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513章 老虎回来了,猴子该安稳了
    要知道,服部跟德川学艺这八年的时间里,德川没少给他讲自己当初的那些英雄事迹,其中就包括当年缔神岭一战,以一己之力力挫华夏战神向南天,并且刺伤向南天数刀,而自己毫发无损的战斗事迹!

    而这也是服部一直引以为傲的一点,不管是碰到国内的其他武士和忍者,他都要替自己的师父吹嘘上一番!

    所以在听到向南天竟然敢颠倒黑白,他自然隐忍不了,而且他从未见他师父对任何人有过如此恭敬的神态,现在看到他师父竟然对这个“手下败将”向南天点头哈腰,他自然心里恼怒不已。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他这话说完之后,德川长信吓得脸都白了,二话没说,回身猛的一巴掌扇到了服部的脸上,同时怒声骂道:“混账东西!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种话!”

    话音一落,他再次冲过来照着服部身上连打带踹,一直把服部打的抱头跑了之后,这才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回身哭着脸向向南天讨好道:“向大哥,你别听我那孽徒胡说八道,那些话全是他们帮我吹嘘的,与我本人无关啊!”

    “无妨!”

    向南天倒是很大方的摆手一笑,淡然道,“德川,你应该听说过华夏有句话叫‘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吧?!”

    “听说过,听说过!”

    德川长信满脸汗颜的连声点头,虽然明知道向南天是在说他,但是仍旧只能连声点头附和。

    “那现在老虎回来了,猴子是不是得安稳点了?!”

    向南天歪头笑眯眯的说道。

    “那是,那是!”

    德川长信再次急忙点头,额头上冷汗涔涔,知道向南天这话是在警告他。

    一旁的剑道宗师盟的人见自己的长老竟然对向南天如此毕恭毕敬,惹得他们心头恼怒不已,但是却都敢怒不敢言。

    仅次于德川的第二头目福山此时也是满心疑惑,不知道德川成天吹嘘着自己与向南天不分伯仲,为什么一见面却瞬间就怂成了孙子。

    他知道德川对待有德行的人十分的有礼貌,但是礼貌的也太他妈过了吧!

    所以福山忍不住开始猜测,是不是所谓的“不分伯仲”全是德川自己吹嘘出来的,毕竟缔神岭一战的见证者非常少,而且德川也是在向南天“死了”之后才开始大肆宣扬自己多么多么厉害,自己与向南天多么多么的不分高下,可能事实上德川压根就不是人家向南天的对手,而且极有可能是被完虐的那种……

    他心头不由满腹狐疑,转头打量着向南天,莫非这个所谓的华夏战神当真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毕竟对于德川的能力他是十分清楚的,既然能在剑道宗师盟做到三大长老的位子,那实力绝不是盖的,在整个倭国,除了另外两个长老,可以说几乎是没有敌手!

    德川如此心高气傲的人,竟然对向南天如此恭敬,足以说明向南天的强大,不过既然向南天如此强大,这十年间他为何还要假死,还要隐姓埋名呢?!

    福山一边想,一边两只眼睛滴溜溜的在向南天身上打量个不停,突然他面色一变,发现向南天的裤管被威风拂过,显得有些空荡,风将裤裤腿吹得贴到向南天的腿上,可以看到他的小腿十分的羸弱纤细。

    福山心头一震,忍不住想到,会不会这十年间向南天的毒一直没有解?!而因为长期坐在轮椅上的缘故,所以向南天身上的肌肉有些萎缩?!甚至有可能功力全失?!

    福山越想心头越兴奋,知道向南天之所以“死了”这么多年却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就是为了震慑他们剑道宗师盟,但是倘若向南天此时已经功力全失,那他们还怕他个屁!

    福山扫了眼向南天不算坚挺的胸膛和瘦削的面容,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过出于谨慎,还是打算先试探试探,直接快步走到向南天跟前,笑着说道:“向战神,您好,我在倭国也早就听说过您的大名!仰慕已久,没想到今日一见,老英雄果然器宇不凡,实在让人钦佩!”

    说着他已经朝着向南天伸出了手,显然想通过这次握手试探向南天的实力。

    “过奖了,向某一介武夫,不值一提!”

