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二百零六章 老夫曾有过一个徒弟
    老爷子,你好骚哦。

    还红尘刀下断红尘......

    我还桃花伞下桃花仙呢......

    林北挽了个刀花,笑了:“老爷子,在下这口刀便名为‘红尘’,不如把您老的红尘刀拉出来溜溜?”

    思无邪努努嘴:“你那柄红尘刀就是老夫的。”

    “呵呵。”林北皮笑肉不笑,“这刀是家母所赐,老大爷,碰瓷儿也不是这么个碰法。”

    从来只有自己能够说“此物与我有缘”,别人这么说,林北可就不高兴了。

    没办法,谁让他林某人是条双标狗呢。

    “嗯?你娘是林昭月?”思无邪仔细瞧了瞧,忽然觉得这小子确实有点儿像那个女人。

    不过这小子的气势、眼神、性格什么的,跟那个女人倒是不怎么相像。

    看来她不怎么会教育后代。

    林北双手抱胸,斜睨着眼睛:“是又如何?”

    “是的话,那这把刀就是老夫送给她的。”

    “哦豁?”林北笑了,“信不信我很快就能把我娘喊来对峙?死老头你这么说是当我爹娘不存在?”

    虽然确实喊不来就是了。

    不过先诈他一诈。

    思无邪果然上当。

    他瞬间警惕起来:“你娘不在吧?”

    “那......谁知道呢。”林北耸了耸肩。

    “好吧,老夫说实话。”思无邪无奈道,“当初老夫年少轻狂,曾听说过你娘的名头,然后......老夫的佩刀便输给她了。”

    他用春秋笔法带过去了好大一段。

    也就是林北老妈林昭月如何随手就爆锤了他这路人甲的过程,以及觉得他这神兵红尘刀挺好看,就顺手拿走打算送给林北老爹林镇北当礼物的故事。

    之后才是林北从自家厨房洗手槽下面拿到了这柄神兵。

    “呵呵,原来是家母的手下败将。”林北笑呵呵道,“那您老还想收在下为徒?”

    “老夫仔细观察过。”思无邪捋须傲然道,“那女......你娘根本就没教过你功夫。”

    若是那女人,根本就不屑用什么刀剑。

    她只靠拳头就够了。

    之前兵器谱一出来,思无邪就知道排第一的“神拳无二打”是林昭月那女人了。

    因为其他人不可能也不敢这么嚣张。

    不对,还有一个人也敢,那个人是他曾经的一个徒弟。

    林北心说你“傲然”个屁。

    话说“傲然一笑”到底是怎么个笑法?

    总感觉这个“傲然一笑”跟“邪魅一笑”一样,都很难让人脑补出来画面。

    “老爷子,您老为何非要收我为徒?”

    思无邪一愣,良久,长叹道:“是你在刀之一道上的天赋不错,老夫不想你明珠蒙尘罢了。”

    “老夫寿命悠长,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只有更多的人都来学刀,刀之一道才能走的更远,我们这些前人也能更进一步。”

    林北笑道:“前辈既无门户之见,何不将刀法传遍天下?如此以来,岂不是更容易实现您老所说的那个世界。”

    思无邪斜睨他一眼,冷哼道:“江湖之中大多人学武只看威力,他们也只会按部就班的学习前人的本事。”

    “可一味学习前人,又如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所以老夫要寻的是那种天赋绝顶,且对刀之一道十分热爱之人,只有这种人才能促进刀之一道的发展。”

    林北略一挑眉:“难道您就没发现过这样的人?”

    “有几个。”思无邪长吁短叹,“我有两个后辈子弟原本有这个天赋,可他们俩一个死了,另一个因为他父母的原因讨厌用剑。”

    “二十年前我也遇到过一个这样的人,而且我还收她为徒了,只不过她练到极限之后同样弃刀练剑去了。”

    “哦?”林北挠有兴趣,“练至刀之一道的极限之后却弃刀习剑?原因何在?”

    思无邪叹道:“老夫也曾问过她这个问题,她说......哪怕练至极限,在刀之一道上,她也胜不过竞争对手。所以她才决定弃刀习剑。”

    “刀之一道练至极限也不是对方刀法的对手......”林北喃喃两句,抬头问道,“不知她叫什么名字?”

    思无邪捋须道:“林朝雨。”

    林朝雨?

    女剑仙?

    林北霍然抬头,却正对上思无邪饶有深意的眼神。

    “老爷子......您到底是什么人?”

    “老夫思无邪呐。”思无邪笑嘻嘻答道,“不过是当初林昭月的手下败将,同时也算是林朝雨的半个没用的师父罢了。”

    当初踌躇满志闯荡江湖,结果就遇到了林昭月被胖揍了一顿,就连祖上传下来的红尘刀都被抢走了。

    之后回山闭关苦修六十年,再度出山遇上了那个名为林朝雨的少女,顺便还把她收为了徒弟。

    结果徒弟没两天就超越了自己,然后却说这刀法练了也没用,因为对手刀法实在太强,遂弃刀习剑离去了。

    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没想到又二十年后,自己竟会遇到她们两个的亲戚,同样的天资卓绝,不同的是性格没那么孤傲。

    没错,林北是个高傲的人。

    但那两个人是孤傲,甚至是外显的孤傲。

    况且女孩子的想法比较怪,但男的就问题不大了吧?

    思无邪笑道:“孩子,有没有兴趣随老夫学刀?”

    林北耸耸肩:“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拜老夫为师。”

    “请恕在下拒绝。”

    思无邪也不生气:“原因何在?”

    “说起来不是在下自大。”林北侃侃而谈,“若论刀之一道,在下自诩并无自身剑之一道高深。不过只需一年,在下便可精进至刀之一道尽头。与您老学刀,实无必要。”

    “年轻气盛是好事。”思无邪笑道,“孩子,你朝老夫攻过来,用你最强的刀法。”

    林北乐了:“大爷,虽然您看上去只是‘纳玄境’,不过在下相信您没这么简单。不过我也不差,在下已有‘入道境’巅峰的修为。若全力施为,便是‘藏海境’也能斗上片刻。大爷,您确定要让在下用全力?”

    虽然只是刀法的全力,比用剑或者刀剑合并差一些,但也不是普通“藏海境”随随便便就能接下来的。

    这就是林北的实力。

    “恁多废话!”思无邪负手而立,“让你攻你就攻!用刀之人却畏手畏脚,还算什么刀客!”

    林北深吸一口气,缓缓拔出红尘刀:“那在下......便得罪了。”

    PS:可能是之前熬夜太多了,身体发来了警报。

    最近各种病症接连找上了身体,白天外出输液,输了快4个小时,总共三大瓶一小瓶,明天还要继续。

    晚上又躺了一会,先发出一章。真的要调整作息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