只是你们真的不该算计我的。”

    现在有了林朝雨这条结实丰满有肉感又十分有型的大腿,林北抱起来那是毫无压力。

    甚至他的语气都比之前嚣张了不少。

    唐忘言无奈道:“你小子以为我想算计你?还不是我女儿争不过那几个。况且也不是谁想被算计就能被算计的。说句难听的,江湖上大多数人连被当作棋子的资格都没有,而你小子都已经是棋手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其实他说的也没错。

    首先,他们唐门对林北的算计完全是出于好意。

    其次就是林北身为棋手,唐门也是棋手,大家互相算计有什么问题?

    林北敢说他自己的山外小楼没借过唐门的势?

    只有棋手之间才配互相算计。

    棋子只配被利用,还是用完就丢的那种。

    而江湖上大多数人,或者说难听点儿,九成九的人连做他们这群棋手手中的棋子都不够格。

    旁边阿颜接道:“其实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都不重要。”

    她看着林北:“小北,你跟阿婶说实话,你到底是怎么看我家小阿朵的?”

    若林北说只是当妹妹看之类的话,那她便会直接断掉唐朵的念想。

    若林北有意......她便要想办法了。

    林北果断道:“当然是想娶回家啦。”

    说罢他却叹了口气:“但是我现在想娶的人有点儿多。”

    唐忘言:“......”

    阿颜:“......”

    唐朵:(撇嘴)

    林朝雨:(笑)

    “但问题不在这里。”林北继续叹气,“问题是如果现在便定下名分,小侄怕小朵儿被人打死。”

    白南夕、付朝颜、染拾、逸颜花雪......

    还有那位大BOSS吕望泞,也就是吕清尘了。

    夏姬应该不算。

    首先,她现在还没有性别......

    其次,她会听自己的话。

    林清颜也不算,她完全就是听自己的命令。

    话说她离开也挺久的了,自己也挺想她的,是不是该找个时间去看看她?

    话说她到底去了哪儿?

    林北摩挲着下巴。

    不过这样一来,要搞定的就是“朝花夕拾”那四位再加上个吕清尘了。

    但自己不是对手......

    林北回头道:“朝雨,你有急事吗?”

    林朝雨暗自扯扯嘴角:“没有呢~”

    “那帮我个忙呗~”林北的表情活像给太君带路的翻译官。

    “啧......”林朝雨侧着脸瞪着死鱼眼摆出个嫌弃的表情。

    尔后她回过头恢复微笑:“好啊,反正我说什么你也只会表面上答应,但实际上该怎么做还会怎么做。”

    林北继续说说笑笑,但心头已经留了意。

    这姑娘......百分之一万认识自己!

    而且还是很熟的那种!

    她居然连自己的性格都摸得如此清楚!

    没错,林北就属于那种口头上会答应别人,但实际上还是按照自己内心想法去做的人。

    这种人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倔强的“倔”。

    “那就帮我个忙,先陪我一段时间。”林北叹道,“在我挨家挨户上门解释的时候保护我别被打死。”

    “啧啧。”林朝雨双手环抱开始阴阳怪气,“她们怎么舍得呢~”

    老实说,这个阴阳怪气的样子也很有林北的影子。

    林北心中感慨,不愧是自己亲生妹妹,连动作表情语气都一模一样。

    不过没否定就是默认,最起码自己是不会被打死了。

    “那......卧槽?!”

    林北正要跟唐家三口说点儿什么,周身空气却骤然被撕裂。

    尔后他便被吸入撕裂的空间之中,唐家三口完全没反应过来。

    林朝雨却眯起了眸子。

    “要见到她们两个人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