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五十三章 我林北一向以诚待人
    付朝颜,南楚枪神付刑天之女,现其父已退隐江湖不知所踪,其继承了其父‘枪神’之名。

    亦有传闻,她的母亲便是东离长公主殿下。

    这也是白姑娘心中的嫌疑人之一。

    “嗯?”林北微微挑眉,“小白你也认识小付?”

    “也......”白姑娘反问道,“小北......你......认识付朝颜?”

    这该死的祸水,为何会招惹这么多人?

    不过也是,若他不是如此出色,那也不是自己的小北了。

    只是为何你偏偏要花枝招展,为何你就是不能只为我一人盛开?

    “认识啊。”林北理所当然道,“当初在东离当俘虏的日子,要不是她跟她娘求情,我早就死了。就算不死也会受尽酷刑。

    说起来还真是多亏了小付啊......”

    “呵......”白姑娘低下头,垂下的发梢遮住了她的血色双眸,“你该不会......连逸颜花雪也认识吧......”

    “逸颜花雪?那位樱染国国主?”林北摇头,“这个倒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不过我确实有个樱染国的朋友。”

    他有过一个樱染国的朋友,不过那家伙是个中二文青剑客,怎么想也跟一国之主扯不上关系。

    白南夕点点头:“嗯,那就好。”

    嫌疑人目标-1。

    无机察觉不对,状若不经意间问道:“那林兄你那朋友是男是女?”

    “女扮男装的。”林北回答的也十分痛快。

    白姑娘并未生气。

    小北惹人喜爱是正常的,她相信小北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这不仅仅是她对小北的人品自信,更重要的是她对自己十分自信。

    她相信在日夜陪伴之下,林北的眼光会被无限拔高,他不可能看上其他的那些臭鱼烂虾。

    无机眼见火未被挑起,强忍住恰柠檬的冲动,撇嘴道:“林兄你朋友还真是遍天下,怎么我们都不知道?”

    林北疑惑道:“你们又没问。

    再说朋友多,那说明我为人真诚。”

    这一点倒是没说假话。

    林北朋友多是不假,而且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真心拿他当朋友,而不是向暗月子说的那样不给他面子的人都死了。

    毕竟江湖上也有不少比林北强的高手同样是他的朋友。

    他对待朋友就俩字,真诚!

    他不会像有的人一样,平时聊天喝酒的时候牛皮吹的震天响,什么“遇到麻烦就找哥,哥帮你摆平”。

    可当你真的需要帮助的时候,这种朋友肯定不吱声装死。

    林北与人相处,若是遇到需要帮助,他会分析利害,尔后直接告诉对方这个忙我帮不了,理由是什么什么。

    他会把一切都摊开来说。

    就好比做生意。

    为何佛道大佬包括唐门的门派都愿意和他做生意?因为他真诚。

    他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的利润在那里,我会赚你多少钱,但他也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总之就是一句话,“我可能血赚,但你肯定不亏”。

    林北这样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你要愿意做,那大家这生意就谈妥。

    要是你不愿意,那也不影响大家的交情。

    所以帮忙这件事也是如此。

    想要林北帮忙?可以,只要你说明白自己能给他什么就好。

    之后林北会自己分析风险与收益,如果收益高,那他就会去做,而且他答应的事情就绝对会做到。

    如果做不到,他绝不会答应。

    所以林北朋友很多,因为大家都知道他真诚。

    这样把一切利益都摊开说的人,要比那些莫名其妙热情或者让你看不清他想法的人更受欢迎。

    更别说这个江湖上城府极深的人特别多,像林北这样的反而是天地间独一号。

    无机眼角抽搐:“林兄,你可自会自夸......”

    “我夸什么了?难道这不是你们愿意当我朋友的理由?”林北反问。

    “我和你不是朋友。”小白姑娘冷冷道。

    她又看了其他几人一眼:“相信不想和小北你做朋友的人还有很多。”

    唐朵一脸迷茫。

    夏姬保持微笑。

    吕望泞温婉不言。

    小白眯起双眸。

    她原本以为只有夏姬这非男非女的家伙才不怀好意,但现在看来......吕望泞这道姑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或许她暂时对林北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但......她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单纯。

    曾身处在黑暗中的人,对同样曾经身处阴影的家伙十分熟悉。

    而这个道姑吕望泞,她的身上就有那种味道。

    “咳......”徐海咳嗽两声,开口道:“楼主,若没我什么事儿......那属下能不能先消失?”

    妈耶!今天听到好多劲爆的消息!而且旁观许久好像也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为了活下去,徐海决定将内心深处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浇灭。

    林北回头诧异道:“嗯?我们聊了小半个时辰,没想到老徐你还在。”

    无机皱眉道:“小半个时辰?可为何贫僧感觉像过去了两天两夜?”

    “大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林北笑道,“一般只有濒死的时候才会觉得时间过的特别慢,你再想下去,我怕你就快要去见佛祖啦。”

    “阿弥陀佛......”无机打了个寒颤,顿觉索然无味,“可能是贫僧最近没睡好的原因吧......”

    “禀帮主!”正当徐海坐立不安,正在拼命燃烧脑细胞找理由离开的和死后,屋外传来他手下的声音。

    “浩气盟与恶人会的人正在咱们忠义帮的场子里闹事!帮主!弟兄们的大刀都按耐不住啦!”

    借口来啦!两位老弟!给力啊!

    徐海精神一振,沉声道:“点齐人马,本座随后就来!”

    他回头道:“楼主,属下有要事处理,不知可否......”

    “走着!”林北大手一挥,“一起去!我倒要看看,哪个敢不给我林北面子!”

    徐海老脸一苦,劝道:“楼主,您现在是北玄东离的双重通缉犯,那浩气盟与恶人会的后面站着的就是北玄与东离朝廷,您要是去了......”

    林北嘴角微翘:“我堂堂山外小楼的楼主......会怕吗?”

    徐海叹了口气,决定绕过林北,直接禀报他人。

    他直接对白姑娘道:“殿下,若是楼主出面,就怕对方通知柒拾和付朝颜呐......”

    小白血眸一闪,淡淡道:“小北,我陪你一起去。”

    这里并非北玄境内,若那小婊砸真敢来......自己就敢让她有来无回!

    若是能在小北面前杀掉夺走他贞.操的贱.人,那自己岂不是能在他怅然若失之际趁虚而入?

    妙!妙啊!

    白南夕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徐海:“......”

    我们只是合作演场戏骗经费而已,若这几位真去了......不会出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