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们只有一年时间!(叮当咬你哦的加更)
    就在林北正在儒门浪的时候。

    另一边——

    北玄。

    染拾一身银甲重戟,静立在皇城之外。

    她大口喘着气,擦掉嘴角溢出的血丝,一双眸子死死盯着面前那个素衣白裳的背影:“你到底是谁!”

    这人是谁找来的?

    白南夕那小女表子?

    不像。

    白南夕这人自傲的紧,她绝不会找其他帮手。

    可不是她的话,会是谁?

    太上道宗那老妖怪?

    也不可能......

    “不必乱猜,我知道你转世多次,甚至还有一次趁虚而入与他结为夫妻。”那白衣身影负手而立,表情淡然,“我来,只是通知你们一件事。一年后,我会带他离开。”

    染拾皱眉道:“你到底是谁。”

    那白衣女子淡淡道:“呵,好好珍惜最后的三个月吧。”

    说罢,她整个人化作一道剑芒劈开云雾消失在了天际。

    染拾握紧了长戟:“三个月......”

    ............

    东离国都,付朝颜手持长枪,悄然而立。

    在她面前,那白衣女子同样背对着她:“话我已说完,自己考虑吧。”

    待她离开,付朝颜也同样一动不动。

    良久,她喃喃自语:“是该回楚国一趟了......”

    否则三个月后,她绝无胜算。

    樱染,某处——

    身穿绣着樱花的十二单衣,逸颜花雪依旧淡定品茶,哪怕周围倒了一地的妖怪与修士。

    在她对座,那白衣女子盘膝而坐,静静看着她。

    逸颜花雪放下茶杯,疑惑道:“你不杀我?”

    一招放倒我全部手下,然后就坐在这里跟我喝茶?

    “这只是必要的武力展示,我没兴趣和臭鱼烂虾浪费时间。”那白衣女子说道,“一年后,天山之巅,我会带他走。”

    逸颜花雪瞳孔猛缩,脸上却依旧保持微笑:“我知道了。”

    “嗯。”那女子点了点头,骤然消失不见。

    逸颜花雪微眯起眸子,陷入沉思。

    这人是谁?她说的人应该便是林大哥了。

    她为何要告诉我这些?而且还说了时间地点......

    这是......要我去争?

    她应该也和那几个人说了同样的话吧。

    半年后吗......

    逸颜花雪看向北方,那是化境的方向。

    “化境......是时候下定决心了。”

    ............

    秦国皇城内。

    打坐中的白南夕蓦地睁开血色双眸。

    她感觉到一股针对自己的恶意就在屋外。

    秀眉微蹙,下一刻,她已经出现在屋外。

    不远处一道素衣白裳的背影负手而立。

    白南夕略微迟疑:“小北?”

    那人转身,露出一张让人惊艳绝伦的脸庞。

    白南夕皱眉道:“你是谁,和小北什么关系。”

    那人眼神复杂,良久,垂下眼眸道:“我叫林朝雨,是来通知你一件事。”

    白南夕表情平淡:“何事。”

    姓林......长得也与小北有几分神似,莫非她是小北的亲人?

    不可能!小北是与自己一样的穿越者,而且他是肉身穿,在这边不可能有亲人。

    “一年后,天山之巅,我会决定林北的归属。”林朝雨淡淡道,“届时,凡是与他有关的女人都可到场。最终胜者,有与我争夺他的资格。”

    白南夕身后凝聚出包裹在黑雾内血色法相。

    尔后她一拳轰出:“不需要一年后。小北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一道白色剑芒闪过,白南夕身后法相骤然崩解。

    林朝雨淡淡道:“呵,自大的女人。现在的你,连让我出剑的资格都没有。”

    她转身,化作一道剑芒撕裂天空。

    半晌,她的声音自苍穹传下:“努力恢复吧,若不恢复至巅峰,一年后,你会后悔的。”

    白南夕静立半晌,尔后侧过头:“出来吧。”

    “唉......”一声叹息,白玉自阴影处走出,他的表情复杂。

    “原来她的名字叫做林朝雨。。”

    白南夕秀眉微蹙:“她是谁。”

    “她就是小北的娘亲,二十余年前的那位女剑仙。”抬头望着被剑芒撕裂的云层,白玉唏嘘不已。

    白南夕表情不变:“难怪......她说一年后我会后悔。”

    难怪她与小北外貌神似......白南夕背在身后的手都在颤抖,她耳朵通红。

    怎么办!我刚才竟然对未来的婆婆动手了!小北不会怪我吧?

