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512章 老兔崽子,还记得我吗
    军情处的一众军官陡然一愣,反应过来后瞬间哗然一片,欢呼不已!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服部连子弹都伤不了分毫,宛如铁打一般的身子,竟然被林羽一根小小的银针给击倒在地!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原本满脸倨傲的德川和福山看到这一幕面色陡然一变,显得极为震惊,毕竟在平常的训练中,别说是一根小小的银针了,就是一把纯钢打造的武士刀,都无法砍伤服部分毫,这怎么就被华夏一根小小的银针给击倒了呢?!而且还是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对普通人而言,甚至根本都无法将这种细如牛毛的银针扔到服部的面前!

    “服部,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没站稳,自己摔倒了?!”

    德川长信心如芒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急切的冲服部喊了一声。

    但是服部宛如没听到一般,眼珠泛白,身子在地上微微抽动。

    胡海帆等人见状则是长出一口气,与范少将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后满是欣慰的笑了笑,范少将等人禁不住连连摇头,这个何少校,倒真是让人意外,让人惊喜呢!

    “家荣,还不快帮服部先生把体内的银针取出来?!”

    胡海帆见胜负已分,生怕服部再有个三长两短,赶紧冲林羽吩咐了一声。

    “是,首长!”

    林羽接着招呼了两个倭国人,说道,“还不快把你们的服部大佐扶起来?”

    两个倭国人赶紧跑过来一左一右扶住了服部。

    林羽随后又找了一块木板,交给韩冰,示意韩冰双手拿着木板站到服部的面前,将木板对准服部的胸口。

    紧接着林羽暗暗吸了口气,一掌拍在了服部的后背上。

    众人只见一点寒芒从服部胸口射出,“噗”的一声,钉入了韩冰手里的木板上,随后服部便微微喘息了起来,意识也恢复了过来,脸色变得渐渐的红润起来。

    德川长信本来还想胡言乱语一番蒙混过去,但是看到木板上的银针,他一时间语塞,知道再也糊弄不过去,铁青着脸没有说话。

    “德川先生,你喜欢用事实说话,但是现在通过事实看来,你这个徒弟并没有练成什么所谓的‘往生圣体’啊!”

    胡海帆面色平淡,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缓声道,“那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你所谓的‘至刚纯体’抄袭‘往生圣体’也是空穴来风?!”

    德川长信脸上不由青一阵白一阵,随后他面色一寒,走过来狠狠地踹了服部一脚,怒声呵斥道,“混账!我辛辛苦苦给你讲授‘往生圣体’的修炼方法,你修炼未成也就罢了,竟然还就敢用硬气功来糊弄我!”

    服部闻言微微一怔,满脸不解的望着德川长信,疑惑道:“师父,这不是您教我练……”

    “给我住口!”

    德川长信怒喝一声,差点被这个笨徒弟气死,一巴掌扇到了服部脸上,直接打断了服部的话,满脸愠怒道,“你这个混账,到现在了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走,跟我回去面壁思过去!”

    众人见状笑而不语,知道德川长信这是要甩锅给自己的徒弟了。

    说完他便拽着服部往外走去。

    “德川先生,您别急着走啊,我们一会儿的团队交流切磋还没完成呢!”

    胡海帆也没有拆穿,笑着冲德川长信喊了一句。

    “胡处长,改天吧,我得回去教训这个孽徒,没想到他如此胆大妄为,竟然连我也敢骗!我要罚他在师祖面前面壁思过!”

    德川先生回身冲胡海帆说了一声,接着便带着服部急匆匆的往外走去,因为他实在是没脸再呆在这里了。

    福山等人见德川和服部都走了,他们也纷纷起身要走。

    但就在德川和服部经过军情处一众军官所在的位置后,人群中突然传出一个浑厚沧桑的声音,“德川啊德川,这么多年了,你这老兔崽子还是这么没出息,动不动就把责任推给自己的徒弟和部下!”

    德川长信听到这句对他大不敬的话后瞬间勃然大怒,猛地转过头,冷眼扫视着军情处的一众军官,怒声问道,“放肆!谁?!刚才那话是谁说的!”

    胡海帆都不敢这么对他说话,区区一个军情处的军官竟然敢对他如此无礼!

    “我说的,怎么了?!”

    这时从人群中站出来一个身材并不算多高大,但是却十分挺拔的身影。

    只不过这个身影的面容有些苍老,脸上的皱纹宛如刀刻斧凿一般,但是却无法掩盖他眉宇间那股豪迈。

    周围的一众军情处军官纷纷转过头望向这个有些苍老的身影,满脸狐疑,显然都不认识这个老人。

    德川长信在看到这个老人后眉头也是微微一蹙,显然一时间有些没认出来,细细的打量了这个老人一眼,冷声道,“你是什么人,敢对……”

    不过话刚说到一半,他便不由张大嘴巴顿住了,身子宛如石化般僵立在原地,两只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这个老人的双眼,心头竟然不由涌起一丝恐惧!

    纵然这副饱经风霜的面容他已经不记得了,但是这双眼睛他却永远都无法忘记!

    “你……你是向南天?!”

