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745章 骷髅头与21
    鸡冠头疼的浑身发颤,脸上汗如雨下,不过他咬了咬牙,突然狞笑了起来,而且越笑声音越大。

    林羽眯着眼望了望他,以为他是被刺激到了。

    “何家荣,你既然知道我是隐修会的人,那我告诉你,我们隐修会向来不会放过自己的敌人,你杀了我,那你这一生也都将活在隐修会的追捕当中,直到你死的那刻,才能解脱!”

    鸡冠头笑完之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神无比阴冷的扫了林羽一眼,语气中带着一股浓重的阴毒。

    林羽微微皱了皱眉头,淡淡道,“你这话的顺序好像颠倒了,准确来说,应该是我,围捕你们隐修会,直到你们隐修会最后一个成员死去为止!”

    在林羽心里,对华夏抱有觊觎之心的神木组织是一个必须除掉的组织,甚至连神木组织背后的剑道宗师盟日后也不能放过,那害死了何二爷这么多战友的隐修会,自然更要铲除了!

    所以,就算日后隐修会不来找他,他说不定也会带人去边境帮何二爷彻底除掉这个隐修会。

    “哈哈哈哈哈……”

    鸡冠头听到这话笑的更厉害,仿佛听到了多么可笑的笑话一般,嗤笑道,“何家荣,等你见识到我们隐修会的实力之后,你就会知道你这句话多么无知了,到时候,我们隐修会,会把你们军情处的人一个一个的全杀光……啊——!”

    鸡冠头话说到一般突然再次惨叫了一声,因为林羽手里的匕首再次扎到了他的大腿上。

    “你们隐修会这么厉害,你的命,不还是掌握在我的手上?!我杀你,简直就跟杀一只鸡一样容易!”

    林羽望着他语气冷漠的说道,神情间有种舍我其谁的霸道,“而且,我告诉你,以后你们隐修会的人,我碰到一个杀一个,每一个,都会跟杀你一样轻松!”

    鸡冠头被林羽这句话噎的满脸通红,因为愤怒,胸口一起一伏,呼吸急促,突然发现就算是斗嘴,他也不是林羽的对手!

    “行了,说吧,你在隐修会,到底是干什么的?!”

    林羽说着直接掏出了一根细细的银针,准备用出噬骨针,他最不怕对付的就是鸡冠头这种硬汉了,只要一针下去,照样得哭爹喊娘。

    鸡冠头冷哼一声,目光阴冷的扫了林羽一眼,突然间唇间一动,一阵咕咕声传来,接着就见鸡冠头的脸色瞬间变的紫青无比,嘴间渗出了浓厚的黑红色血液。

    林羽见状神情一动,急忙拍了鸡冠头的胸口一把,趁他张嘴的刹那,一把捏开了他的嘴,发现鸡冠头的嘴里涌满了鲜血,而且舌头一半几乎都快要掉下来了!

    林羽眼中闪过一丝惊诧,显然没想到这鸡冠头对自己竟然这么狠,要知道一般人是无法忍受这种剧痛的,可见这鸡冠头成长于一个多么变态的组织!

    “你确实挺有骨气的,不过有骨气是要付出代价的,既然你选择痛苦的死,那我就成全你!”

    林羽面色一寒,知道现在的鸡冠头对他而言已经没了用处,所以便准备送鸡冠头归西,想起死在鸡冠头手下的那些人,想起刚才鸡冠头对江颜放的那一枪冷枪,林羽自然不能让鸡冠头痛快的死去。

    他略一沉思,冲鸡冠头缓声说道,“你知道吗,其实对于人而言,最痛苦的不是死亡,因为不管你多么恐惧,死亡也都是一闪而过,最痛的是,你感受到生命自体内抽离,却什么都做不了的绝望!我是一个医生,所以能让你好好的享受死亡的过程,也算是我对你最后的馈赠吧!”

