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690章 倘若再来一次,仍会一往无前
    林羽闻言顿时来了兴趣,好奇道,“哦?二爷,您说的这人是……”

    “战神向南天!”

    何自臻也没卖关子,冲林羽笑了笑说道。

    “哎呀,瞧我,糊涂了,我早就该想到了!”

    林羽摇摇头,自嘲的笑了一声,能让何二爷主动去见,并且还要叫上自己的,也就只有战神向南天了!

    如何自臻所言,以向南天渊博的见识和身经百战的经历,说不定真能够判断出这把匕首的来源。

    “这些年,我被向老瞒的好苦啊!”

    何自臻苦笑着叹了口气,想起自己每年回来都要去向南天的坟上扫墓,内心就哭笑不得。

    “二爷,您也别怪我,因为我答应过向老要保密,所以也没法告知你!”

    林羽有些歉意的苦笑道,当初情况特殊,他给向老治病的时候,可是发过誓绝不外泄的!

    “我知道,我知道!”

    何自臻笑呵呵的点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的面子比我的都要大啊,我跟向老说去拜访他,他一直推脱说没有时间,但是我提到你之后,他立马就答应了,所以说,我这次可是沾了你的光才能有幸见到向老啊!”

    “我听步承说向老最近一门心思的刻苦练功,想要恢复以前的状态,确实没时间见人,估计这次也是想让我过来帮他看看身体吧!”

    林羽笑着解释道。

    何自臻长叹一声,怅然道,“十年啊,如果没有这十年,向老的成就可能早已经震天撼地、光盖日月,只可惜遭小人毒手,白白的浪费了十年的光阴啊……如今英雄迟暮,要想回到曾经的巅峰,可能难上加难啊……”

    “是啊!”

    林羽也不由轻轻叹了口气,这十年间向老的功力不进反退,而且身体机能在奇毒的摧残下损毁严重,不管对军情处还是对华夏而言,都是一种莫大的损失!

    林羽与何自臻说话间,车子便开到了向南天所在的疗养院,何自臻还是第一次来向老这里,见向老所住的别墅大门口守着几个牵着军犬的哨兵,四周还有一些佩戴耳麦的健壮男子,由衷的点点头,似乎对向南天住处的安保工作比较满意。

    因为这几日步承都会时不时跑回来陪师父练功,所以林羽和何自臻赶到之后步承早就已经等在了院子外面。

    “先生,何二爷!”

    步承见到林羽和何自臻之后急忙迎了上来,不过脸上仍旧是一副冷冰冰的状态,做了个请的手势,招呼着林羽和何自臻一起往院里走。

    此时正值上午,八九点钟的太阳将金黄色的光辉铺满整个院子,院子中一个身着练功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在一本正经的打着一种拳法,他的出拳速度很慢,甚至看起来有些软绵绵的,但是不知为何,却给人一种发自心底的压迫感。

    林羽见状微微一怔,随后笑了笑,看出来向老打的这套拳法正是玄术中正宗的玄虚拳,看似软绵无力,但是却刚劲无比,若是被这拳风沾上,很轻松的就能将人的胸骨打断,靠的就是一股子暗劲儿。

    “教官!”

    何自臻看到向老后面色一板,猛地挺直身子,气势威严的啪的打了个敬礼。

    “嗯……小何来了!”

    向老点点头,瞥了眼何自臻,随后又瞥了眼林羽,笑道,“两个小何来了!”

    林羽忍不住笑了笑,偌大一个华夏,敢叫自己小何的大有人在,但是敢叫何自臻小何的,恐怕没有几个吧?!

    向老将最后两拳打完,这才挺身收手,长长的呼了口气,叫着林羽和何自臻进屋。

    在客厅坐下后,向老就开始泡茶,何自臻脱下军帽,满脸动容的望着向南天感慨道,“教官,再次见到您,当真是恍如隔世啊!”

