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450章 争风吃醋
    林羽抱着玫瑰冲进医馆后径直抱着她进了内间,将她放置在诊床上,而叶清眉和江颜此时已经端了一盆清水走了过来,她们虽然内心都好奇这女的是谁,好奇发生了什么,但是她们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救人要紧!

    “帮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去,将血清洗干净!”

    林羽沉声说道,接着立马转身快速的走出去,去了药房。

    叶清眉和江颜赶紧找出剪刀,连忙将玫瑰伤口处的衣服剪开,随后用毛巾蘸着温水给她清洗了清洗身上的血迹。

    因为韩冰给的那管药膏发挥了效用,所以玫瑰的创口此时已经愈合了一些,但是血糊糊的创口看起来仍旧有些可怖。

    江颜倒是没有任何的异样,面色坦然,虽然她是内科医师,但是这种外科的手术以前也接触过,这点小伤,对她而言并不算什么。

    叶清眉却有些不适应,看了眼皮肉外翻的血红色伤口,不由心头一毛,面色煞白。

    江颜见她这样轻声道:“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好!”

    叶清眉摇摇头,还是坚持留下来帮江颜。

    “厉大哥,进来帮帮忙!”

    林羽此时已经在药房挑选出了十余种药材,将厉振生喊过来之后,便推给了他,让他全部研碎成药末。

    随后林羽从药柜中取出一个装有液体的小药瓶,拿上自己的龙凤银针,走回到诊室之后,便看到玫瑰已经赤裸着上身躺在了病床上。

    玫瑰的皮肤有些白皙,白皙的有些苍白,显然是失血过多的现象。

    在此之前,这个女人向来都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仿佛对外界带着浓重的戒备之心,林羽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次看到她丰满的胴体,竟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她有些失血过多,需要尽快输血!”江颜赶紧冲林羽喊道。

    林羽点点头,接着一步跨到玫瑰跟前,将玫瑰的头部扶起来,将自己手中的药水尽数灌进了她的嘴里,说道:“这药水具有补气回血的效用,很快便能见效!”

    随后林羽再次将她放躺在床上,取出自己的银针,利落的在玫瑰身上扎了二十余针辅针,接着选出一根长针,手在玫瑰胸口略一丈量,确定好归门穴之后,立马将灵气汇集到银针上,迅捷的扎入了玫瑰胸口的归门穴!

    只见原本气若游丝的玫瑰突然间身子一颤,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

    林羽没敢有丝毫的停歇,手始终在银针上面轻捻着,持续保证着灵力的输入。

    “先生,药研磨好了!”

    此时门外的厉振生喊了一声,他知道自己不方便进去,所以便拿着药等在了门外。

    叶清眉闻言赶紧跑出去将药粉拿了进来,回来后再次将门锁死。

    “颜姐,将药粉全部撒到手掌里,铺盖到她的伤口处,按压十分钟,不要松手!”林羽赶紧跟江颜说了一声。

    江颜点点头,赶紧按照林羽说的将药粉倒在手掌上,接着捂在了玫瑰的伤口处。

    随着时间的推移,玫瑰的面色渐渐的缓和了下来,脸上红润如常,呼吸也变得平稳了许多。

    林羽这才松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手腕,见脉象变得平稳起来,便将她身上的银针取了下来。

    “只要她能熬过今晚,应该就没事了!”林羽长呼了口气,说道。

    接着他又将一些药粉撒到了玫瑰几近愈合的创口处,用绷带帮她包扎好,随后取过一件自己的薄毛衫,套在了她的身上。

    “家荣,她是什么人啊?!”

    江颜见玫瑰情况稳定了下来,这才有些纳闷的问道。

    林羽略一迟疑,随后摇头苦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

    他现在细细想来,才发现自己其实对玫瑰的一切都不了解,甚至连她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

    林羽望着病床上的玫瑰眯了眯眼,若有所思,随后转头冲江颜和叶清眉说道,“学姐,颜姐,你们俩回去吧,现在没事了!”

    “不用了,过一会儿天都要亮了,我在这里守着她吧!”叶清眉轻声说道。

    “我也不回去了,反正我明天休息!”江颜冲林羽关切的说道,“你去睡会儿吧,你一晚上都没合眼吧?”

    她也并没有怪林羽今晚上出来也没告诉她实情,她知道,林羽是不想让她担心。

    林羽点点头,也没拒绝,接着跑到了厉振生那屋准备睡一会儿,结果刚躺下韩冰就给他打来了电话。

    “怎么样,救过来了吗?”电话那头的韩冰低声问道。

    “算是救过来了吧,看她能不能挺过今晚了!”林羽并没有把话说的太满。

    “那你可要把她看好了!”韩冰冷声道,“虽然我刚才仔细的想过,你说的可能是对的,但是起码她也具有一定的嫌疑,而且她的身份也很可疑,所以在事情弄清楚之前,你决不能让她逃走!”

    “放心吧,这个我知道!”林羽定声回道。

    “需要我派人过去帮忙吗?”

