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三十八章 这一剑
    砰——!

    空气被撕裂。

    下一刻,唐朵的小脑袋便会如烟花般绽放。

    可最终,她却没有死。

    唐朵觉得脸颊微凉。

    她睁开紧闭的双眸,视线渐渐模糊。

    林北不知何时已挡在她的面前,后背正中一击。

    她脸颊感觉到的湿润凉意,是从林北嘴角滴下的鲜血。

    小姑娘一把揽住林北摇晃欲倒的身体,掏出一把蛊虫就要塞进他嘴里:“快......快!都是疗伤圣药!快都吃了!”

    她声带颤音,整个人都要哭出来了。

    “我没事。”林北想揉揉她的头发,却被她头上戴着的银饰扎了一下手:“安心坐着,我会带你们安全离开的。”

    他安抚好唐朵,又迈步走到夏姬身边俯身抹去她口中溢出的鲜血,笑道:“没死就好,没死就有希望。”

    夏姬勉强睁开眸子,轻声道:“和当年一样呢......”

    无论说的话,还是处境,都与当年两人相遇之时一样。

    那是林北十二岁时候的事情了。

    那年他误闯一处秘境受了重伤,之后又被仇家追杀,在不得已反杀之后,他带着尸体去乱葬岗抛尸——那里也是他当时的临时住所。

    就在那里,他遇到了夏姬。

    不过那时她还不叫夏姬,这个名字是后来林北给她起的。

    那时候年仅九岁的夏姬就像现如今一样,四肢被斩断,就那么随随便便地被人扔在乱葬岗等死。

    她还记得,那个拎着两句尸体的小哥哥丢下尸体,只对她说了一句话:

    “努力活着,要是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光。

    那句话成了她活下去的动力,那个人......也成了她活下去的希望。

    从此,他给她起了新的名字,攒钱寻人帮她制作了义肢,教她习武,也成为了她心中的支柱。

    她是他影子,现在是,未来也是。

    他的仇人,她来杀,只因他不喜沾血。

    他的目标,她来完成,因为这是她的宿命。

    她就像追随着光的影子,也像是扑向烛火的飞蛾。

    也许有一天她注定会死,但当那一天真的来临,她也会笑着欣然接受属于影子的命运。

    因为他说过......她笑起来很好看。

    所以她爱笑,甚至无时不刻都带着笑意。

    但她是影子,也只会是影子。

    因为她没资格站在他身边。

    他是山外小楼楼主,是武林中人闻之色变的‘桃花仙’,是天下第一杀手组织侠隐阁的阁主,是帮助武王登基的绝世‘策君’。

    而她......不过是一个四肢残疾的废人,甚至......她连人都算不上。

    她只是个没有性别的怪物。

    当她被白玉打成重伤的时候,他的视线看过来了。

    所以......她很幸福。

    影子也许只有在消失的那一刻,才会得到主人的关注。

    已经足够了。

    但林北觉得不够,所以他抱着夏姬走到唐朵身边,接过她递来的救命圣药一股脑塞进夏姬嘴里。

    “如果你死了,我很快就会忘了你,所以......好好活下去。”

    哪怕我以后会离开这个世界,你也能自己一人独自活下去。

    林北真的是个无情冷血之人吗?

    当然不是。

    他只是不想跟这个世界,跟这些人牵扯太深。

    因为他怕,他怕时间会冲淡自己对过去的思念,他怕自己会与这里产生羁绊,他怕有一天......自己真的不想回去了。

    所以他把一切都当作工具,他对什么都毫不在乎,只要不深入,就不会留恋。

    但相处这么久,真的毫无感情吗?

    林北叹了口气,站起身,平静道:“白叔,我真的不想与你为敌。但......我必须打败你。”

    在跟这个世界的人产生更深的羁绊之前,他要完成第一百个任务,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他要回家。

    “用说的谁都会。”白玉负手而立,“但你的觉悟......又有多少?”