    他说话间强忍着内心的情绪波动,眼眶中浮起一丝浅浅的泪水,对于这个当初提携点拨过他的教官,他是打心眼儿里感激,而且他这一生最敬重,最佩服的人就是向南天,他一直以来,也都在努力活成向南天的样子。

    “是啊,我也没想到我这个废人,终有一天还能够重新站起来,还能够重新作为一个人,堂堂正正的活下去!”

    向南天也不由轻轻的感慨了一声,接着神情肃穆的望着林羽说道,“这还得感谢小何啊!”

    “您老客气了!”

    林羽谦虚一笑,摇摇头。

    “对了,小何,我听说你弄到了五灵涎?!”

    向南天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眼前陡然一亮,兴冲冲的冲林羽说道,“你方不方便也给我一点啊,一点……一点就行!”

    作为玄术界的顶级高手,向南天对这个五灵涎自然不陌生,知道这是修习玄术的绝佳辅助品,而且非常适合他这种恢复期的人使用,要是有了这五灵涎,他恢复起来一定是事半功倍。

    “向老,您不说我也要送给您!”

    林羽笑这点头道,“我最近正在结合其他的药材进行调配,看看能不能调制出一个合理的方子,帮助您更好地恢复身体素质!”

    “好,好!”

    向老笑呵呵用力的点了点头,非常满意,接着转过头望了何自臻一眼,脸上的笑容陡然间消散,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自臻,我其实不想见你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羽闻言微微一怔,顿时来了兴趣,其实他也看出来了,向老对何二爷的态度似乎有些冷淡,从进门到现在,对何自臻这个曾经的学生都不太热情,而且以前林羽跟向老提起何自臻的时候,向老嘴上虽然夸赞,但是神情仍旧不冷不热,甚至从未主动询问过何自臻的事情。

    何自臻也微微一愣,轻轻摇了摇头,其实他内心也有些狐疑,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向老,每次要求过来见向老,向老都总是推脱。

    “因为我看到你,就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那个自己!”

    向老抬起有些浑浊的双眼,望着何自臻满是感慨道,“偏执、刚硬、宁死不折,跟我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让我也不由回想起了从前的那个自己……”

    “学生一直在努力,一直再向着教官看齐!”

    何自臻身子一挺,正襟危坐,面色庄严的说道,“只不过学生跟教官比还差的远,仍需努力!”

    “跟我看齐,跟我一样躺在轮椅上当个十年的废人吗?!”

    向老有些自嘲的叹息了一句,望着何自臻的眼中散发着一股柔和,轻声道,“自臻,我不想跟你过多接触,其实就是想让你摆脱我对你的影响,当初,要是我不一意孤行,非要将神木组织的人追到倭国境内斩杀干净,那份文件或许就能找到,而我也不至于被小人所害……同样,这次你要是不那么偏执,及时带着自己的队员撤离,或许,也就能避免如此多的牺牲!”

    何自臻闻言身子猛地一颤,满脸震惊的望着向南天说道,“向老,您……您都知道了?!”

    向南天说的没错,其实这次边境冲突,要是何自臻能够及时叫着自己的人撤离,压根不会产生这么大的伤亡。

    “我当然知道了,你的事,每一桩,每一件,我都清清楚楚!”

    向南天冲何自臻笑了笑,自眼底散发出了一种关切的神情。

    何自臻咬了咬牙,想起那些死去的兄弟,眼眶中再次浮起了一层泪水,冲向南天说道,“向老,您知道那帮杂碎做了什么吗?他们连襁褓里的孩子都不放过,那个村子里三岁以下的孩子,死在他们手里的,不下十个!”

    何自臻说话的时候拳头捏着的咯叭作响,额头上青筋暴凸,无比沉痛的说道,“那是我们华夏的孩子啊,是我们华夏的未来啊,所以,我不后悔,倘若再来一次,我和兄弟们仍会一往无前,誓死也要将他们赶尽杀绝,我唯一痛惜就是,死的,不是我何自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