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685章 农夫与蛇
    林羽闻言微微一怔,略感意外,随后嗤笑一声,冷声道,”要是像是司玄医门这种组织都能够登上大雅之堂,在华夏中医界占据重要的地位,那当真是天大的笑话,中医的耻辱!”

    通过先前玄医门的一些举动,林羽能够看出来,玄医门有重出江湖,重新主导整个中医界的想法。

    所以这次募捐活动可能不只是楚云玺想要抢风头,玄医门可能也同样希望通过这次活动宣扬自己的名声,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是啊,妈的。我听说这小子好像要捐十位数,真是拼上了!”

    李千珝也忍不住愤恨的骂道,”要不是现在是我们企业的关键时刻,我怕资金链出问题,我一定比他捐的多!”

    虽然听起来十个亿对于他们这些华夏知名的大企业不多,但是这可是捐款啊,而且跟以往捐款不同的是,这次捐款的金额是捐给军方的,是要当天一次性捐出来的!

    在以往的募捐活动中,企业捐款一次性能够达到上亿的,几乎都寥若星辰,而且这些所谓的上亿捐款,都是需要分期付款的,有的企业甚至一拖拖好几年。

    所以能够一次性拿出十个亿而丝毫不影响自己公司运作的企业。放眼整个华夏都找不出几个!

    就连李氏集团这种”京城第一大商业集团”都无法做到这点,一是因为他们前期投入生物工程项目花了太多的钱,借了太多的银行贷款,二是因为整个生物工程项目还未建完,设备购买,人员配备,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而且很快林羽通过《三玄精义》研制出的那种药就要批量生产了,也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撑,所以李千珝在详细的计算之后,现在能够一次性拿出而且对自己影响不大的金额,也就是三五个亿。

    其实这个捐款金额在京城一众企业家中,已经属于尖峰了,但是没成想楚云玺上来就十亿起步。他们实在无法跟楚云玺相抗衡!

    ”是啊,这么多钱确实挺出人意料的!”

    李千影也不由皱着眉头狐疑道,”据我所知,云玺集团在投建了生物工程项目之后现金流方面也有些吃紧,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手笔的!”

    ”是啊,我也想不通啊,他们难道就不需要花钱上设备吗?!”

    李千珝满脸不可思议的喃喃道。他是企业老总,自然知道经营一个企业有多困难。

    ”应该是玄医门在背后帮他!”

    林羽眼睛微微一眯,语气肯定的说道。

    十个亿对于华夏任何一家企业而言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是对于玄医门这种喝人血吸人髓,赚了不知掉多少昧心钱的组织而言,可能算不了什么!

    这种视金钱如生命的组织能够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进行捐款,也实在是”难得”,看来这玄医门是铁了心想借这次募捐活动打出名头!

    ”家荣,要实在不行,我再想想办法,看看我爸能不能跟他以前的老朋友也借借,咱起码得压过这小子!”

    李千珝气呼呼的说道,他知道,这一次跟楚云玺之间的较量,很有可能直接关系到李氏生物工程项目以后的发展!

    虽然现在楚云玺的生物工程项目规模要小一些,但是有了玄医门的帮助,已经初步具备了跟他们李氏集团叫板的能力,要是在这次募捐活动上打出名声,他们李氏集团再想压住楚云玺他们就难如登天了!

    所以李千珝不希望这次募捐活动成为一个转折点,就算拼上身家性命,他也要跟楚云玺争上一争!

    ”李大哥,我再重申一遍,我们这次主要目的是为了尽自己的一点心意,是为了让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九泉之下能够得到安息!是对他们为保卫我们和国家所自发的贡献出的一丝敬意!不是用来攀比高低,敌来我往的一种较量!否则,就是对他们的一种不尊重!”

    林羽显然对此不同意,面色沉重的冲李千珝说道,”所以,捐款这件事,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就好,不管捐多少,我们都坦坦荡荡,问心无愧,这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楚云玺把这次烈士活动作为一种营销手段的行径,林羽也是打心眼里厌恶。甚至觉得玄医门用搜刮民脂民膏的钱来捐款,都是对保家卫国的烈士们的一种侮辱!

    李千珝听到林羽这话面色陡然一变,郑重的冲林羽点点头,说道,”家荣,你说对,如果做善事掺杂了功利主义,一切就都变味了,我们胸怀坦荡,仰天无愧,这就够了!”

    林羽笑着冲他点了点头,笑道,”一会儿我吃完饭也跟周辰、玉轩和薛沁他们说说,看这次他们能不能也报上名。参加这次活动,为这些烈士尽点心意!”

    ”那这你可得早说啊,据说这次名额可是有限的,这个钱,也不是谁想捐就能捐的!”

    李千珝赶紧笑着提醒了林羽一句,接着招呼着林羽吃菜。

    吃饭的时候李千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千影低头一看,面色瞬间一黑,一把把电话给挂了。

    但是很快,她的手机又再次响了起来,李千影再次挂断,紧接着电话再次响起,李千影这次直接把手机给关了机,用力的往桌上一拍,显然极为不悦。

    李千珝见到这一幕不由有些疑惑,问道,”千影,这是谁给你打电话啊,看你怎么这么大的气性啊?!”

    ”还能有谁,严伦呗!”

    李千影气呼呼的说道。

    ”严伦?!”