    不过没想到,婆婆她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尘境......莫非她也是穿越者?

    毕竟二十多年前她曾经出现过的。

    看了眼旁边的白玉,白南夕有些不爽:“方才为何不出现。”

    要是白玉方才出面寒暄,自己绝不会如此冲动!

    白玉一怔,尔后苦笑叹息:“我不敢。”

    他曾经无数次想过再见面自己会如何做。

    也许会上前自然的寒暄,说一句“好久不见”。

    也许会介绍自己的名字。

    也许会把那件外袍拿出来告诉她自己曾在她重伤之时照顾过她。

    也许自己会问问她过的怎么样。

    也许自己会询问她的名字。

    也许......

    但他没想到,对方真的出现在了面前,自己竟然都不敢站出来。

    沉默良久,白南夕开口道:“值得吗。”

    白玉平静道:“只要能远远看她一眼,知道她过得好,我就满足了。”

    似乎回到了二十多年前,所以他没有自称“朕”。

    白南夕摇摇头,回身走回了屋子。

    她觉得当初这个仆人的后代实在怂的可怕,难怪二十多年前都毫无进展,就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

    不过也幸好如此,否则说不定都没小北这个人了。

    看着白南夕的背影,白玉轻声道:“侄女儿,你可别跟叔父一样。该抓住的一定要抓住了。”

    如果我侄女儿搞定了你儿子,那......其实也不错。

    屋门关上,白南夕的声音传出:“我跟你不同。”

    白玉略微挑眉:“希望如此。”

    身为过来人,他看人看的很准。

    自家侄女儿在小北面前的样子,跟自己当初多么相似。

    大家都是深情的人啊。

    ............

    南楚,儒门内——

    林北对此一无所知。

    他正默默围观苏仙和李青莲对师之然的教导。

    苏仙:“之然啊,这送许姑娘回家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师之然(疑惑):“可外出弟子众多,随便挑个人不就行了?弟子还要修炼呢。”

    李青莲(恨铁不成钢):“你小子怎么回事儿?知不知道这可是你老师他昧着良心帮你争来的美差。”

    师之然目光茫然:“美差?”

    苏仙叹了口气:“平时让你努力做功课,你都做到哪儿去啦?这送人家姑娘回家,一路上你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倒时候瞬时搞定她岂不是连终身大事都解决啦?

    好几位先生求到为师这里,想要为师把这好事让给他们弟子,这些都被我拒绝了。

    之然呐,你能明白为师的一片苦心吗?”

    师之然目瞪口呆:“老师,许姑娘是妖怪啊......”

    “妖怪怎么了?妖怪怎么了!我就问你有什么影响?”苏仙一副心累的表情,“你平时《聊斋志异》看的飞起,怎么临到阵头反而退缩了?没想到我苏仙的徒弟竟不是个叶公好龙之辈!”

    师之然:“......”

    “我去,我去还不成吗......”

    “这才像话!”苏仙这才恢复笑脸。

    他取出一个小册子递给师之然,眼睛笑的只能看到黑眼圈了都:“这本《山中奇谈》拓本你拿回去好好揣摩,这可是为师熬了一宿临摹出来的,为师相信这对你肯定会有帮助的。”

    林北:“......”

    《山中奇谈》?

    这特么不是那个猎人从虎口下救了只小狐狸,然后半夜有妹子送上门暖床,猎人以为她是狐狸精报恩就笑纳了。

    结果睡完才发现,那是老虎精来报仇的故事吗?

    莫非这儒门门主看出了那许亦柔的跟脚,所以在暗示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