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1018章 定要屠你满门
    “我胡擎风一人之命是小,天下苍生的性命是大!”

    胡擎风摇了摇头,神情黯然的痛惜道,“如果你抓住这次机会,趁机杀了荣鹤舒,除掉玄医门这个丧尽天良的组织,那么你救的人,将会多的多!”

    他也听说过玄医门用蜂蜜嫁祸林羽,害死上万人的事情,同样也知道玄医门不顾不良反应,用中药注射液谋取暴利,草菅人命的事情!

    所以他恨不得林羽立马将玄医门这种作恶多端的组织除掉,让它们永远无法害人!

    “胡大哥,我连自己身边的兄弟都救不了,又有何颜面谈救天下苍生呢?!”

    林羽挺了挺胸膛,冲胡擎风动容道。

    “那你这不是救了我了嘛!”

    胡擎风昂着头朗声一笑,说道,“那这样吧,既然你们已经来了,今晚上我就先留你们在这里吃饭,正好陪我喝酒,等明天天亮了,你再坐飞机回京城,好不好?回去之后好好部署,替我把荣鹤舒那老贼的脑袋砍下来!”

    林羽望着豪迈而笑的胡擎风,神色突然黯然了下来,低下头轻声道,“我是救了你,但是还没把嫂子和小侄子救出来呢……”

    听到林羽这话,胡擎风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凝固,胸口好似被人狠狠的扎了一刀,说不出的灼痛。

    胡擎风微微一愣,接着回过神来,冲林羽笑道,“家荣,没事,你嫂子和凯凯的下落我已经打听出来了,而且我已经召集兄弟们往长庆赶了,用不了几日,我就能将她们娘俩救出来了,到时候我带着她们去京城,亲眼看荣鹤舒那老贼的脑袋!”

    林羽听到他这话,心里顿时宛如针刺般难受,尤其是听到胡擎风说道“亲眼”两个字,林羽心头说不出的酸涩,紧紧的咬着牙,浑身血液翻涌,想起土卫在电话那头对凯凯的所作所为,他恨不得将土卫生吞活剥!

    很显然,胡擎风还不知道这件事,那胡擎风口中所谓的找到了下落,林羽自然也知道是胡擎风故意拿话骗他。

    胡擎风见林羽脸色难看,还以为林羽不信,冲林羽笑着说道,“兄弟,我说的是真的,我胡擎风的能力你也知道,我肯定能把他们娘俩救出来!”

    “胡大哥,你……你就别骗我们了……”

    坐在另一侧的朱老四突然哀声说了一句,眼中的泪水已经再也忍不住,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

    胡擎风看到朱老四这神情,顿时有些不解,不明白朱老四为何会哭,哪怕是他骗朱老四,朱老四也不至于哭啊!

    胡擎风眼珠一转,似乎瞬间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抓住朱老四的领口,急声冲朱老四问道,“小朱,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朱老四别过头,眼泪大颗大颗的涌了出来,嘴唇不停的颤抖,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

    胡擎风脸色变了变,接着猛地转过头冲林羽问道,“家荣,你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是凯凯和他妈……”

    “胡大哥,你别激动,他们两个还活着!”

    林羽沉着脸冲胡擎风宽慰道。

    “那就好,那就好……”

    胡擎风长出了口气,眼珠左右转了转,接着急声冲林羽问道,“家荣,你是怎么知道的?!”

    “抓走嫂子和凯凯的人是玄医门五大内卫之一的土卫!”

    林羽强忍着内心的愠怒,冲胡擎风说道,“他们给朱四哥打过电话,想要用凯凯和嫂子逼朱四哥就范,让他背叛我们!”

    胡擎风闻言面色一凛,转头冲朱老四说道,“小朱,你要真那样做了,那才是侮辱我们胡家的人!”

