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老乡见老乡
    “推你?什么推你?”林北指了指自己,“就我这小身板能推得动你?”

    白南夕垂下眼眸:“How  are  you.”

    林北下意识回道:“I'm  fine,thank  you,and  you?”

    逸颜花雪:“???”

    你们特么再说啥?

    “不是!”林北这次是真的惊了,“小白,你也是?!”

    “嗯。”白南夕表情平淡,内心也波澜不惊。

    因为同样的对话,数千年来在两人间出现过无数次。

    只不过......

    她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白南夕:“天秋月又满,城阙夜千重。还作江南会,翻疑梦里逢。”

    林北:“好诗!”

    白南夕:“......”

    其实白姑娘前世还有些小文青,在毁容的日子里,陪伴她的便只有浩瀚的书籍。

    她其实是想说“中秋月明,故人再相逢,自己怀疑这其实是在梦中”。

    若林北对的是:“风枝惊暗鹊,露草覆寒蛩。羁旅长堪醉,相留畏晓钟。”

    那意思便是“你我在他乡相遇,若能把酒言欢,派遣孤身一人来到这陌生世界的惊惶苦闷该有多好”。

    而且这也算是暗号,因为这首诗的作者是他们前世的唐朝诗人戴叔伦。

    这个世界除了他们俩之外无人能懂其隐藏的含义。

    然鹅,文青白姑娘很明显高估了林某人的文学造纸(非错别字,刻意的)。

    林北他......压根儿就没听过也没记过这首古诗。

    所以当年白姑娘就说了句“How  are  you”才对上暗号。

    他乡遇老乡,林北颇感兴奋:“小白,你是怎么过来的?对了,我是被车撞的!”

    “......”白南夕看了他一眼,“我也是。”

    “啊?”林北疑惑道,“我是为了救人,你是为了啥?”

    “我被人推的。”

    “这特么不是犯罪?!”林北先是骂了一句,尔后安慰道:“没关系,我相信他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不会,他也死了。”白姑娘依旧语气平淡,但内心的愉悦渐渐压制不住。

    “死得好!”林北先是骂了一句,然后才反应过来,“不是!你怎么知道他死了的?”

    “因为他现在就坐在我旁边。”白姑娘那张扑克脸少有的浮起笑意,“所以我才要问你......为什么推我?”

    林北:“......”

    卧槽?!

    小白就是那个毁容女孩儿?!

    “不是啊!你当时不是要自杀吗?我那是救你啊!”林北整个人都傻了。

    当时明明那姑娘看见一辆失控的四轮都不躲的,自己为了救她才一把将她推了出去,然后自己光荣就义的!

    虽然推出去之后她还是被另一辆四轮撞飞了。

    “我没想自杀,但还是要谢谢你。”白南夕终于笑了,虽然这数千年来重复过许多次,但每一次确定林北的想法她都会特别开心,那是由内而外的愉悦。

    因为当时被车撞飞之后,她看着面前同样在血泊中的林,头一次发现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

    现在不过是第N次证明,当时的林北,确实是关心自己。

    所以她很开心。

    而且两人虽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好歹同年同月同日死过一次,而且还死在了一起,指不定当时尸体在太平间的时候都是隔壁。

    她为何不开心?

    这个世界,她是强大的大修士,是绝美的一方霸主。

    而前世,她只是一个毁容的阴暗女孩儿。

    白南夕由衷的感激那场车祸,因为那场车祸,她才能在这个世界认识林北以及与林北重逢。

    否则,在前世,她那样毁容的一张脸,又如何能在茫茫人海之中与林北结缘?

    林北却对一些事情的谜题有了答案。

    难怪当初自己推翻她的时候小白都没有杀自己,原来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认出自己来了......林北笑道:“那你原名是什么?”

    “我就叫白南夕。”

    数千年之前,我就是白南夕。

    数千年之后,我也同样是白南夕。

    林北乐了:“你也是肉身穿?不过你脸恢复正常了挺好的。不然这么漂亮的脸蛋却被毁容,那就太暴敛天物啦。

    对了,你当时是大学生?”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老乡,当然很有很多憋在心里许久的事情想说。

    但白姑娘很明显对前世没什么兴趣。

    “我忘了。”

    前世她是孤儿,又没有朋友,此世的林北才是她唯一要抓住的那颗稻草。

    “额......抱歉。”林北诚恳道歉。

    他也反应过来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如果她毁容了......那无论是周围人的眼光还是自己心里的压力,怕都是大的没边儿。

    “没关系,现在我很开心。”白南夕笑容温柔。

    如果那些小女表子都不存在她就更开心了。

    “那你现在又美又能打,回去之后岂不是能狠狠打他们的脸!”林北兴奋莫名,衣锦还乡装逼打脸的骚操作他一直很想看!

    就比如自己回去也要在“三雄”中的另外两人面前装逼一样。

    而且相比于前世普普通通的自己,貌似小白更适合这个主角模版啊!

    而且她还有金手指!是真的会发出金光的那种!

    “回去?为什么要回去。”白南脸色平淡。

    她无父无母,也没有朋友。

    至于前世那些认识的人,这数千年的人生之后早就已经模糊了。

    甚至对她来说,这边的世界还更亲近一点。

    毕竟前世对她来说只是十多年的人生。

    而在这边她生活了数千年,虽然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时间她都在闭死关。

    林北疑惑道:“你不打算回去?那你父母亲人朋友......”

    “我是孤儿,也没有朋友。”白南夕反问,“你要回去?”

    林北叹了口气:“但我有啊......”

    白南夕张了张嘴,最后陷入沉默。

    逸颜花雪方才一直插不上话,甚至她莫名感觉自己被排挤在外了。

    他们俩说的话她都能听懂,但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林北这一世跟白南夕是一个地方出来的?

    但不像,或者是......他们曾经来自同一个地方。

    不过现在看气氛沉默,她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

    “林君,你还记得当年紫霞山下的大丫吗?”

    林北再一次瞪大眼:“你别说你是大丫啊......”

    虽然有吕清尘的例子在先,但他不认为当初的大丫能活到现在。

    要知道人家吕清尘可是吞噬了诡境之主的,能活到现在倒还算正常。

    “刚才的鸡腿还是当年的味道呢。”逸颜花雪泫然欲泣,“林君,你可是唯一一个见过我身子的男人呢~”

    就当初那小孩子的小平板有什么可看的?而且鸡腿......那鸡腿跟当初的鸡腿就是同一个厨子做的,味道能不一样嘛......林北嘴角微微抽搐。

    他正要开口说话,白南夕忽然开口:“我能跟你一起回去。”

    攻势再度逆转!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