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568章 玄晏金针
    林羽听到他这话眉头微微一蹙,显然有些心惊,没想到这斗篷男竟然连达摩针法都知道,

    回头望了斗篷男一眼,笑道:“不错,上官先生不愧是玄医门的人,竟然识得这达摩针法!”

    他这话里颇有些揶揄的意思,不过斗篷男根本没在乎,急忙凑到跟前,仔细的看了眼林羽所施展的针法,颤声道:“果然,你这用的正是达摩针法里的第二针,对关冲,对不对?!”

    林羽听到他这话神情陡然间变得更加的严肃,他能头看出来,这斗篷男不只懂这达摩针法,而且对这达摩针法还颇有研究,否则不可能一眼就看出来自己施展的是达摩针法的第二针!

    “对关冲,你竟然学会了对关冲……”

    斗篷男望着袁队长肩头的金针,不停的念叨道,显然他对林羽能够用出对关冲针法这件事感到十分的震惊和意外。

    林羽见他这样,忍不住摇头笑笑,接着继续给斗篷男施针,同时双手轻轻揉捏金针的金尾,让自己体内的灵力缓缓渡如斗篷男的体内。

    虽然达摩针法的第五针天地惊不需要以气运针,但是先前的几针全都需要,而且所需要的灵力还不少,好在林羽现在体内的灵力十分充沛,完全够用。

    而在他将对关冲这套针法施完之后,只见袁队长伤口上的异样正慢慢变得浅淡起来,而同时,袁处长原本苍白的脸色也重新变得红润了起来,呼吸很快也渐趋平稳。

    “哎呀,何医生,这医术果然不同凡响啊!”

    “要不说怎么是我们医院的招牌呢!”

    “不得不说,何副院长,当真是名副其实啊!”

    两个外科主任跟几个小护士不停的夸奖起了林羽,毕竟林羽是他们的副院长,所以自然得拍着点马屁,不过他们倒也确实是打心眼儿里敬佩林羽。

    他们这马屁林羽受用不受用不知道,但是赵忠吉倒是挺受用的,昂着头满脸的傲然。

    袁赫见侄子身体转好,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转头望了眼病床前的林羽,眼神有些复杂,他没想到,这何家荣果然名不虚传,竟然真的有这么好的医术。

    林羽见袁队长身体好转了,也松了口气,接着伸手将袁队长肩头的金针拔了下来,同时冲斗篷男笑道,“上官先生,这针法,您学会了吗?!”

    斗篷男见林羽看穿了他偷师的想法,不由面色一红,随后强颜笑道:“何先生,不瞒你说,这达摩针法的前两针针法我倒是了如指掌,但是我现在只能用第一针,而这第二针嘛,则需要足够的内力来运针,说实话,我暂时根本就做不到……”

    他着实被林羽这套针法给震住了,而且见林羽施针完后脸不红气不喘,神色没有丝毫的异样,便知道林羽确实是个顶级的针灸高手,再不敢有丝毫的托大,说话自然也分外的客气真诚。

    “上官先生谦虚了,您平日里事务繁忙,要是专心练习这套针法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林羽淡然的一笑,见这斗篷男说话老实了许多,林羽也便没有再继续的挤兑他。

    “上官先生,把您的金疮药再给袁队长撒上吧!”

    林羽见袁队长已经彻底没事了,便冲斗篷男说道。

    “这……再用我这金疮药,没事吗?!”

    斗篷男面色一变,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问题不是出在这药身上!”

    林羽淡淡的冲他一笑,下意识的瞥了眼斗篷男放在桌子上的罐子,没有把话说明,毕竟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与那罐子有关。

    “好,好!”

    斗篷男答应一声,赶紧让自己的小徒弟替袁队长上药,他自己则过来收拾金针,手法十分的细致小心。

    “上官先生,您这金针,是出自玄晏先生之手吧?!”

    林羽望着斗篷男淡淡的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

    斗篷男听到这话,正在收拾金针的手猛地一颤,满脸惊诧的望向了眼前的林羽,心中宛如惊涛骇浪般惊动不已,自己今天出来碰到的这他妈的到底是个何方神圣?!门主不是说世间医者,除了玄医门,皆是草莽匹夫嘛,这,这他娘的怎么碰到了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而且还无所不知的变态啊!

