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钩心斗角( 银鍠朱武老哥的第二章盟主加更)
    皇宫内,离帝坐在那里皱眉思索——方才有长公主那边的桩子上报,那策君林北已然出现在皇城之内,甚至已经和付朝颜搭上线了。

    “皇姐你到底想作甚”

    另一边,长公主府内。

    “他们见面了?”长公主眉头微蹙,“朝颜到底想做什么”

    “皇帝和长公主即将彻底撕破脸面。”付朝颜道,“我要把他们两个都处理掉。”

    她并非是要干掉那两个人,而是让他们俩好好待着颐养天年去。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就是那只黄雀。

    当然,付朝颜并非对离国皇位感兴趣。

    她只是很烦那两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却把她当作筹码来算计。

    同时另外几个对手都身居高位,她若只靠自身武力,并无把握能成为“林北争霸战”的胜利者。

    况且,除白南夕与染拾之外,周围还有人虎视眈眈

    她眼角余光不着痕迹地瞥了源咲夜一眼。

    这就是个林北写的话本中的“司马懿”。

    一定要小心提防。

    源咲夜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笑道:“多日不见,怎忽然变得如此生分?莫非是因为林君在这里的原因?”

    林北略一挑眉:“你们很熟?”

    “不熟。”

    “是啊,我们关系很好的。”

    两人同时回答。

    林北看了看黑着脸的付朝颜,又看了看笑容暧昧的源咲夜。

    他恍然大悟,给了付朝颜一个大家都懂的暧昧微笑:“原来你们是那种关系,小付,这有必要瞒着我嘛。”

    付朝颜:“”

    “我们没关系。”

    “不用说了。”林北嘿嘿直笑,“我都懂。”

    付朝颜:“”

    她狠狠瞪了源咲夜一眼——说好了搁置争议共同发展,没想到你算计我!

    源咲夜微微一笑——大敌当前,我虽然帮你,但也不能让你太顺利。

    就在两人靠“意念”对喷的时候,林北问道:“你们的事情等我银子了再包红包,先说说城里的事情。小付,皇帝跟长公主什么情况?还有最近城里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付朝颜想了想,正色道:“长公主已架空了皇帝,整个朝堂之上都是她的人。恐怕她发难之时已不远矣。”

    “但我疑惑的地方就在这里了。连我都知道皇帝被架空,他难道自己不知?以我对他的观察,他并非如此蠢笨之人。”

    “所以会造成这种结果,要么是他无力回天,要么他有着能彻底扭转局势的底牌。”

    林北虽然奇怪小付为何直接用“长公主”来称呼自己娘亲,不过那是人家家事,他也不好过问。

    毕竟小付她爹可是南楚王爷,这里面肯定也有故事。

    她不说,自己也不问。

    “皇帝的倚仗”林北摩挲着完全没有胡须的光洁下巴。

    他想到了之前元来方丈说的有人盗取了舍利之事。

    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关系?

    不过那舍利除了砸人然后顺便能加固封印之外,还能干啥?

    “那最近皇城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付朝颜摇摇头:“这倒是没有,不过”

    顿了一顿,她道:“最近皇城之内失踪的人有些多。”

    “其实皇城共有数十万人口,再加上来往旅人众多,失踪些人什么的,并未有人放在心上。但最近失踪的人比过去多了不少。”

    “不过这些人大多都是些作奸犯科之辈,因此衙门也没怎么在意。”

    林北心道这便对上了!

    果然这背后有佛门搞事!

    但这次自己找来的大佬众多,怎么也不会怕了对方。

    他道:“今夜暂住一晚,明日一早找个机会让我面见长公主,说不定这次要利用她的势力才行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既然小付有想要掌控东离朝廷的想法,那自己便帮她一把。

    这对自己也有利。

    “不用,明日太晚。”付朝颜却比他更加果断,“皇都内遍布眼线,你们的行踪她肯定已经知道。与其等她想好应对之法,不如连夜直接见她。”

    她抬头道:“不过不是你过去,那太危险了。我去把她带来。”

    林北疑惑道:“我也曾听说过离国长公主之事,她巾帼不让须眉,且一向小心谨慎,据说初入都有‘入道境’大修士相随,你怎么请她过来?”

    要知道既然长公主如果知道林北在这里的话,她绝不会来。

    就算来,也是带着一大群高手过来。

    那在这里见还是在长公主府见面,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她会来的。”付朝颜看了眼屋顶。

    林北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一道高大的身影负手立于屋顶,身如渊渟岳峙。

    见林北望来,他居高临下道:“小子,你就是林北?”

    林北:“”

    老大咱们之前见过的,你还花钱找我打断我自己腿来着,您都忘啦?

    但他不敢说。

    “在下正是林北,不知阁下是?”

    那人淡淡道:“本王,付刑天。”

    林北大惊失色,恭谨道:“原来是老枪神!在下久仰大名却一直无缘得见,今日有幸得见尊颜,实乃在下三生有幸是也!”

    付刑天扯扯嘴角,最后冷哼一声跳下屋顶回屋去了。

    “这就是我的条件。”付朝颜道,“长公主一直对他旧情难忘,我说是他要见她,长公主不会拒绝,亦不会带很多人来。”

    林北皱眉道:“但长公主知道我在这里,以她的心性,不会如此不智”

    “那是正常情况下。”付朝颜眼眸微敛,“在喜欢的人面前,女人都会变成傻子。”

    她若有所指。

    林北感同身受,一脸沉重:“其实男人也是。”

    他想起了前世那些网络上看到的深情舔狗。

    包括这一世的大秦皇帝白玉。

    “是吗”付朝颜看着他的脸,静静地,不说话。

    月明星稀,两人各有心事。

    旁边一直听着的源咲夜差点儿没笑出声,这两人完全不在一个节奏上

    不过反正对她没影响,所以她乐得看戏。

    待付朝颜离开,她老爹付刑天便如鬼魅般出现在林北面前。

    付老爹声音低沉:“你小子真是阴魂不散。这样,若我把付家枪法教给你,你便远离我女儿,如何。”

    林北想也不想便拒绝了:“我们的友情,不是一套枪法能瓦解的。”

    付刑天:“那若是给你楚国皇室宝典《唯我望气术》呢。”

    林北正色道:“成交!”

    付刑天:“”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