    “我知道,胡大哥,我只是假意答应他们,拖延时间,然后想偷偷赶过来帮你查找嫂子和凯凯的下落,但是谁成想……”

    朱老四说着眼泪再次落了下来,他知道,凯凯的眼睛被挖,他应该承担全部的责任,如果不是他佯装答应玄医门合作的事情被玄医门给识破了,那么凯凯也不会受此虐待。

    “我该死,我该死!”

    朱老四说着用力的捶起了自己的胸膛,痛苦之情溢于言表。

    “家荣,到底出什么事了?!”

    胡擎风见状更加的焦虑,猛地转过头冲林羽急声问道。

    “胡大哥,你一定要撑住!”

    林羽略一迟疑,还是觉得这件事要让胡擎风知道,也好做一个心理准备,因为他们接下来要对战玄医门的人,将会凶险无比,需要极强的冷静和理智。

    “你放心,我胡擎风死都不怕,还有什么撑不住的!”

    胡擎风昂着头,定声说道。

    “凯凯……凯凯虽然没事,但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可能保不住了……”

    林羽低声说道,心里说不出的压抑。

    胡擎风听到林羽这话蓦地的张大了嘴,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林羽,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被人生生的用铁锤敲了一锤,嗡嗡作响,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想起儿子看向自己时那双纯洁无邪的眼神,胡擎风顿时肝肠寸断,仰头嘶吼一声,用力的两掌拍向了车顶盖,怒声喝道,“玄医门,我定然要屠你满门!”

    林羽没有说话,眼中也陡然间闪过一丝寒光,现在,他又多了一个灭掉玄医门的理由。

    就在这时,步承已经将刚才逃走的那个黑衣人抓了回来,走到车前砰的扔到了地上。

    胡擎风转头一看,瞥到这个黑衣人之后满腔的怒火顿时喷薄而出,他身子猛地一起,瞒着林羽就冲到了车子外面,接着狠狠的一脚踏向了这黑衣人的胸口。

    “呜……”

    黑衣人顿时痛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莫大的痛苦。

    “胡大哥!”

    林羽见状猛地跳下了车,一把抱住了胡擎风,急声劝解道,“你要是杀了他,我们就没了嫂子和凯凯的消息了!”

    胡擎风紧紧的咬着牙,额头上青筋暴起,狠狠的踢了黑衣人一脚,这才冲林羽说道,“家荣,你放开我,我没事!”

    林羽见胡擎风似乎冷静了下来,这才松开了手。

    胡擎风走到一旁的水泊中捡起自己的长刀,走到地上的黑衣人跟前,一把将黑衣人头上的面罩拽下来,冷声问道,“说,我妻子和儿子现在被关在哪里?!”

    黑衣人看到杀气腾腾的胡擎风,咕咚咽了口唾沫,脸上闪过一丝惊恐,急忙说道,“我……我不知道……啊!”

    他不知道还未完全说出口,便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双手蓦地的捂住了自己的裤裆,身子弓成了虾状,疼的身子直打哆嗦。

    而他的身下,鲜血已然汇聚成了一片。

    一旁的春生和秋满见状忍不住吸了口冷气,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小腹。

    胡擎风抓着立马被雨水冲刷干净的尖刀,冷声冲黑衣人说道,“我再问你一次,我的妻子和儿子在哪里?!”

    黑衣人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惧怕说不出来会再挨一刀子,颤抖着身子没敢吭声。

    胡擎风二话没说,尖刀利落极速的接连刺出两刀,接着黑衣人便再次惨叫了起来,只见他的两只眼睛已经血糊糊一片,不停的往外流着鲜血。

    黑衣人紧紧的夹着双腿,双手想捂却又不敢捂自己的眼睛,只能张着手凄厉的哀嚎痛哭。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说,我的妻子和儿子在哪?!”

    胡擎风一字一顿的说道,脸色阴寒无比,赤红着双眼,宛如一头要吃人的野兽!

    “我真的不知道,但是!”

    黑衣人为了防止胡擎风再次拿刀刺他,声音极快的说道,“我可以帮你们从其他人嘴里打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