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484章 同门相残
    因为抄了近路,又加上林羽心中急切,拼上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所以总共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林羽便赶到方才出事的地点。

    不过他也没有急着冲到跟前,而是蹲在路旁的草丛里仔细观察着路上的情形。

    此时枪声已然小了下来,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而路上的一辆轿车突然撞开前面挡路的几辆轿车,迅速的朝着前面快速的狂奔了出去,不过很快就有另一辆车快速的追了上去。

    林羽见状心头一动,正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突然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快速的翻过护栏,跳下马路,往荒草地里狂奔了过来。

    林羽仔细的一看,立马便确认那个人影就是张佑偲!

    而张佑偲跑出去没多远,后面立马跟上了两个身影,因为两人都身着黑衣,而且脸上似乎也都戴着面罩,所以黑暗中林羽根本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只能看到两个身影急速的追着前面的张佑偲。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断定的是,通过这俩人的身手,他能看出来,他们两个也都精通玄术!

    如果被这两个人追上,那绝对够张佑偲喝一壶的!

    因为林羽跟张佑偲有过节,所以他根本没有帮张佑偲的打算,回头望了眼马路的方向,准备起身去追路上驶走的那两辆车,他觉得那两辆车里多半有玫瑰。

    但就在他准备转身的刹那,突然间闻到空气中再次传来了那股淡淡的香味!

    不过因为下着小雨的缘故,这种香味显得若有若无,但林羽还是闻到了。

    他身子猛地一怔,回头朝着刚才掠过去的那两个人影望去,发现这股香味正是来自那两个人影!

    莫非其中有一个是玫瑰?!

    林羽心头一颤,立马快速的追了上去。

    因为远离了马路,加上又下雨的缘故,所以此时视野非常差,林羽只能看到前面的两个身影,已然看不清张佑偲所在的方位,不过他知道,只要跟住这俩人就可以了。

    又跑了几步,前面便出现了一片林子,林羽冲进来之后,发现这里面的视野更差,差到几乎只能看清眼前数米的距离,至于一开始他跟踪的那两个人影,早已没了踪迹。

    林羽顿时紧张了起来,转头四下寻找着这两人的身影,但是根本看不清,而且此时雨也已经下大了几分,空气中那股香味早已经无迹可寻。

    而雨滴打在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让他根本听不清周围的声音。

    他略一迟疑,试探的往树林里面走了走,同时小心的观察着四周。

    “砰!”

    这时远处一阵响动传来,只见树林的深处突然间爆发出了一道火光!

    林羽眼前一亮,极速的朝着那团火光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到了跟前猛地停住,发现已经到了树林的边缘。

    而此时树林外面已经有三个身影缠斗在了一起,因为旁边有条河,光线比林子中稍微强了一些,不过能见度还是很低。

    虽然看不清他们三人的模样,但是林羽能够辨别出张佑偲的身影。

    此时张佑偲手里此时所使用的大概是一把军刺之类的东西,应对着前面两人的攻势,显得有些吃力。

    显然这个军刺是他临时拿来的武器,用的一点也不顺手,而且在两人的夹击之下,他脚步愈发的踉跄。

    林羽耐着心思观察着他们打斗,没急着露头,打算静观其变。

    终于,几个回合之后,张佑偲有些招架不住了,被其中一人一脚踹到了胸口,接着他顺势倒在地上,身子一翻,立马一伸手,急声道:“先等一等,玫瑰,你听我说,你弟弟死的事我真不知情,绝对不是我干的!”

    林羽听到这话心头猛然一动,玫瑰?!

    竟然真的是玫瑰!

    他心里猛地一紧,不由有些意外,没想到事实与他刚才的猜测正好相反!

    玫瑰不只跟张佑偲不是一伙儿的,而且显然还要置张佑偲于死地,方才林羽从玫瑰两人的招式里看出来了,每一招都力道十足,而且招招致命!

    听到张佑偲提到玫瑰弟弟的事,林羽不由心头疑惑,莫非玫瑰弟弟的死,跟这个张佑偲有关系?!

    或者说,张佑偲就是那个真正的变态杀手?!

    但是他厉害归厉害,不过还不至于厉害到让玫瑰感到恐惧吧?!

    林羽也没急着站出来,打算听听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你干的还能是谁干的!”

    这时玫瑰冰冷的声音传来,接着她身子陡然间窜出,鬼魅般绕到了张佑偲的后背,手里的短刀直去张佑偲的后心,张佑偲察觉到危险,猛地转身将这一刀格挡住,但是此时另一名黑衣人已经一刀割中了他的小腿,张佑偲惨叫一声,一个趔趄扑倒在了地上。

    玫瑰见状手里的短刀一翻,狠狠的朝着张佑偲的身子扎了下去。

    张佑偲反应倒也迅速,立马一转身子,躲了过去,咬着牙恨声道,“玫瑰,我再跟你说最后一次,那孩子不是我杀的,而且师兄前两天就已经在我们家了,此时他正在赶来的路上,要是被他知道你竟然敢同门相残,那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林羽听到这话微微一怔,显然有些意外,原来玫瑰和张佑偲是师出同门啊!

    “同门?!笑话!你们何时把我当做过同门!”

    玫瑰突然有些讥讽的嗤笑了一声,随后声音一冷,沉声道,“别说凌霄来,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今天也得死!