    鸡冠头听到林羽这话身子一颤,满是惊恐的望了林羽一眼,虽然他不怕死,但是他却害怕无尽的折磨。

    他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弯起身子,拼力伸着手去够自己腿上的那把匕首,想将匕首抓过来自我了断,但是林羽突然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臂,用力一扭,硬生生将他的胳膊扭碎。

    同时林羽猛地起身,一脚跺在了鸡冠头另一只完好的左腿上,“咔嚓”一声,又是骨头碎裂的声音,自此,鸡冠头的四肢彻底都被废了,而鸡冠头疼的眼白直翻,已然发不出任何的声响。

    林羽抓起扎在鸡冠头腿上的匕首,在鸡冠头的双手手腕和脚腕轻轻的割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刀口,任由鲜缓缓往外流了起来。

    林羽这才站直身子,望着满脸痛苦,但是意识还算清醒的鸡冠头说道,“好好享受你死前的最后十分钟吧,像你这种禽兽,就算到了地狱,也是要被下油锅的!”

    其实林羽不是一个残忍的人,但是他觉得,这种死法对鸡冠头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而言,还是太轻了!

    说完林羽俯身检查了眼鸡冠头手臂上的标识,发现果然跟那种黄色锦绳上的差不读,他把鸡冠头汩汩冒血的手一扔,准备转身离去,但就在此时,他无意间一瞥,突然注意到鸡冠头的领口滑出一条银白色的项链。

    林羽不由眉头一蹙,有些好奇的走上前,伸手拽了把鸡冠头脖颈的项链,发现项链的底部串着一块银色的铁牌,铁牌的正面雕刻的是一个布满缺口的骷髅,比一般的骷髅头狰狞恐怖的多,而铁牌的背面则刻着一个数字——21!

    林羽仔细看了眼这铁牌一番,接着扫了眼眼神已经变得迷离起来的鸡冠头,小心的把铁牌收好,这才转过身快速的朝着刚才跑来的方向折了回去。

    就在他走到半路的时候,正好碰到一队警察和士兵牵着警犬朝着这边找来。

    林羽给他们指了指鸡冠头所在的大致方向,让他们往那个方向慢慢找就行,他知道,就算这帮人找到那里,鸡冠头也早已经死了。公众号:倒数呀倒数,江颜番外已更。

    果然,等这帮警察找到鸡冠头的时候,鸡冠头所躺在的地上已经流满了大片的鲜血,鸡冠头面色泛青干瘪,嘴巴大张,眼窝深陷,仿佛被吸血鬼抽空了一般。

    因为谭锴将江颜送去了军区总院,所以林羽从厂区出来后便直接朝着军区总院赶去,路上接到了薛沁的电话,薛沁说她和叶清眉都安全的撤出了家居城,问林羽和江颜怎么样。

    林羽便将自己这边的情况告诉了薛沁和叶清眉。

    得知江颜受伤后,她们两人担心不已,挂断电话之后也急忙赶来了医院,甚至比林羽到的还早。

    “颜姐,你没事吧?!”

    林羽一进病房便急忙冲了上来,十分不放心的检查了眼江颜已经包扎好的伤口,见只是擦伤,没什么大问题,这才长出了口气。

    “薛总,学姐,你们也没事吧?!”

    林羽转头望了眼薛沁和叶清眉,语气关切的问道。

    “我们没事……”

    薛沁和叶清眉轻轻的摇了摇头。

    “家荣,对不起,这次都怪我……”

    薛沁咬了咬嘴唇,有些自责的说道,“要不是我今天约颜颜她们去看家居,也不会……”

    “这怎么能怪你!你又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未等薛沁说完,江颜突然伸出手拉住了薛沁的手,冲她柔声笑道,“今天我和清眉都吓坏了,多亏了你临危不乱,照顾我们,否则我们俩光被人群挤都挤死了!”

    “是啊,薛总,这不关你的事!”

    叶清眉也点了点头,冲江颜说道,“颜颜,这几天我请假在家照顾你吧!”

    “不用,我哪有那么娇气!”

    江颜笑了笑。

    “嗯……其实我也被吓到了,想在家休息休息……”

    叶清眉难为情的笑了笑。

    “我也吓坏了!”

    薛沁笑着抓起江颜和叶清眉的手,感慨道,“我们三个这次也算是共患过难了!”

    林羽看到和谐的这一幕,内心感觉十分欣慰,见刚才的惊吓对她们仨影响不算太大,不由长呼了口气,接着叫着门口的谭锴快速走出了病房,面色凝重的冲谭锴说道,“你知道这帮杀手是什么来头吗?!”

    谭锴闻言微微一怔,接着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情。

    “这个东西,你认不认识?!”

    林羽说着从口袋中将鸡冠头身上的那个刻有“骷髅头”和“21”的铁牌掏出来,悬在了谭锴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