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在你们来之前,我就已经赢了(我只会暗恋的加更)
    林北挑了挑眉:“你确定?”

    要是两人身份互换,林北可不能保证自己会跟她回去。

    他林北之所以毫无留恋,是因为在这边朋友不多,亲人更是没有。

    至于山外小楼那些......

    林北表示他之所以对那些暗中想要搞事或者夺权或者如何如何的家伙忍让再三,不想撕破脸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他其实对山外小楼的楼主宝座并不如何在乎。

    等他回去之后,山外小楼是覆灭还是内讧还是怎么样,那都跟他没有关系了。

    包括让给佛门道门很多利益也是因为如此。

    也包括拿到钱就会随意花个精光。

    因为不在乎,所以无所谓。

    但白姑娘却说要跟他回去......

    见他不信,白南夕淡淡道:“我没有父母更没有亲戚,所以你不用在意未来如何与丈人丈母娘相处,更不用担心我有个弟弟需要你操心。而且嫁妆车房什么的,我都不会在意。和你父母住在一起也没问题。”

    林某人:“......”

    他承认,他真的快要被说服了。

    一个身材巨好,长得巨漂亮,气质也巨好,而且没有亲戚父母,不要车不要房也不要彩礼的年轻姑娘说非你不嫁......

    如果在前世,林北要么会觉得是朋友找来恶搞自己的,要么会以为自己还没睡醒,要么就是觉得这是买大送小。

    但现在,他真的心动了。

    而且仔细一想,两人还真挺合适诶。

    大家都是穿越者,死都是死在同一时间同一个地方。

    穿越后也很熟,而且白姑娘的实力比林自己更强,指不定自己还没到“彼岸”人家就到了。

    而且两人都是穿越者,那锁定前世地球的坐标应该会容易不少。

    这......林北抬头看看白姑娘,欲言又止。

    看出来林某人意动,白南夕手指玩着发梢,耳廓略微发红。

    她决定再加一把火:“而且我这边的黄金珠宝不少,到时候可以一起带回去。”

    林北:“!!!”

    他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我觉得O......”

    后面的***.K还没说出口,逸颜花雪插话道:“我也可以的啊!我也能跟你回去的啊!”

    林北眉头一挑:“你也是穿越的?”

    逸颜花雪不动声色点头:“嗯,其实小生也是。”

    虽然不知道穿越是什么意思,但这时候就要先答应下来再说。

    林北想了想:“How  are  you?”

    逸颜花雪回道:“爱慕饭,三克油,俺的由?”

    方才两人的这一段对话,她虽然没听懂,但是记下了发音。

    林北一惊:“不是吧!莫非你也是......”

    白南夕忽然道:“鹅鹅鹅。”

    逸颜花雪歪着头:“喵喵喵?”

    白南夕:“锄禾日当午。”

    逸颜花雪:“林君睡小生?”

    林北:“......”

    白南夕:“呵。”

    “我记错啦!”逸颜花雪脑袋上的耳朵抖了抖,小声问道:“当午是谁?”

    林北:“......”

    白南夕眼神轻蔑:“滚回去吧,你与我们不是同路人。”

    在我用出终极必杀之后,这场比赛,就已经被杀死了。

    她现在只想那几个家伙都站在自己面前,然后自己轻描淡写的说一句:

    “弱者,为何要战斗?”

    面前的这只半妖,就是她杀死比赛的第一只败犬!

    逸颜花雪轻咬红唇,忽然大颗泪珠滚滚而下:“林君......小生等了你一万三千年啊......”

    “额......”林北为难道,“但是感情这种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小生不管嘛!!!”兽耳少女开始在地上打滚。

    潮汐来临之时,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也就是俗称的轻微发情。

    目前她的脑子一片糨糊,与平时的正常状态判若两人。

    “死缠烂打是没有好结果的。”白南夕淡淡道,“我欣赏你的斗志,但你现在的样子......太难看了。”

    俗话说的好,舔狗没有房子一无所有。

    但有的舔狗......也能应有尽有。

    不,她不是舔狗,她只是一个深情的女人罢了。

    这便是强者的余裕。

    如同小动物般的逸颜花雪趴在林北腿上抬起朦胧的泪眼,可怜巴巴道:“林君......”

    AWSL!

    林北感觉现在只有一句歌词能形容自己的心情。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

    老实说,兽耳娘撒娇什么的......这谁来也顶不住哇!

    他声音都有些发飘了:“哎哟喂~别这样~不合适~咲夜你这样一点儿都没有一个优秀国主的样子了。”

    “我不管嘛~”略微处于发情期的半妖小姐姐闻着林某人身上淡淡的松木清香,毛茸茸的脑袋又往他怀里拱了拱。

    “这......”林北左右为难。

    但他没看到逸颜花雪得意的笑脸。

    “逸颜花雪。”白姑娘的声音响起。

    逸颜花雪下意识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白皙的拳头。

    砰——!

    一声闷响,正面用脸接了白南夕一拳头的逸颜花雪飞出数米开外。

    “吼——!”

    尔后她一声怒吼,四肢着地直接一个飞扑把同样重伤未愈的白南夕扑在身下。

    然后两人就来了一场拳拳到肉的淑♀女之间的交♀流。

    林北看着眼前这限制级的画面,惊慌失措:“你们两个别打啦!”

    但他依然坐在原地没有动弹,只是眼睛死死盯着交♀流中的两位女子。

    而且他也没发现自己嘴都快咧到后槽牙了。

    半晌,两声闷哼,两人分开。

    衣衫不整的逸颜花雪揉了揉挨了一拳的小腹,露出略微有些尖利的虎牙:“垃圾。”

    同样衣衫不整的白南夕放下捂着脸的手,露出一张被抓了好几道的冷漠脸:“废物。”

    林北头疼不已:“能不能别打了?”

    逸颜花雪兽瞳中满是委屈:“是她先动的手......”

    “先给我林某人一个面子,行不行?”林北无奈。

    两位淑♀女冷哼一声,不情不愿地坐了回去——主要是受了重伤,互相目前谁也打不死谁。

    而且不能让林北对自己产生厌恶感。

    见好就收也是追求者需要掌握的技巧。

    见两人安静下来,林北摩挲着下巴思索片刻:“大丫啊,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逸颜花雪舔舔手背:“什么问题?”

    “既然你跟清尘都活到了现在......那二丫呢?她还活着没?”

    白南夕好整以暇的冷眼旁观。

    现在就算是染拾跳出来自曝身份她也不怕,更别说其他阿猫阿狗了。

    NBA名宿格林曾经说过一句话:在你来之前,我们就已经夺冠了。

    现在她也要说一句:在你们来之前,我们就已经是老乡了。

    但逸颜花雪却不能如此。

    她张了张嘴,嗫嚅半晌,说道:“可能......也活着......吧......”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