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十二章 满血拉二胡
    三日后,洛仙城中来了几个奇怪的人。

    其中有穿着男式蓝白色相间道袍的道姑,有一袭绯色衣衫的高贵冷艳贵公子,有一身苗疆装扮的小小少女,还有穿着大红色深V僧袍的骚气和尚。

    也许他们中唯一正常的就是带头的那个身穿雪白宽袖长衫的俊美青年了。

    不,他也不正常,哪有人在大晴天打着把伞的?而且伞上还绣着娘里娘气的桃花。

    但现在他们在这洛仙城内除了外貌更为出色之外倒没什么其它的不同,毕竟......江湖儿女欢乐多,奇装异服之辈无数。

    而悟道章大会即将在洛仙城举办,闻讯前来的江湖人士亦有不少,其中奇装异服者甚多,林北等人反而显得较为正常。

    没错,这几个正是林北一行五人。

    “林兄,咱们现在去哪儿?”无机一边四处打量着时不时走过的江湖女侠们一边问道。

    “先去趟金凤楼。”林北回头道,“金凤楼老板对在下颇为照顾,这次来洛仙城定要跟他说一声。”

    其实就是告诉他未来几天最好别开张,不然可能会有危险。

    但那位老板......也没那么简单。

    待来到楼前,原本正在大门口无聊打哈欠的接待小二目光一亮,快步小跑过来就是作揖行礼:“林先生,您回来啦?”

    “唔,小王哥。”林北点点头,问道:“老板在家吗?”

    “在,在的。”小王指了指后面,“老板就在后院儿,他说你来了直接去寻他便是。”

    林北示意了一下其他人:“那我这些朋友......”

    “一起去,老板说不妨事的。”小王冲其他人拱拱手,笑道:“小的还要干活,就不陪几位进去了。”

    “嗯,小王哥你忙吧。”林北拍拍他肩膀,带着其他几人绕过正堂朝后院走去。

    路上,无机眉头紧锁,开口道:“林兄,这金凤楼......不简单。那店小二竟有‘锻神境’的修为......要知道江湖上大部分说得上话的门派中的长老也不过是此修为。

    就算是在那些顶尖大派之中,以他的年纪修为,也必定是内门弟子中的翘楚。

    但在这里他只是个看门的店小二......”

    “啊,这也是正常的吧。”林北混不在意,“这金凤楼的老板严格说来也算是在下的恩人,甚至就连在下的剑术启蒙老师就是公羊老板。”

    少顷,几人穿过廊道,一阵带着喜悦之意的二胡声传入几人耳内。

    林北微微一笑,高声道:“老板!这大白天的你在院子里拉二胡给谁听呢?”

    “哈!小北你倒是来晚了一步。”一道儒雅随和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吾两位老友刚走你便来了,他们带来的‘千年醉’你却是无福享受了,可惜,可惜。”

    走入小院,豁然开朗。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位坐在椅子上的中年人。

    他身着青衫,头发在脑后随意用木簪挽起一个发髻,下巴上留着整齐的青须,一双儒雅随和且明亮清澈的眼眸带着笑意注视着众人。

    林北上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二胡丢到一边:“满血拉二胡,残血到处浪。以后少看点儿小说!”

    老板无奈搓手:“但你写的《风云》真是不错,那无名是不是就是以我为原型的?”

    你才是以无名为原型的好吧......林北翻了个白眼,说道:“最近几天洛仙城不算太平,老板你最好暂时关门几天,别到时候店让人砸了我看你怎么哭。”

    “除了你小子谁敢来砸我的店?当初说让你继承我的剑法你还不肯,还跟我说什么‘我不做第二个谁,我就是天上天下独一无二的林北’。”老板感叹两句,问道:“这几位小友不介绍介绍?”

    林北回头介绍了一下几位同伴,他倒也没隐瞒白公子的身份。

    而小白姑娘微微一顿,却罕见的拘谨起来。

    毕竟小北没隐瞒自己的身份......那就说明这位老板是值得信任的,甚至可以说是少数会被小北信任的对象。可能对他来说,这位老板就像他的长辈一样。

    那自己这算什么?见家长?

    哪怕是历经数次转世的女皇陛下,这一刻也不淡定了。

    “小,小北......这位......前辈不介绍一下吗?”一向言简意赅的女皇陛下说话却打了磕。

    “嗯。”林北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今天的小白好像与以往不太一样。

    不过他也没怎么在意,而是走到老板身后双手搭在他肩上帮他捏了捏肩膀,笑道:“这位是金凤楼的老板,名为公羊野。”

    白南夕点点头权作打过招呼——这也是她罕有的对林北之外的人有反应。

    不过云月子以及唐朵也都随波逐流的问候一声,毕竟对他们来说,一个酒楼的老板不算什么。

    只是这个老板......不是很一般。

    “阿弥陀佛,贫僧灵山寺无机,见过前辈。”无机眼中闪过疑惑之色,“前辈,不知为何,贫僧观前辈面容,似有似曾相识之感,不知......”

    “可能是跟你师父见过吧。”林北解释道,“别看老板他现在也就能拉拉二胡,他以前可是‘藏海境’的大修士,还是修士中实力最强的剑仙。”

    “其实我现在也是‘藏海境’,只是当年受过的伤一直未痊愈罢了。”公羊野从芥子须弥中取出几坛美酒,“我认识的佛道门人都是饮酒的,你们饮不饮?”

    云月子果断拒绝:“无量天尊,贫道从不饮酒,抱歉。”

    唐朵举手叫道:“我要喝!”

    “喝你个大头鬼!”林北一巴掌呼在她光洁的脑门上,然后起身从屋里拿来一个坛子替她倒了一杯,“小孩子喝果汁就行了。”

    “啧......”唐朵咋了咋舌,还是老老实实喝果汁去了。

    “真甜!”

    无机摇摇头,表情严肃:“公羊前辈,贫僧并未听说过江湖上有位姓公羊的大修士,且这‘藏海境’又是什么?”

    林北奇道:“嗯?你师父没跟你讲过‘入道境’后面的境界?”

    “未曾说过。”无机摇头,“师父说贫僧现在知道的太多会影响现在的修炼心境,所以他只告诉贫僧‘入道境’便已超脱人体之极限,寿命也增加的数百载之巨,且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几乎等同于仙人。

    再往后倒是真没说。”

    “每个人有每个人教法,因材施教确实重要。”公羊野笑道,“小和尚现在已是‘纳玄境’修为,听一听也无妨。

    不过若是你不想听,那便先去前堂稍歇片刻。”

    “要听!贫僧要听!”无机忙不迭道。

    若是知道这些,以后回寺在师兄弟面前显摆一番,岂不美哉?

    公羊野抿了口美酒,笑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