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二百零三章 快意恩仇的江湖,从来都不需要忍耐
    打上门去......

    以林北对唐忘言夫妇的了解,就是再给唐忘言十次机会他也不会打上苗疆。

    毕竟他是个敢让老婆在自己体内种满蛊毒的狠人。

    其实并不是怕老婆,而是真心爱老婆。

    且苗疆圣女,也就是唐朵的娘亲阿颜在林北看来是位温柔的大姐姐。

    她也绝不会做出逼迫唐忘言的事情。

    所以林北也不着急,因为他用屁股想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既然不着急,那就该做一个江湖少侠应该做的事情。

    林北端起酒杯轻民抿了一口:“四娘能开起这诺大的酒楼,想必不会因为一两银子来寻在下。”

    他转着手中小酒盅:“四娘有何事,不妨直说。”

    柳四娘银牙一咬,蓦地跪倒在地:“请公子替妾身做主!”

    “在下可做不了主,要做主你去找官府不就得了。”林北乐了,“你找在下也没用呐。”

    柳四娘神色一黯,起身道:“还请公子与妾身前往包房内一叙。”

    林北扫了眼大厅:“请四娘带路。”

    两人进得包房,柳四娘吩咐小二在门口警戒,尔后转身道:“实不相瞒,妾身亦有官府背景。”

    “哦?那寻我作甚。”林北略微挑眉,“官面上有官府,私下里有侠隐阁,怎么都轮不到在下吧。”

    “因为官府对付不了对方,侠隐阁暂时不接单。”柳四娘面容悲戚,“妾身这血海深仇,莫非当真不得报?”

    “那倒也不一定。”林北笑道,“我辈侠士,锄强扶弱乃是本分。不过四娘你总得先让在下知晓是怎样的血海深仇吧?”

    要是错的是你们,或是争夺什么东西,那被杀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柳四娘缓缓心神,开始讲自己的故事。

    其实她的故事不复杂。

    她的夫家是南楚一个大家族的旁系子弟。

    不过她丈夫还算努力,所以参军之后也有了一定人脉。

    之后她夫君战死沙场,她借助夫君留下的关系加入了官府。

    原本夫君过世之后她就与女儿相依为命,可她的女儿......死在了别人手上。

    当初她女儿上的是专为女子设置的官学,这官学中几乎全是官宦人家的千金。

    她女儿认识了一名好友,那好友却不是那种检点的好女孩儿。

    在已有婚约的情况下,那姑娘却与人私通。

    最关键的是这事儿竟然让她未来的夫家知道了。

    她未婚夫知晓此事之后大为光火,提着剑就要来女子官学找她对峙。

    那姑娘极为害怕,这时却是想起来自己的好友,也就是柳四娘的女儿。

    所以她跑来躲进了柳四娘女儿的屋子里,反而拜托柳四娘女儿出去劝说那青年。

    柳小妹本未多想。

    首先她并不知知晓自家小姐妹的私生活如何,其次那里是官学之内,想来对方也不会如何。

    所以她就出去劝解了。

    然后,她就死在了对方的剑下。

    而就在她重伤求救的时候,她的那个闺蜜却躲在屋里,对柳小妹的求救视而不见。

    杀完柳小妹之后,对方也清醒了过来。

    不过他也不甚在意,因为不过是死了个小家族的旁支女儿罢了。

    所以事后此事便被推到了那闺蜜的奸夫头上——他被那未婚夫的家族抓住弄死丢给了衙门。

    此事就此结案。

    不过当时已在衙门的柳四娘却觉得此事另有蹊跷,于是私下里偷偷调查,最终让她查出了此事。

    她不蠢,所以没去找那两个世家。

    她去找了自家上司。

    上司虽然站在她这一边,可面对对方的势力也没什么办法,最后只能劝她还是算了吧。

    直到现在,柳四娘终究忍无可忍了。

    所以她把希望放在里林北身上,因为从某些特殊渠道,她知道了林北的身份。

    当然,除了这一句话,上面的事情都是林北自己查到的。

    这件事林北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毫无感情的介绍出来的。

    实际情况当然要恶劣的多,比如那两个世家的实际嘴脸,以及柳四娘夫家主家的漠然应对。

    所以才说她现在已经处于绝望状态。

    至于她有没有利用自己......林北完全不在意。

    轻轻抿了口酒,林北站起身:“在下可以帮忙,不过需要四娘付出一点儿代价。”

    柳四娘红着眼睛:“只要公子能为妾身报仇,那无论什么事情妾身都答应。”

    “那就好办了。”林北微微一笑,“在下要十坛桂花酿,没掺水的那种。”

    话落,他人已消失在原地。

    三日后,南楚陆、王两大世家皆灭。

    据人说,这两大世家的人皆被人一刀枭首,没人知道是谁做的。

    不过两大世家门口都有一行血字。

    【替天行道】

    柳四娘收起信纸,两行清泪顺颊而下。

    良久,良久。

    她收起信纸,擦干泪水,亲自拎着十坛美酒送到二楼靠窗的那一桌上。

    桌旁,那道素衣白裳的身影风轻云淡地坐在那里,一如几天前。

    他的桌上没有酒,却放着两个酒杯。

    还有一碟小葱拌豆腐。

    以及一碗白水清汤面,面上还挂着几片青翠的菜叶儿。

    而他大口吃的很香。

    很显然,为了赶路,他饿了好几天。

    “入道境”大修士一年不吃东西也完全没关系,甚至靠着天地元气的补充,就连饥饿的感觉也不会有。

    但林北还是保持着一天两到三顿饭的习惯,甚至饥饿感也被他留了下来。

    因为人总是要找些事情来做。

    那些寿命漫长的生物,若总是觉得活着太无聊,那是他们本来就不是有趣的人。

    世间的变化,各种新的事物,以及层出不穷甚至不断进化的美食。

    这难道不是活着的乐趣所在?

    放下面碗,林北打了个饱嗝:“味道不错,就是卤子放多了,有点儿闲。”

    他的目光放在了柳四娘手中的酒坛上:“若能喝点儿什么解渴,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柳四娘泪水不争气的落下,但她的嘴角却是笑意:“这是妾身店里最出名的桂花陈酿。”

    她亲自拍掉泥封为林北斟满:“放心,这是未兑水的酒。”

    林北一口闷掉,笑道:“果然不错。”

    “年轻人,为何要灭人满门?”

    略显苍老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响起。

    林北略微皱眉,微微歪头:“阁下又是哪位?”

    PS:有很多事情,现实中我们做不到。但写进书里,哪怕是都市背景也不能写,我只好如此了。

    (不想蹭热度,但本事件改自一个新闻,我只能让林北在书中做我无法做到的事情,这也许也是写书的一点点释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