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端倪(剑饮狂沙的加更)
    当初在东离,林北曾与自己的粉丝萧宛凝还有陆常念兄弟以及他们的小伙伴一起在一处野外的荒庙中夜宿。

    当天还有某个帮派的几个人以及祖孙二人。

    那天晚上他们便在石墙内发现了不少埋入墙内的尸体。

    但当时林北等人没有去管。

    但再次相遇,这说明......

    “大师与在下有缘,怎说得上是苦苦相逼?”

    我林北的人生格言中只有没有“再二”。

    你两次犯在我手上,那就有的说道了。

    虽然......第一次的时候其实是林北不是对手所以主动退避。

    那石佛叹道:“上次结了个善缘,老衲料想此次施主也会给个面子不会动手才是。”

    林北取出红尘刀,笑道:“那要看......大师是否给在下面子了。”

    经过老妈一个月的蹂躏,林北确实改变了不少。

    最起码......过往哪怕遇到同级别或者差一些的对手,林北也会先摸清对方背景再说。

    但老妈老爸点醒了他。

    一个瞻前顾后的修士,又如何成为天下第一?

    所以现在只要不是能直接碾压自己的人,林北也不会跟他们客气太多。

    正如他所说,要看对方给不给面子了。

    给面子的话,那一切好说。

    若不给面子......

    不给林北面子的人,都已经死了。

    那石佛眼眸微敛:“阿弥陀佛......施主非要苦苦相逼不可?”

    “并非老衲夸下海口,只是施主刀法虽强,但想要留下老衲,还差了一些。”

    “在下最强的并非刀法。”林北嘿嘿一笑,又取出彼岸剑,“在下最强的其实是剑法。”

    见到那水蓝琉璃长剑的刹那,石佛忽得一窒。

    良久,他叹息道:“原来如此,竟会是这把剑......”

    “施主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吧,能说的老衲定当知无不言。”

    嗯?他忽然改变了态度,这因为这柄剑......林北眯起眼睛,“你认识这把剑?”

    石佛低声道:“不能说。”

    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能说。

    石佛这句话中已经传递给林北不少信息了。

    林北又问:“你总共杀过多少人。”

    石佛那似乎是男女老少同时开口的声音再度响起:“九千七百六十一人。”

    林北脸色难看:“理由。”

    他的手已抚上了剑柄。

    石佛却浑若未觉:“老衲要修炼。”

    “石躯没有经脉,不算肉身,所以无法修炼。”

    “老衲天生便是‘入道境’,可始终无法更进一步,直到某一天,有人告诉老衲,吸收血肉可以凝聚肉身。”

    “老衲试了一试,确实有效果,且只有人类的肉身对老衲有效果。根据计算,大概要一万个修炼者。”

    林北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剑柄:“所以你杀了九千多人,而且全都记得住。”

    “不错。但老衲杀得都是坏人,这是可以证明的事情。”石佛道。

    林北双眸微眯。

    他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他所见到的确实如此。

    之前那次,死的是那些匪徒。

    这一次,他们两人一妖进来后这石佛没有丝毫反应,之前那次走不出的浓雾这次也没有出现。

    林北看向曹淑华等人:“她们怎么解释。”

    “她们并非死于老纳之手,换种说法,其实是老衲保住了她们魂魄才对。”

    见林北沉默,石佛笑道:“老衲这边将她们的魂魄转交予施主,之后施主只要用天地真元温养,她们便不会消散。”

    林北指了指师之然:“转给他吧,他们儒门更合适。”

    不都期待着书生跟女鬼的故事吗?这就给你们送三只漂亮女鬼过去。

    石佛微微一笑,三个光球自石佛竖起的掌心中飘出飞进师之然体内。

    师之然一怔:“楼主,鄙人不会有事吧?”

    林北乐了:“送你三只漂亮女鬼,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说罢他又回头对曹淑华三鬼道:“抱歉,没有不尊重几位的意思。但儒门确实是个好去处,那里藏书无数,相信你们会喜欢那里的。”

    曹淑华三鬼欠身行礼:“全凭公子做主。”

    解决完此事,林北抬头道:“告知你血肉修炼那人是谁。”

    石佛老实回答:“老衲不知,不过那人乃是妖族,老衲探过他的口风,他应当是来中原寻人的。不过那事已经结束,他回樱染去了。”

    林北略微皱眉:“樱染?”

    “不错,那妖应当是从化境而来。现如今樱染被三股势力盘踞。”石佛解释道,“原樱染国主逸颜花雪掌控下的人类与樱染妖族的联合势力,化境外来妖族势力,还有寻回主宰脱离了妖族的龙族大海势力。”

    龙族主宰?莫非是林清颜那傻姑娘......林北暗忖片刻,问道:“你欲往何处?”

    “听说悬空寺即将踏入江湖,老衲打算去碰碰运气。”石佛道,“老衲并未滥杀无辜,想必悬空寺不会那般死板才是。”

    林北想了想,貌似悬空寺那几个和尚并不歧视别的种族。

    ——谁会去歧视一块儿石头呢?

    林北收回刀剑:“若如此,那今日边算了却之前的因果。当初你给我面子,那今日在下也给你一个面子。”

    “多谢施主。”那石佛道,“施主的面子老衲不得不给,老衲的面子施主却不必在意。因此为了结因果,老衲给施主一个忠告。”

    林北抬头:“忠告?请讲。”

    石佛意有所指:“施主拿着那柄剑,便会有无尽的麻烦找上施主。”

    “哦?”林北眯起双眼,“你知道这剑的上一个主人是谁?”

    不管上一个人主人是谁,反正是我林北捡到的,它就是我的。

    系统也承认了嘛。

    “那位女剑仙谁不知道呢。”石佛一声长叹,似在怀念什么,“二十余年前,女剑仙一人一剑杀穿了整座江湖。”

    “不过她后来销声匿迹,但没人会认为她死了。”

    “所以施主要小心了,若此剑重现江湖,说不得便有人认为她已经不在。那时......恐怕有人会动心思。”

    石佛叹声道:“要知道女剑仙杀穿整个江湖,得罪的人可不只一两个。届时那些人无论是对此剑起了贪念,还是认为施主是那位女剑仙的传人,反正......施主都会有麻烦,而且是很大的麻烦。”

    林北拔出水蓝色琉璃神剑挽了个剑花,轻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下一向与人井水不犯河水。”

    “但若有人诚心寻死......”

    “在下满足他们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