    “不用了。”

    “那好,明天早上我过去找你!”韩冰说完这才挂断了电话。

    林羽盯着天花板思考了一会儿,随后才缓缓的睡去。

    叶清眉和江颜坐在玫瑰身旁一直待到了天亮,见她的体温已经退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

    江颜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清眉,你先看着她,我出去买点早餐!”

    “好!”

    叶清眉点点头,等江颜出去后,她取过一套湿毛巾,细细的替玫瑰擦了擦脸,擦着擦着,她突然发现玫瑰原本正常起伏的胸口突然间沉寂了下来,似乎没有了呼吸一般!

    她面色不由一惊,慌忙伸手探向玫瑰的鼻头,突然发现玫瑰竟然没了丝毫的鼻息!

    她心头一颤,无比震惊,不明白刚才还好端端的玫瑰怎么突然间就失去了呼吸。

    叶清眉来不及多想,立马转身跑了出去,同时惊声喊道:“家荣!家荣!不好了!”

    林羽听到动静后猛地一个机灵从床上翻身跃起,接着立马往外跑去,正好与慌慌张张的叶清眉撞了个满怀。

    林羽一把抓住她的双肩,急忙问道:“出什么事了,学姐!”

    “那个女人她……她没气了!”叶清眉声音颤抖的说道。

    “没气了?!”

    林羽闻言面色也猛然一变,满脸的不可置信,立马冲了出去,叶清眉紧跟着了上去。

    林羽一进屋,便看到玫瑰的身子确实停止了起伏,急忙将手探到了玫瑰的鼻间,发现她已然没了呼吸!

    “怎么可能呢?!”

    林羽心里猛地一沉,急忙伸出手在玫瑰的手腕上试探了一下,接着眉头一皱,满脸惊诧,发现玫瑰的脉搏跳动的还算正常,不像是有问题,但是她的呼吸的的确确是没有了。

    “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林羽急忙回头冲叶清眉问道。

    “就在刚刚,我给她擦脸的时候……”叶清眉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显得焦急不已。

    “可是我试她的脉搏,好像没有问题啊!”林羽此时也满脸慌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玫瑰身体机能全部都没问题,但是却唯独没有了呼吸,简直是匪夷所思!

    “莫非我昨日伤到她的肺部了?”林羽额头上冷很直冒,细细的回想着,喃喃道,“不可能啊,我根本没有打中她的胸口啊!”

    说着他再次伸手在玫瑰的脖子上摸了一下,这时一只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用力的把往下一拽,他一个立足不稳,差点扑到了玫瑰身上,好在他反应及时,用双手撑在了床上。

    而此时,病床上原本没了呼吸的玫瑰突然搂住了林羽的脖子,她原本紧闭的双眼也陡然间睁了开来,重新恢复了生机与光彩,眨也不眨的望着林羽,一双漂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喜忧参半。

    “你……你醒了?!”

    林羽微微一怔,随后面色大喜,他就说嘛,他昨晚配制的药疗效十足,怎么可能会害死她呢?

    原来是这个女人故意装死戏弄人呢!

    他不由有些无奈,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玫瑰差点都要死掉了,刚想过来,竟然还有心思跟他搞这种恶作剧……

    “小弟弟,我手里要是有武器的话,你现在已经死了!”

    玫瑰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冲林羽媚眼如丝的笑道,“你呀,总是心太软……是不是因为我太迷人了啊?”

    “昨天差点死掉的,好像是你吧!”

    林羽有些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接着作势要起身,但是玫瑰的双手紧紧的扣在一起,不让林羽起来,冲林羽笑道:“你刚才那么紧张,你是不是真的害怕我会死掉啊,那样,你可能就要想念我一辈子喽……”

    说着她眯起眼,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欣慰之情,随后她轻轻一叹,满脸愁容道:“可是,你本不该救我的……”

    “放开他!”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清丽的怒喝声。

    林羽和玫瑰不由转头朝门外望去,只见卖完早餐回来的江颜正站在门口,满脸怒容的瞪着玫瑰。

    玫瑰的眼睛滴溜溜的在江颜身上扫了两眼,心头忍不住感叹,好个标致的美人!

    再看到一旁的叶清眉,知道她们肯定与林羽关系匪浅,玫瑰心头不由觉得升起一丝异样,这个何先生当真是艳福不浅呢!

    “你是谁啊?”

    玫瑰面带微笑的冲江颜眨眨眼,接着头往上一抬,贴着林羽的脸庞,冲江颜笑道:“我想抱就抱,你管的着吗?!”

    “你!”江颜顿时勃然大怒,踩着高跟鞋噔噔的走过来,一把把玫瑰的手拽开,接着扬手就要在她脸上甩一巴掌,但是想到玫瑰是个病人,她的手又陡然间停住了,恨恨道,“我是家荣的爱人,明媒正娶的老婆,你说我管不管的着?!”

    “呀,家荣,你竟然结婚了?!”

    玫瑰闻言面色一变,又气又恼,望着林羽急声道:“那天晚上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