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二十六章 各自的行动(一)
    半个时辰后,无机唉声叹气、不情不愿的走出了客栈。

    吕望泞冲林北笑了笑也离开了。

    白姑娘拍拍林北肩膀,留下一句“等我”之后,便拎起唐朵离开客栈。

    林北坐在那里,静静饮着茶水。

    数刻钟之后,一个钱袋落在他面前。

    林北抬头,眼中出现一道身穿黑色道袍的身影。

    来人正是“暗月飞花”中的暗月子。

    “杀司徒烈的报酬,这是你的那份。因为对方只是求一个机会,所以报酬较少。”

    林北笑了笑收起钱袋,问道:“侠隐阁中有何反应?”

    数日前佛门已接手他那两成利润,现如今佛道共同统御侠隐阁,也不知下面的人都是个什么想法。

    “一切照旧。”暗月子道,“原本有些声音,不过在发现侠隐阁给他们提供的情报一如既往之后,便没人再说些什么了。”

    果然如此......林北怡然自得:“看来大家还是愿意给我点儿面子的。”

    他创立侠隐阁之后,有极多的江湖高手加入侠隐阁做一名兼职杀手,其中亦不乏‘入道境’以及‘藏海境’的大修士。

    因为侠隐阁给这些兼职杀手的福利之一,便是若有人下单杀他们,侠隐阁便可将情报提供给他,因此大家数年来合作一直都很愉快。

    “不给你面子的人,都已经死了。”暗月子看了他一眼。

    林北也没反驳,而是慢条斯理地夹了一筷子白嫩的碎豆腐,尔后连同翠绿的碎葱一同送进嘴里用舌尖儿细细碾碎品味。

    “有什么线索。”

    他问的是白云观观主横死之事。

    “不清楚,但水很深,劝你莫要深入。”暗月子皱眉倒掉杯中褐色的茶水,去过旁边的酒壶满上,尔后一口见底。

    “你跟你师妹还真是有趣,一个只喝酒不喝茶,另一个却只饮茶不饮酒。”林北挠有兴致地看着他皱着的眉头因美酒下肚而舒展,同时手中又夹了一筷子小葱拌豆腐送进口内。

    “她是她,我是我。”听到林北提起吕望泞,暗月子眼中微不可察地闪过一丝厌恶,“别把我跟那个废物混为一谈。”

    吕望泞道号便是云月子,乃是暗月子叛出师门前的师妹。

    林北莞尔:“嘴上说着讨厌她,结果有她的地方却总会有你,但你又不敢现面见她,你可真是别扭。”

    “你废话太多了。”暗月子一口饮净杯中酒,拍下一锭银子后便起身离开。

    林北端起茶杯放于唇边,他微眯起双眸,喃喃自语:“水深?能有多深......?”

    ............

    早春时分,天气就像更年期的欧巴桑一样阴晴不定,明明晌午还是晴空万里,到了下午便以乌云遮日。

    昏暗的望云镇内,身穿大红色深V僧袍的无机站在镇长家的院门前眉头紧锁——

    他已敲过三次门了,可门内依旧毫无动静。

    “阿弥陀佛......看来镇长并不在家,那贫僧只好告辞了。”

    说罢,他以迅雷不及盗铃之势翻过院墙进入院子里。

    这是个普通的院子,院内的房子成凹字型排列,中间的空地角靠左手边那栋房子的地方种着一颗槐树,槐树旁有个半人高的水缸,水缸上盖着木盖,木盖上压着一块儿大石头。

    但......院子里空无一人,三间平房的大门也都关闭着,哪怕是如此昏暗阴沉的下午,屋内也并未燃起烛火。

    无机眉头一皱,顿觉不对。

    在来镇长家之前他已问过附近的小贩,小贩告诉他说镇长老爷是个惧内之人,每日午时都会回家用饭,绝不会例外。

    且今日午时那小贩确实看到镇长回家了。

    虽然他脚步有些匆忙,但回家之后却也未曾出过门。

    按理说他现在一家七口应当在家才是......

    无机侧耳倾听,却并未听到人声。

    他仔细打量着院子,只见地上只有很薄的一层灰尘。

    这说明最近确实有人一直住在地里,甚至今天也有人打扫过院子——地上的灰是下午变天起风之后积攒的。

    但这也说明了下午变天之后这里便已无人走动了。

    因为若经常起灰,这种小院子里便会往地上洒一些水防尘。

    确定完之后,无机无声无息来到正堂屋门前。

    吱呀——

    他推开略显些许陈旧的屋门,迈过门槛踏入屋内。

    这是间不算大但也并不算小的客堂。

    中间靠墙是一张红木方桌,方桌靠着的墙上挂着一张“老子过函谷关”的挂画。

    方桌两边是两张面朝屋门平行摆着的靠背木椅。

    木椅两边各有一座一人高的陶瓷大瓶。

    除此之外,堂内别无他物。

    静立片刻,无机走到桌前轻轻一抹。

    手指洁净如昔,桌上并无灰尘。

    他掀开桌上两个茶碗的茶盖。

    杯内有茶,触之冰凉。

    很显然,这两杯茶已在这里被放置许久,但并未倒掉,说明事有变故,镇长一家来不及清洗茶杯便已离开。

    无机想了想,竖起一根泛着金光的手指没入杯中。

    半晌,他取出手指看了看。

    手指并无变化。

    “没毒?”他摇摇头,散去手指上属于《金刚不坏体》的真气。

    无机的视线挪到两侧关着的门上,尔后,他走向了左边那扇门。

    三刻钟后,他坐在堂厅内的靠椅上暗自皱眉:“奇哉怪哉,这一家几口人都去哪儿了......”

    表面上他无机像是个一惊一乍的江湖萌新,实际上他也确实是个江湖萌新,过去二十余年的人生里,他并未出过几次灵山寺的势力范围。

    但他也不是个粗犷之人。

    正相反,他实际上胆子不小心也够细。

    这也是林北会让白南夕带着唐朵,而让他无机单独一组的原因——因为林北足够信任他心细的性子。

    “那小贩应当没说假话,也就是说镇长一家确实中午还在且下午并未外出。”

    无机当然不会相信小贩的一面之词,实际上他为了周边许多小贩和住户,大家的说辞都一样。

    且这镇长的生平他也通过这张人畜无害的俊俏和尚脸打探到不少。

    这位镇长是白云观的一个外门弟子。

    他天资愚钝,但胜在辈分足够高。

    所以二十年前被观里派来这望云镇上当了镇长,也算是给他的一个肥差。

    当然这些不在无机的思考范围之内,他考虑的是,这镇长一家的莫名失踪是否与山上白云观观主横死一事有关。

    而且为什么会是今天自己一行人来的当天失踪?

    是巧合?还是......

    “什么味道?”无机动了动鼻翼,他忽地闻道一股有些腐臭且带着淡淡腥甜的气味。

    这是......

    他面色猛地一变,站起身运功于鼻细细探索。

    半晌,他的目光定在那一人高的大瓷瓶上。

    暗自运气功力,他缓缓靠近瓷瓶仔细闻了闻——没错,那气味确实是从这里飘出来的。

    无机踩在靠椅上,斜拉过花瓶朝内看去。

    三个人紧紧贴在一起立于瓶内。

    但......他们都没有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