    德川长信声音颤抖无比,最后一个字甚至都已哑然失声,心头除了震惊,同时还涌起了一股恐惧感!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向南天在十年前身中剧毒已经死了!

    他内心一直在否定着这个事实,但是那双眼睛确实骗不了人的,那种沉稳狠决的眼神让人不寒而粟,不是向南天还能是谁!

    周围的一众军情处军官见德川长信反应如此激烈,不由都有些纳闷,纷纷好奇的在向南天身上打量着,不知道这位老人到底是什么人。

    因为德川长信喊向南天名字的时候几乎是从喉咙眼儿里喊出来的,所以他们都没有听清。

    “师父,他是谁?!”

    不过站在德川长信身旁的服部倒是听的极为清晰,满脸惊诧的望着德川长信问道,“他……他就是向南天?!您以前说过的那个什么战神向南天?!他不是死了吗?!”

    服部这话倒是说的一清二楚,周围一众军情处的军官顿时哗然一片,无比的震惊,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向南天,议论纷纷。

    “战神向南天?怎么可能,战神不是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吗?!”

    “对啊,我听说是中了什么厉害的毒来着,无药可救!”

    “莫非战神根本就没有死?!”

    “不可能吧,我记得当初是官方发布的消息啊……”

    胡海帆和范少将等人听到众人的议论面色也是猛然一怔,互相看了一眼,显然有些不敢相信,立马起身朝着向南天这边走了过来。

    对于向南天还在世的事情,他们也是不知情的,上面的高层连他们也瞒住了,所以在听到向南天的名字之后也是愕然万分。

    等他们看清向南天的面容之后,不禁满是狐疑,发现眼前这老人容貌确实跟战神年轻时候有些相像,但是却又不尽相同。

    毕竟已经过了十年之久,而且这十年间向南天几乎每天都在饱受剧毒的折磨,这种剧毒让他身上的肌肉萎靡的厉害,所以相貌也难免有些变化。

    “德川,看来十三年前缔神岭那一战,我刺你那几刀,并没有给你长太大的记性啊,你竟然连我也认不出来了!”

    向南天望着德川长信淡淡的说道。

    “是你,果……果真是你!”

    德川长信听到向南天提起缔神岭一战,身子猛地打了哆嗦,心头再次涌起一股恐惧感,两只眼睛满是震惊的打量着眼前的向南天,见向南天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心中大惑不解,对于向南天中的毒他可是一清二楚啊,神木家的奇毒号称天下无人可解,可是这向南天怎么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了呢!

    “您,您果真是向南天向老?!”

    一旁的胡海帆在确认眼前这个老人是向南天后也是激动不已,眼中甚至不由涌起了一层热泪。

    “亏我当年还教过你,兔崽子,连自己的教官都不认识了!”

    向南天望向胡海帆,颇有些嗔怪的责骂了一句。

    普天之下,敢骂华夏军情处一号首长兔崽子的,除了向南天,还能有谁!

    “向老,您……您老……”

    胡海帆此时已经辨认出了向南天的声音,知道这确实是向南天无疑,眼眶中不由噙满了泪水,激动地话也都已经有些说不出来了。

    “向老,我们不是认不出,我们是不敢认啊!”

    一旁范少将的眼中也噙满了泪水,满怀激动。

    他们从上头接到的命令,说是向南天已经死了,而且这十年间向南天确实音信全无,现在就算十年前的向南天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敢认,更不用说眼前这个面容苍老的向南天了。

    “看来让你们失望了,我这把老骨头还活着!”

    向南天笑呵呵的傲然道,“而且还活的很好!”

    他这话虽然是对着胡海帆和范少将说的,但是余光却下意识的瞥了眼一旁的德川长信。

    “向老,您这话可折煞我们了,得知您老还活着……就算让我现在去死,我也心甘情愿!”

    胡海帆神色肃穆,强忍着眼中的泪水,说话间,他一直双手扣腿,站的笔直直,宛如一个新兵见到了自己的教官。

    “别说胡话,你不能死,而且也死不了!”

    向南天笑着望了他一眼,说道,“军情处还需要你领导着继续发展壮大呢,省的什么蚂蚱啊,跳蚤啊,都敢跑到我们这一亩三分地上来蹦跶上几蹦跶!”

    说着他转过头望向德川长信,眯眼笑着寒声道:“德川,你说我说的对吗?!”

    德川听到向南天话中的寒意,身子猛地打了个寒颤,知道向南天这话是意有所指,不过他也不敢反驳,急忙点头道:“是,是,是!”

    随后他眼珠一转,接着面容一凄,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满脸动容道:“向……向大哥,真没想到您……您还活着,老弟我,我真是激动万分啊!老天保佑啊!”

    看他的样子,听他的语气,似乎他也因为向南天没死而感到十分的欣喜和兴奋!

    一旁的服部见师父对向南天如此恭敬,不由错愕万分,立马站出来急切的说道:“师父,您为何对您的一个手下败将如此恭敬,当年缔神岭一战,您不是跟我讲过吗,您刺伤了向南天数刀,而您自己毫无发无损吗?刚才他故意颠倒事实,胡言乱语,您怎么能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