    向南天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疑有他,接着伸出手跟福山握在了一起。

    但是让他没有防备的是,福山跟他握在一起的手竟然陡然间发力,向南天不由觉得手上传来一股阵痛,他眉头微微一蹙,眼神锐利的望着福山刚要说话,但是福山陡然间收了力道,将手收了回去。

    向南天扫了他一眼,再没搭理他。

    不过福山倒是主动笑呵呵的讨好道:“向老,我们早就听您战力非凡,非常人能敌,但是一直以来我们也都只是听说而已,今天我们剑道宗师盟特地来贵处交流访问,您看能不能给我们露两手,跟德川先生即兴切磋切磋,让我们见识见识,如何?!”

    他这番话说的极快,直接将自己的想法和用意抖了个干净,没给向南天留下丝毫拒绝的余地。

    因为刚才跟向南天握手的时候他特地加了一些内劲,如果向南天每天都在练功的话,向南天体内的内劲自然会不由而然的对他的内劲进行对抗,但是刚才握手的时候,福山根本没有感受到向南天的手上有丝毫的抗力,所以向南天体内的功力绝对已经有了很大的衰退!

    而且刚才他跟向南天握手的时候,特地观察了一眼向南天的手和胳膊,发现向南天的手和胳膊也是精瘦,比腿没好到哪里去,所以更加印证了他刚才的猜想。

    步承和一直未说话的林羽闻言面色不由一变,他们两个对向南天的身体最了解,向南天总共从轮椅上站起来也不过才两三天的功夫,身体肌肉稍显薄弱,甚至连最近本的健康都没恢复,根本就不适合跟人交手!

    以他现在这种身体条件,别说是德川这种高手了,就是随便从站岗的特种部队里拎出一个士兵,他都打不过!

    他们来之前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了,他们原本只想用向南天的地位和威望震慑震慑这帮倭国人,但是没想到这个福山竟然主动提出要求切磋,不得不说他的胆量也够大的。

    林羽刚要开口替向南天拒绝,但是没想到一旁的德川率先转头恼火的冲福山呵斥了一句,“福山,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向大哥是能随便跟人切磋的吗?!我俩之间不用切磋,我对向大哥的实力十分了解,说实话,以我现在的功力,跟向大哥比,多多少少还差那么点火候!”

    他这话说的十分圆滑,既承认了向南天比自己强,可以免去一场比试,同时又把话说的十分委婉,极大的保全了自己的颜面。

    没办法,他知道自己不是向南天的对手,这要是真的打起来,他可能会输的更惨,到时候会更加的丢人!

    说话的时候他还不忘给福山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胡乱说话。

    但是福山仿佛没看到一般,见向南天没说话,心里愈发的肯定自己先前的想法,笑呵呵的说道:“向老,您老就不能给我们一个大开眼界的机会吗?我相信在坐的军情处的一众子弟兵,肯定也想看看您给我们展示展示身手吧,对吧?!”

    “对!”

    军情处的一众军官对于向南天的身体情况根本都不了解,所以忍不住兴冲冲的跟着附和了一声。

    他们绝大部分都是近十年,甚至是近五年招到军情处来的新兵,所以只听过向南天的大名,根本没有见识过他的身手,自然迫切的想见识一番。

    “都给我住嘴!”

    步承冷冷的扫了身后的一众军情处军官,惹不住怒喝了一声,“我师父的功夫是用来杀敌的,不是用来表演给你们看的!”

    一众军官闻言顿时把嘴里的话咽了下去,一个个噤若寒蝉,再没敢说话。

    福山看到步承的反应,愈发的相信自己一开始的想法,向南天,确实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向南天了!

    “福山,你疯了吗?!”

    德川长信面色猛然一沉,一把抓着福山走到远处,怒声低喝道,“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刚才都已经说了,我不是他的对手,你聋吗,非要让我说以他的能力能够完全碾压我,你才能听懂吗?!”

    德川长信气的肺都要炸了,感觉这个福山和自己那个蠢徒弟一样,都是猪一样的队友!

    “是,他是很厉害!”

    福山眯着眼说道,“不过,那是十年前的事情!”

    “十年前?十年前怎么了?!”

    德川长信听到福山这话反而更生气了,沉着脸冷声道:“这十年间我们修炼,他同样也修炼,以他的修为,进步的速度比我们要快的多,所以如今过了十年,我们更不是他的对手了!”

    “你别忘了,这十年间,他可是中了剧毒!毒都解不了,还怎么修炼?!”

    福山冷哼了一声,颇有些嗤之以鼻的说道。

    德川长信听到他这话微微一怔。

    福山趁他发愣的刹那一把将他推开,接着缓缓的走回到向南天的跟前,笑呵呵的说道:“向战神,为什么您一直不答应呢?该不会你自己也认为,会输给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