    话音落,一队大内高手压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林兄......抱歉。”无机苦笑,他是真没想到那群家伙全是二五仔。

    当他给第一家传信时发现不对跑路,却被原本以为的帮手给堵个正着。

    旁边吕望泞同样给了林北一个抱歉的眼神。

    “无妨,两位看着便是。”林北毫不意外,他此刻的气势变了,变得更像一个普通人。

    但周围的高手,以及白玉的眼神都变了。

    若说前一刻的林北是一柄锋芒刺目的出鞘利剑,那此刻的他......更像是一根随手从树上掰下来的小树枝。

    白玉笑了:“你的刀封印了全部功力,而且十年来你日夜不停温养,据说从未有人见过刀出鞘的样子。

    朕想看看。”

    刀长四尺六寸,当初他长刀只出鞘三寸六厘,便使数位‘入道境’大修士重伤难愈。

    那这四尺六寸全数拔出......威力几何?

    林北摇摇头,却是不答:“陛下,你最辉煌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是登基大典上万众跪拜的时候?

    还是率军远征归来被册封为武王的时候?”

    林北微笑,他的笑容灿烂夺目:“我最辉煌的时刻,就是现在啦!”

    风云聚,天色变,雷鸣闪,大地震。

    万剑......齐鸣!

    “我若练刀,刀出,倒转山河。我若习剑,剑鸣,天下止戈。”林北的声音响彻大地,“我有一式剑法,请陛下品评。”

    这一刻......

    草木为剑!

    风云为剑!

    山河为剑!

    天地......为剑!

    时间仿佛静止,空间仿佛凝固。

    草木凝放,风云汇聚,山河汇流,天地......倒转。

    一柄由天地元气凝聚压缩到极限而成的三寸小剑,破开虚空,刺向白玉眉心。

    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的众人瞪大双眼,泪流满面。

    不是因为思念远在家中的老母亲,也不是因为得见此惊世一剑而朝闻道夕可死矣。

    而是他们眼皮同样被定住闭不上眼,因此被炫目之极的夺目剑芒光辉闪到了眼睛。

    “来得好!”一声暴喝,白玉挣脱天地对他的束缚,凝聚风云之力汇聚右拳,轰出他今日最强一拳!

    轰——!

    剑芒与拳锋相触,蓦地荡出肉眼可见的冲击波。

    半晌,烟雾散尽,十数丈深的大坑中,白玉漂浮在半空。

    他衣衫凌乱,但......却丝毫不损。

    轰隆——!

    广场周围建筑尽数倒塌。

    无数人七窍中溢出鲜血倒地呻吟。

    原本超过十位‘入道境’大修士联手布下的防护罩早已消散。

    “呕——!咳咳......”

    一口老血喷出,林北单膝跪地捂着胸口。

    他用出身体不能承受的剑法,此刻已然重伤。

    沉默良久,白玉缓缓道:“不愧为剑道尽头的一剑,此剑已达人力之巅峰,哪怕是朕亦不是对手。可惜......”

    他看着跪地咳血不止的林北,惋惜道:“可惜你散功重修,此刻却是无法使出此剑法的全部威力。

    且‘纳玄境’终为凡人,你的身体......不允许你使出第二剑。”

    “咳咳......”林北又咳出一大口鲜血,不过他的脸上却是带着计谋得逞的笑意,“你受伤了,而且......方才你认真了吧。”

    白玉瞥了眼右手手背处的那一抹极其刺目的血红,淡淡道:“认真,是对你的尊重。”

    百分百认真,指的是他全心全意打出那一拳,但这不代表他使出了十成功力。

    “这就足够了啊......”林北一声满足的叹息,“我的目的,本就是要你无暇他顾,这样......我才有翻盘的机会。”

    白玉微微变色,眯起双眼。

    林北身边,已然出现一道绯色身影。

    那身影如血,她轻轻抱起林北,为他擦去嘴角血渍,温柔抱到唐朵等人身边轻轻放下:“小北,之后......便交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