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儒门?
    两天后,小白南夕已将境界彻底稳固在了“锻神境”。

    这倒是让林北舒坦不少,最起码......她没有一天内就冲进“纳玄境”。

    “林北哥。”白南夕拉着林北的手,两人悠闲地走在路上,“咱们路上怎么一个人都没见到?好奇怪。”

    “是啊。”

    这也是林北在思考的问题。

    不过他现在暂时不想这些,他的大脑里现在充斥着萝......疑问。

    但光有疑问没用啊。

    这就跟工作的时候一样。

    能提出问题的人很多,但能提出足球官方地址并实施的人很少。

    而林北恰恰就是这样的人。

    白南夕笑嘻嘻道:“林北哥,这感觉好像是《最后的生还者》呢。”

    那是一款IGN满分游戏。

    讲述的是大叔乔尔和少女艾莉一起结伴在末日中活下去的故事。

    但林北不是大叔,白南夕也只有身体是萝莉。

    “嗯?小夕你还是游戏迷?”

    “不是啊,我可没那么多钱买游戏机和游戏。”白南夕摇摇头,“我只是习惯视频通关而已。”

    在那种信息爆炸的年代,完全不谙世事的白莲花当然有。

    但在城市中几乎是不存在的。

    特别前世两人所在的那个城市姑且也算是一线城市了,这种人更是不可能存在。

    “这样。”林北牵着小小白的小手边走边聊天,“这个世界还不知道什么情况,若遇到危险......”

    白南夕微微歪头:“就找个地方躲好?”

    林北:“不,如果我也挡不住的对手,那你也挡不住,跪下喊饶命或者等死更好一点。”

    白南夕:“......”

    “林北哥,你说话总是这么伤人的吗......”

    林北怒揉猫头:“傻孩子,这叫诚实。”

    “林北哥,那你前世有女朋友吗?”

    “小孩子屁话真多。”

    “......”

    一路悠闲赶路,终于在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两人来到了儒门的地盘——孺子湖畔。

    不过这里并未存在那一大片巍峨壮观的建筑,而是只有四五十座茅屋,在茅屋群的外围,一圈篱笆木桩将这写茅屋围成了一个小村子。

    林北一愣,这也忒寒酸了点儿吧。

    而且他并未在这里感应到什么高手,也许唯一一个能看得过去的就是一位“入道境”大修士。

    他这也是膨胀到忘了前不久他自己也只是个“辣鸡纳玄境”。

    不过也难怪,这就能对得上了。

    之前在南疆大山的时候,波月洞府那群妖怪为何会没听说过儒门,甚至觉得儒门肯定不怎么样。

    在一群“入道境”大妖的眼中,这样的儒门......确实不怎么样。

    “不知何方高人到访?”

    一道略显凝重的男中音出现在两人耳边。

    林北两人回头,只见一名身穿浅蓝儒衫的中年男子面容疑惑地站在两人不远处。

    他手上还捧着一卷书。

    林北拱手道:“在下......林北林轻言,这是舍妹林南夕,不知阁下是儒门哪位高人?”

    “高人谈不上,儒门更是不敢当。”那中年人笑道,“在下李景成。”

    他看了看两人身后,见没有其他人,遂放松了少许:“二位不如进村一叙?”

    林北沉吟片刻,微微点头:“如此,在下叨扰了。”

    “不妨事,请。”

    “请。”

    待进得村内,有不少穿着粗布衣服,肤色黝黑的人悄悄透过窗子好奇地打量着林北两人。

    见林北两人左右打量着,李景成笑着解释道:“这些百姓俱是数年来投奔吾等而来的。”

    他感叹道:“妖魔乱世,天灾人祸不断,能有处让大家安心耕种吃饭睡觉读书的地方,真的太难了。”

    林北笑道:“能接收如此多的百姓于此,先生所为实在令人敬佩。”

    “此非我一人之功,只不过他们都外出遗迹了。”

    李景成摆摆手,将两人让进一座茅草屋内。

    屋内地上铺着一张草席,没封口的木栅栏窗户旁的地上放着四五个破草蒲团。

    李景成示意道:“两位请坐。”

    很显然,他也不会拿什么茶水瓜果来招待两人——因为根本没有。

    而李景成的性格一向是直来直去,或者说这里的人都是如此。

    因为弯弯绕绕的,在现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也活不了这么久。

    所以李景成迫不及待发问:“敢问二位来自何方?”

    见林北表情疑惑,李景成苦笑道:“不瞒贤弟,这村子里已经很久没有外来人了。”

    林北抿抿嘴,拱手问道:“不瞒兄长,其实我兄妹二人自深山而来,这也是第一次出山门。敢问兄长,现如今这里何人当政?”

    李景成一愣,叹道:“贤弟果然久不问世事,现如今哪还有国家一说,‘国家’这个词,还是我在书里看到过的。”

    书里......莫非此时乃是一万三千年诡境戮境肆虐之后的尘境世界?

    林北记得,中原四国,玄、秦、楚、离,原本乃是一国。

    自千年之前,这名为越的国家才分离为四国。

    在此之前,越国已立国七千余载了。

    也就是说,现在要么是一万三千年前到八千多年前的这段时间。

    要么,现在就还在一万三千年前吕清尘那事情之前。

    想了想,林北问道:“兄长博览群书,可曾听闻过太上道宗?”

    “未曾听闻过。”李景成摇头。

    林北思索片刻,又问:“那兄长可曾听闻过当初入夜有怪物,且伸手不见五指之事?”

    李景林皱眉思索半晌,缓缓道:“似乎确实在哪本书上看到过此事,不过据记载,那应该是一两千年前的传说故事。”

    林北点点头。

    他已经初步确定,这里应该是太上道宗事件之后的尘境。

    那等这里的事情解决完,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去见见清尘。

    前提是,不会突然再回到原本的尘境。

    之后两人又交流了一会儿,林北从芥子纳须弥中取出不少小麦、高粱和水稻的种子,以及几大袋金坷垃化肥交给李景成:“这是小弟的一点心意,还望兄台莫要推辞。”

    李景林感激道:“如此,多谢贤弟了!”

    他完全没推辞的打算。

    俩人正要再说什么,外面传来一个大嗓门的声音:“老李!俺听说有外面的人来啦?”

    木门被推开,三四位“入道境”大修士鱼贯而入。

    说话的便是当先那个满脸虬髯的黑面壮汉。

    他大笑道:“这可真是双喜临门呐!老李,俺们又从那遗迹里挖来了好几本书!”

    他炫耀似的从怀里掏出一本书。

    林北目光猛缩。

    惊鸿一瞥间,他看到了那本书的封面。

    封面是蓝皮,上面只有三个印刷体的大字。

    《三字经》。

    PS:四月降至,杨絮柳絮,牡丹花开。过敏性鼻炎犯了,头昏脑涨。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