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惊雷刀”烈疏狂
    烈玉山梗着脖子叫嚣:“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就是这么硬气!

    他也想开了,人家就是逗着自己玩儿的。

    那反正无所谓。

    如果对方只是找乐子,那自己肯定活不了。

    但对方如果不杀自己,肯定就是有什么目的。

    反正烈玉山自问以前跟这任清寒没什么交集,他若说有什么目的,针对的也不会是自己。

    现如今自己就像是案板上的咸鱼——任人宰割。

    那就破罐破摔呗。

    反正......他早就已经一无所有了。

    林北却不知道他的内心戏这么多。

    见烈玉山一副心死的表情,林北上去就给了他两巴掌:“你装什么深沉呢?”

    现在林北没取出落英灭寂,所以“降智光环”的效果也差不多消散了。

    烈玉山声音沙哑:“你......不是任清寒吧。”

    方才他虽不在状态,但依旧是全力出手。

    可是却没挡住一招。

    对方肯定不会是任清寒了。

    毕竟在江湖上九成九的人看来,“悟道章”还是很有权威性的。

    林北没有否认:“不算太蠢。”

    烈玉山抬起头:“你到底是谁?”

    “‘踏三山游五岳,恨天无把,恨地无环,代管洛仙城及周边各村真正大英雄’林北......”林某人竖起大拇指冲自己一指,得意道,“就是在下。”

    烈玉山:“......”

    外号这么长的?

    不过林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说过......

    烈玉山面无表情:“这个也是假的吧,‘悟道章’第一百零八位......怎么可能!”

    要知道面前这位可是与排名第二的“寒梅墨客”林轻言交手不落下风的人啊。

    “可不就是我吗。”林北摊手,“不然我还能是谁?”

    烈玉山又是面色一变,他终于想起了林北这个名字:“你是......秦国‘策君’?!”

    秦国......莫非对草原有什么想法?

    他们针对的对象果然不是我!

    那是金狼王庭?

    这样说的话,他会找上自己也说得通了。

    长叹一口气,烈玉山忽然颓了:“你的目标是金狼王庭吧。”

    林北微眯起双眸,这里面看来有故事。

    他笑笑:“何以见得。”

    “不然你们怎会找上我。”烈玉山一副已经看破一切的表情。

    找上你只是因为当初是你先挑事的......林北不动声色取出一坛酒丢过去:“看来你有故事。”

    烈玉山一掌拍开封泥猛灌一口。

    沉默半晌,他平静道:“愿意听听吗,我的故事。”

    林北道:“说说看,不过最好长话短说。”

    毕竟现在都收费了,再用大段回忆水字数不太合适。

    烈玉山又灌一口酒,尔后开始讲自己的故事。

    在二十年之前,他还是一个少年。

    家里有羊也有钱,每天乐无边。

    他喜欢放牛羊,也喜欢吹笛子。

    他的梦想就是成为天下第一......牧羊人。

    他真想这样的日子能一直到永远。

    但是长生天从来不会考虑凡人的意见。

    因为他的父亲是金狼王庭的二王子。

    当初为了与他娘私奔,他爹放弃了王子身份甘愿当一个普通的牧羊人。

    但是总有人不会放过他家。

    终于有一天,他的堂兄,也就是金狼王的儿子找上了门。

    他要跟烈玉山他爹比武。

    然后......在烈玉山父亲已经认输的情况下,杀了他的父母。

    所幸当时烈玉山躲在牛羊的粪坑中才逃过一劫。

    后来,他便一无所有,独自一人走上了复仇之路。

    修炼燃血大法也是因为如此。

    林北挠头:“那王子什么水平?”

    “你们找我果然是要对付金狼王庭。”烈玉山对金狼王庭只有仇恨,所以他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那家伙叫烈疏狂,草原人称‘惊雷刀’,三十四岁,‘入道境’巅峰修为。”

    “在我们这一辈,他是草原第一高手。甚至就连不少老一辈的大修士也不如他。”

    四五十岁是凡人身体的巅峰,如果此时还无法打破天地极限之膜突破至“入道境”,那几乎便此生无望了。

    而能突破至“入道境”的,都可以称得上是毅力、天赋、悟性均为顶尖的绝世天才。

    而这位“惊雷刀”烈疏狂不过三十四岁便能修炼至“入道境”,甚至还是入道境巅峰,惊才绝艳这四个字都有些配不上他了。

    林北亦心中略微重视了一些。

    毕竟能在三十四岁便达到他十四五岁时的水准,这人......确实不差。

    这个人,用来做自己突破的磨刀石也不算辱没了他的身份。

    林北笑道:“烈玉山,若我能帮你报仇,但需要你做一些事情,你是否接受。”

    “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我早已孑然一身。只要能报仇,其他的都无所谓了。”烈玉山叹道。

    林北淡淡道:“那好,这烈疏狂的性格之类的,你详细与我说说。”

    “好。”烈玉山一口气灌下去大半坛酒,尔后吐出一口酒气,说道:

    “烈疏狂为人高傲,他平日里一心在王庭王帐处潜修,轻易不外出,甚至就连外出亦会带一大批高手骑士同行。

    除非他发现了高手,那种值得他一战的年轻高手。”

    “这种情况下他便会独自上门挑战,在彻底打垮对方精气神之后再杀了对方。”

    林北笑了:“既如此,那在下要你办的事情也简单。”

    “便是一路宣传,就说林某此来草原,便是要一路挑战各大部落年轻高手。”

    烈玉山皱眉道:“他会来吗?能被烈疏狂看在眼里的人顶多也就只有广为传颂的‘朝花夕拾’四人,以及不知在何处的‘天上三隐’传人。你......”

    林北淡淡道:“不知‘桃花仙’可能入他的眼。”

    烈玉山提着酒坛的手一顿:“你说你是‘桃花仙’?!”

    “素衣白裳,剑啸刀狂,江湖覆手云雾间;红尘留行,天下扬名,梦中一曲桃花仙。”林北表情平淡,负手而立,“重新认识一下。在下姓林名北,江湖人称......‘素衣白裳桃花仙’。”

    烈玉山双目失神,半晌,他缓缓道:“但你没有桃花。”

    林北从戒指中抓出一把桃花瓣随手一扬:“这便有了。”

    之后他又取出落英,指了指伞面上绣着的风骚桃花:“这里更多。”

    烈玉山:“......”

    “桃花仙”的意思不是指他杀人时飘然若仙,尔后人头滚滚,血溅似桃花吗?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