    “我说的不对?!”

    林羽见斗篷男脸上如此惊骇,不由歪着头有些疑惑的问道。

    “对,对!”

    斗篷男急忙连连点头,苦着脸说道,“何先生,您……您还真是见识广博啊……我自愧不如!”

    要不是他们的门主告诉他这是玄晏先生,也就是撰写《针灸甲乙经》的针灸鼻祖皇甫谧亲手打造的金针,他压根不会知道这金针是什么来头,所以他心里再次被林羽所折服!所以对林羽的称呼也不觉间由“你”变成了“您”。

    “上官先生,你们玄医门果然奇珍异宝甚多,不知道日后我有没有机会能够去神瀚海拜访拜访?!”

    林羽冲他淡淡的一笑,试探性的问道,他知道,既然玄医门放出了玄医门绝迹的消息,那自然不希望有人过去打扰。

    “我们门主要是知道您这种年少有为的高人去我们玄医门,一定会觉得蓬荜生辉的!”

    斗篷男笑呵呵的说道,紧接着他灵机一动,抿着嘴略一沉思,冲林羽说道:“何先生,我看你似乎对玄晏先生的这套金针十分感兴趣啊,要不,我把这金针送给您,您把我那罐子还给我如何?!”

    虽然这金针也是玄医门的珍宝,但是两者相比取其轻,这金针,跟那罐子比起来,分量还是差了些。

    林羽听到这话顿时迟疑了下来,望了眼做工精细,而且用起来无比顺手的金针,接着又望了眼桌上的罐子,突然间有些打不定主意了。

    这金针确实可以说是无价之宝,林羽用起来的时候感觉事半功倍,平日里施展起来略感困难的达摩针法通过这套金针用出来却是如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迟滞,不愧是针灸鼻祖特制出的金针,完全可以适用于任何针法!

    斗篷男见林羽似乎心动了,面色一喜,急忙道:“何先生,您可想清楚啊,玄晏先生一生就只打造过这一副金针,可遇不可求啊,要是您就此错过了,此生恐怕将再也无缘得见!”

    “你说的有道理!”

    林羽蹙着眉头点点头,随后冲斗篷男笑道,“可是我要是答应你的话,那我就上当了!”

    “上当了?!”

    斗篷男面色一变,急忙道,“何先生,此话怎讲啊?!”

    “既然这金针如此贵重,你却仍要用这金针跟我换这罐子,岂不是说这罐子里的东西更贵重?!要是答应你,我不就上当了!”

    林羽冲他淡然的笑道。

    斗篷男面色一苦,语重心长道:“何先生,其实选择这个罐子,对你也不一定是件好事!”

    他有些无奈的摇头叹息道,见林羽铁了心要这个罐子了,也就再没多做劝告,赶紧走到一旁,撕下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些什么,叠好递给了林羽,嘱咐道:“这罐子你拿的时候一定要戴着这副鹿皮手套,这条子,也等你回家之后再看,记住,一定要按照我条子上记载的办,我可是说过的,我们玄医门迟早要从你这把这罐子取回去的!”

    “好!”

    林羽淡淡的一笑,眯了眯眼,不知道这斗篷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还是把纸条收过来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林羽倒是也没急着回去,随后按照医治韩冰的法子,给军情处其他受伤的官兵挨个治疗了一番。

    等到轮番忙下来之后,夜也已经深了。

    “何先生,这次多谢你了!”

    袁赫等林羽忙完,沉着脸冲林羽道了个谢,低声道,“你放心,军情处会记你这次情的!”

    “袁处长能这么讲人情味,那我真的是感激不尽!”

    林羽冲他淡淡一笑,语气有些讥讽的说道。

    他医治这些官兵,并不是看在袁赫的面子上,而是看在自己与军情处的情分上!

    “何先生,你要回医馆吗?!我送你回去吧!”

    谭锴望了眼放在桌子上的罐子,知道林羽一定会先回医馆把这罐子放回去,所以自告奋勇的要送林羽,顺便他也能跟着看看这罐子里放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反正现在韩冰的情况也稳定了下来,他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我也跟着一起去吧!”

    赵忠吉急忙凑过来,嘿嘿笑道:“这么晚了,你们两个大小伙子单独回去不安全,我送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