    李千珝闻言面色也瞬间一沉,冷声道,”怎么,他还在追你吗,前段时间你不是已经跟他说的很明白了吗?!”

    ”是啊,可是他不依不饶的,烦死了!”

    李千影十分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句,秀气的眉毛紧皱在一起,满脸的厌恶。

    林羽闻言咧嘴一笑。说道,”千影,是你的追求者吗?其实要是有合适的,你……你应该考虑考虑……”

    林羽说这话的时候心虚的厉害,他知道李千影对自己的情意,怕她深情空许,所以劝李千影多考虑考虑自己身边的追求者。

    李千影听到林羽这么劝她。内心陡然间针扎般的一疼,咬了咬嘴唇,刚要开口说话,但是李千珝突然抢在她前面无比气愤的说道,”考虑他?!狗屁!我妹妹就是一辈子不嫁人,我也不会让我妹妹嫁给他!”

    林羽见李千珝如此激动气愤,不由有些意外。好奇道,”李大哥,这个严什么……人品不好吗?!”

    ”何止不好,简直就是烂透了!”

    李千珝越说越来气,怒气冲冲的说道,”这是我见过最人渣的人,就这么跟你说吧,比楚云玺都人渣,可见他有多人渣!”

    此时远在云玺集团办公室的楚云玺连声打了几声响亮的喷嚏,一边拿纸擦着鼻涕,一边念叨道,”娘的,是不是谁骂我啊……”

    林羽见李千珝如此生气,顿时有些好奇,看李千珝如此生气的模样,似乎这严伦对李千影做过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家荣,你也不是外人,我就跟你直说了吧,京城在很久之前,也有一个大家族,叫严家。你知道吗?”

    李千珝沉着脸说道。

    ”严家?!”

    林羽皱着眉头想了想,接着连连点头,说道,”有印象,有印象,据说是以前的大家族,后来没落了是吧?!”

    当初他刚来京城,汤浩带他去酒吧玩的时候,跟他讲过京城的这些大家族,其中就有这个严家,说这严家在京城也是排的上号的家族,只不过后来不行了。

    ”对,对!”

    李千珝急忙点头,说道,”这严家没落之前,我们家跟他们家就有过一段婚约,有些类娃娃亲,都是家里长辈定的,毕竟大家族之间联姻,这种婚约也很常见!”

    李千珝说着望了眼一旁低着头的李千影,虽然他没明说,但是林羽能够猜到,这婚约多半是给李千影和那个严伦定下的。

    ”后来他们家没落了,我们家也没嫌弃他们,我爸还是坚持按照约定要跟他们家联姻,而且千影对他也确实有那么一些好感!毕竟小时候一起玩过嘛!”

    李千珝继续说道。

    一旁的李千影面色红了红,急忙摇着头咬牙否认道,”谁对他有好感了。那时候年轻,不……不懂事……”

    不知道为什么,她哥哥在林羽面说她喜欢过别人,她突然有种”出轨”的自责感。

    林羽倒是坦然一笑,冲李千珝问道,”李伯伯果然重信守诺,在这种时候李家还能信守婚约,那严家肯定十分高兴吧?!”

    ”那是当然,他们能不高兴吗?!”

    李千珝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眼中几乎都要喷出火来,”我爸这相当于雪中送炭啊,而且还答应帮着严伦重新把事业坐起来,严伦和整个严家那是感激涕零,严伦甚至都给我爸可过三个相投。但是当时两个孩子还都不够年龄,所以也没法登记结婚,这也让我妹侥幸错过了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林羽点点头,这么听来,这件事确实有些年岁了。

    ”在我们的帮助下,严家也渐渐有了起色,但是后来严家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听说了我妹妹生来是昙花命。只有二十几年的寿命,所以他们家立马就与我们家解除了婚约,还说是我妹妹害的他们严家没落!尤其是那个严伦,还骂我妹妹是短命鬼,丧门星,说是我妹妹害了他!”

    李千珝紧紧的攥着拳头,牙齿咬得咯叭作响,要是严伦在他面前的话,他恨不得直接把这小子剁成肉酱!

    林羽闻言也不觉有些气愤,觉得这严家也太不要脸了,在他们家没落的时候李振北给了他们家支持,结果他们回过头来恶言相向,简直就是典型的农夫与蛇!

    林羽扫了眼一旁的李千影,本来以为李千影要么会跟着生气,要么会伤心落泪,但是让林羽意外的是,李千影坐在椅子上,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而且拿起筷子若无其事的开始夹菜吃,能看出来,她内心是真的十分平静。

    ”后来呢?”

    林羽疑惑道。”这严伦又怎么突然间回来追千影了呢?!”

    ”后来严家的主要业务都搬到了海外去,渐渐的也做起来了!”

    李千珝沉声说道,”这个严伦好像在津门开了一家什么公司吧?所以经常来往内地,到了津门都会来京城这里找他的狐朋狗友聚会,这不就听说千影的昙花命已经破解了,而且我们李家现在又在京城商界一家独大,这小子就又想着把千影给追回去!”

    ”确实够不要脸的!”

    林羽笑着点了点头。

    ”所以说。我就是养我妹妹一辈子,也不会让她嫁给这种人渣!”

    李千珝冷声哼道,瞥了李千影一眼,嘱咐道,”以后你提防着他点,我可听说了,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能使出来!”

    对于上流社会公子哥暗中下药的那一套,他可是十分清楚,所以提醒自己的妹妹要格外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