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捡到个女帝 > 第五章 白南夕
    白南夕是个穿越者,那年,她是学校最美的女孩儿,但因遭人嫉妒泼了硫酸,就此毁容。

    她是个孤儿,没有父母亲人为自己撑腰,对方又是个富二代。于是,她被泼硫酸变成了自己操作失误,她被舞蹈社除名,在学校中也成了笑柄,没有人在意自己,也没有人愿意帮助自己。

    那天,她站在十字路口微微失神——她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然而,她还没下定决心的时候,就被人推了出去。

    她被车撞飞了,正巧飞到推自己的那人面前,他的眼中只有怜惜与痛苦——原来他是想救自己,原来......这世上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

    那一刻,她忽地不想死了。

    于是她向老天许愿,如果能重活一世,她要找到那个男人,问他一句话:

    “你为什么要推我?”

    也许是老天听到了她的心愿,亦或是她十八年来的苦痛人生感动了老天。

    她得到了第二次的生命。

    她还找到了那个人。

    他叫林北,天南地北的北。

    当自己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他只是无奈一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我不想你死吧。”

    那年,她送了他一柄剑,两人携手游览天下,便是江湖上的高手也都尊称两人一句“黑风双侠”。

    可后来......为什么他有了爱人?

    明明......明明是自己先来的!认识也好,先成为朋友也好,明明都是自己先的......

    那一刻,她的心好痛。

    她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变质了。

    后来......后来,他死了,死在了众多高手的围攻之下。

    那年,她在山中闭关。

    听闻此事,她破关而出,一夜转战三千里,将那些人全数斩于剑下。

    可他,再也回不来了。

    于是,她回到山中,含笑坐化——毕竟这世上,再也没人懂她了。

    然后,她再度苏醒,已是千载春秋而过。

    “穿越从理论上来说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穿越了,那么重生就变得理所应当了。”

    所以,她又一次见到了他。

    他说他要成为天下第一。

    于是,她赠予他一口刀。

    可没想到,他最后挑战的对象,便是她。

    那时他已病痛缠身将不久于人世,这是他最后的请求。

    她答应了他,打败了他。

    他含笑而终,倒在她的怀里。

    她......也选择随他而去。

    之后,又是千载时光匆匆流逝。

    她再度醒来。

    这一次,她又见到他了。

    那是一个雪夜。

    那年,她七岁,他十岁。

    他是路边一个即将冻死的小乞丐,她是天下最强大的秦国的公主。

    她想带他回家,她要养他一辈子。

    可是,他还是离开了。

    她只赠他一把油纸伞,只求......它能代她为他遮风挡雨。

    那时候他问了她伪装的侍女一句话。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摇摇头,没有解释。

    那年你是剑神,我送你一柄举世无双的神剑。

    剑出,天下止戈。

    那年你为刀圣,我送你一口可斩山岳的宝刀。

    刀现,倒转山河。

    那年你身体赢弱受不得风寒,我送你一把遮风挡雨的油纸伞。

    伞中有柄杀人剑。

    那年你问我,我要什么。

    我......只要你。

    “陛下?陛下?”

    白南夕回过神,看到面前那个青年眼巴巴的表情,忽地内心愉悦,面无表情道:“求我。”

    她连‘朕’都不说了。

    “陛下,求您了。”林北果断丢弃节操。

    白南夕只觉吃了蜜一样,绯色的眸子里尽是笑意。

    但她依旧面无表情,声音古井无波:“好,等朕拿到,就给你。”

    唔......看来等夺回皇位之后就要想办法找出那两个地方了。

    千年之后的悬空寺与太上道宗......究竟在哪里......

    林北喜上心头:“多谢陛下!”

    这小娘皮真好骗!

    等帮女皇陛下夺回皇位完成任务,如果‘新世界的大门’是回家的路,那自己带上那只自带雨天的傻姑娘拍拍屁股就跑!

    如果不是......那等自己骗到三本秘籍之后再跑路!

    林北脸上露出‘计划通’的表情。

    尔后他小心问道:“陛下,那咱们下一步该怎么走?”

    虽然他已有了想法,不过还是要问一下,之后才能引导着这位呆女皇顺着自己的想法来。

    白南夕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毕竟......前几世自己与他相处那么久,他的一些小习惯和小动作自己一清二楚。

    不过她也没在意,这样有点儿小心机的林北......也挺可爱的嘛。

    于是她面无表情问道:“你怎么看。”

    “在下没有什么看法,陛下的意见就是我意见。”林北躬身行礼,“陛下剑锋所指,在下刀锋所向,绝无怨言!”

    虽然知道他是拍马屁,但女皇陛下还是被拍的身心舒畅。

    其实有的时候不是看你拍了什么马屁,而是看拍马屁的人是谁。

    “既然是朕的意见,那......”白南夕绯色眸子中浮现些许笑意,“你我绕过洛仙城,直接朝北而去好了。”

    “啊?”林北微微沉吟,“这......怕是不太合适......吧?”

    她怎么不按套路来?

    “为何不合适。”女皇陛下虽脸上没有表情,不过翘起的二郎腿还是暴露了她内心调戏林北所产生的愉悦感。

    “说说看。”

    林北组织了一下语言,抬头问道:“陛下现如今可还有值得信任的手下?”

    “没有。”白南夕傲然道。

    手下什么的......都不需要!只要再给她一点时间,待她恢复前世修为,那群废物,分分钟全都砍死!

    “这就对了啊!”林北一拍手,见对面精致如人偶却又带着些许霸道的少女绯色眸子微眯,他果断诚恳道:“不是!陛下,这样咱们才有去洛仙城的理由!”

    “哦?”白南夕只是发出一声意味莫名的疑问。

    “否,不是......陛下有所不知。”林北解释道,“咱们现在就是缺钱缺人,而那洛仙城中有钱亦有人,若能得其钱与人,那便大事可期!”

    白南夕此时不免有些好奇:“洛仙城三大家族经营的是钱庄的生意,若得其钱朕能理解,可得其人......他们乃反王死忠,是绝无可能臣服于朕的。

    这又如何说起。”

    “陛下有所不知。”林北成竹在胸,“一月后,‘悟道章’将重定排名。届时,榜单排位前二十的青年才俊将尽数汇聚在洛仙城争夺此排名。

    这些人里有不少是名门大派传人,若得到他们的友谊,进而争取江湖势力的支持,想必陛下重夺大宝必将一片坦途。”

    白南夕闻言微微蹙眉:“修士,乱天下之辈也,朕甚厌之,借江湖之力,朕不喜。”

    “陛下,话不能这样说。”林北劝道,“江湖中人,虽面厚心黑,奇形怪状之人颇多,但......这些年轻人终归还是单纯的。

    况且咱们只是利用他们,待夺回天下,那该如何不还是您说了算?”

    “唔......言之有理。”女皇陛下点头赞同。

    紧接着她说出的话让林北后背一冷:

    “那你......是不是也在利用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