    身子陡然间飞奔出去,同时手中甩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只见那符纸在空中火光一闪,陡然间燃尽,而与此同时,玫瑰的身影则陡然间分成了两个,一左一右的朝着张佑偲冲了上去,将他的退路全部封死。

    张佑偲面色一变,知道玫瑰用的是玄术里的一招障眼法,他立马闭上眼睛,仔细一听,发现只有左边的那个人影带有响动,他立马脚下用力,身子猛地朝着右边扑了过去,立马便将玫瑰的这招障眼法给破除了。

    但是此时与玫瑰一起过来的那个黑影已经冲了过来,手里的匕首狠狠的刺向了张佑偲的脖颈。

    张佑偲大惊之色,身子猛地一弯,一叠,正好将这一刀躲了过去。

    随后他猛地起身,再次作势要往刚才的树林里冲。

    此时他已经看出来了,要是硬拼下去,他根本不是玫瑰俩人的对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抓紧逃走!

    林羽见他要跑,立马从地上抠出一块儿石头,陡然间一扬手,石头快速射出,正中张佑偲的脚踝。

    张佑偲只感觉脚下一疼一麻,身子一个踉跄扑到了地上。

    “拿命来!”

    玫瑰猛然一喝,身子骤然间扑倒跟前,一刀朝张佑偲身上扎来,张佑偲双手撑地,猛地一窜,虽然避开了要害位置,但是大腿处还是被玫瑰硬生生的扎了一刀。

    玫瑰手下没停,另一只手里的短刀也猛地落下,一刀扎到了张佑偲的另一条大腿上!

    “啊!”

    张佑偲顿时双手抓着大腿发出了一声惨叫,声音颤抖的说道,“玫瑰,我说了,你弟弟不是我杀的!”

    “不管杀我弟弟的是不是你,你都得死!”

    玫瑰声音里带着满腔的愤怒,冷声道,“你放心,等杀了你,我就去杀了那老东西!”

    话音一落,她一把抓出右手的短刀,一个箭步欺身上前,手里的短刀狠狠的扎向了张佑偲的脖颈。

    但眼看她手里的短刀就要扎入张佑偲的脖颈,一个身着白衣的身影不知从何而来,手里抓着一把戴着剑鞘的法剑,叮的一声格挡住了玫瑰下落的这一刀。

    紧接着那个人影猛地将剑一挑,玫瑰只感觉手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胳膊不受控制的猛地一扬,身子也立马噔噔往后退了几步。

    那白衣人再次往前一走,一剑鞘击打在了玫瑰的腹部,玫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而跟玫瑰一起的那个黑影见状立马冲了上来,快速挥舞着手里的短刀跟这个白衣人缠斗在了一起。

    不过白衣人显然能力更胜一筹,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抓着法剑格挡着男子的攻势,瞅准机会,一剑鞘打在了黑影的坐腿上,“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黑影瞬间扑倒在了地上。

    “师兄,你来了!”张佑偲看到白衣人后面色大喜,陡然间长松了一口气。

    “望棣!”

    玫瑰见黑影被打倒在地,顿时急了,立马冲过来要扶他。

    但是那白衣人已经挡在了她身前,玫瑰一咬牙,手里的两把短刀翻飞,拼尽全力朝着白衣人攻了上去。

    “竟敢对自己的师兄痛下杀手?找死!”

    白衣人冷哼一声,手里的法剑一转,立马朝着玫瑰迎了上去。

    虽然玫瑰已经用出了全力,但是仍旧不是这个白衣人的身手,几番拆招过后,白衣人一脚将玫瑰踢了出去。

    他这一脚踢的非常重,以至于玫瑰被踢飞之后捂着肚子半天没爬起来。

    林羽心头一动,紧紧的攥住了拳头,准备要冲出去。

    “师妹,就凭你这两下子,也想跟师父作对?!”

    白衣人冷笑一声,接着将手里的法剑指向了玫瑰,沉声道,“既然你那瞎子弟弟死了,你这么痛苦,那我就送你下去陪他吧!”

    “你说过,只要我按照你的吩咐做,你就不会杀他的!”

    玫瑰双眼死死地瞪着白衣男子,满腔怒火,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是,但是我当时说的是,你死了,我才不会伤害他啊!”

    白衣人无所谓的笑了笑,语气轻松道,“既然你没能履行承诺,那你弟弟自然就要替你死了!”

    “我杀了你!”

    玫瑰嘶吼一声,身子陡然间窜起,但是白衣人手中法剑一转,狠狠的击打在玫瑰的腹部,玫瑰身子再次飞了出去,身子在地上滚了几滚,呼吸微弱,已经发不出声音。

    白衣人冷冷的瞥了玫瑰一眼,呛的一声将手中的法剑拔出,森寒的剑身泛着冷光,在黑夜中都是那么的显眼。

    “师妹,这一切都怪你自己,如果当初你按照我的吩咐,杀了何家荣,那你弟弟就不会死了,你也不会死了!”

    白衣人冷哼了一身,接着将剑尖对准了玫瑰。

    玫瑰轻轻的闭上了眼,嘴角反而流露出了一丝笑意,其实,现在死对她而言,是一种解脱,而且死后,她就可以见到自己最疼爱的弟弟了。

    只是唯一遗憾的是,死前没能再见那位何先生一眼,也再没机会跟他道上一句珍重。

    “这事不能怪她,杀我可没有那么容易的!”

    此时林羽背着手,缓缓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望着白衣人淡然道,“不信的话,你可以亲自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