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446章 采摘玫瑰
    短信是韩冰发过来的,上面的八个字写的正是:凌晨一点,采摘玫瑰!

    对于这八个字林羽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很显然,韩冰是在说玫瑰上钩了,而抓捕她的时间,就定在了凌晨一点。

    想起那个妖艳女人的面容,林羽又忍不住心头酸涩,现在想来,自己跟她相处的那几天,宛如梦境一般,那么的不真实。

    “家荣,你怎么了?”李千珝见林羽有些失神,急忙问道。

    “奥,没事!”

    林羽摇摇头,叹了口气,接着面色恢复正常,冲李千影笑道,“走,跟我进屋吧!”

    带着李千影进了里面的诊室之后,林羽便把门锁上了,拉好窗帘,让李千影把衣服全部脱掉。

    以前在自己家的时候,李千影觉得很自如,现在一想到是在林羽的地盘,而且外面有那么多的病人看到自己跟林羽单独进来了,她便不由的脸色泛红,有些害羞,费了半天劲才把衣服脱下来。

    不过林羽倒是一脸坦然,而且眉宇间似乎带着一丝兴奋之情,因为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试验一下这种针法,也迫不及待的想替李千影医治好这种昙花命。

    除了能够救李千影一命,这还是林羽对自己祖上的一种超越和发扬光大,他完成了这些连他祖上都完成不了的事情,才没有辱没他祖上传承给他的这一身能力,才是对他祖上最大的回报!

    等到李千影脱好衣服躺在床上之后,林羽扎完一众辅针之后,也没打招呼,毫不见外的伸手往她胸口一按,再次确认起了她的天惊穴,等找到穴道,立马将手里的长针扎了进去。

    这一针他用了十二分的注意力,不管是从力道还是从精准度而言,都无懈可击,所以他自信能起效。

    只见李千影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皮肤的血色也变成了潮红色,显然血液流动加速了起来。

    林羽这才长出一口气,缓缓地将体内的灵力渡入李千影的体内,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跟上次一样,不出两分钟,李千影的身子再次抽动了起来,昂着头张着头,显然呼吸有些困难!

    林羽面色猛然一变,立马将银针抽了出来,李千影这才恢复了正常。

    “李小姐,你没事吧?!”

    林羽急忙冲李千影询问道。

    “没事!”李千影摇了摇头,疑惑道,“刚才你把针扎到我胸口的时候,我只感觉浑身的血液越流越快,似乎都要从我身体里冲出去了一般!”

    这次林羽拔针拔的快,她没有出现大脑缺氧的情况,所以对感觉记得十分的清楚。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林羽望着手里的长针疑惑不已,他这段时间一有时间就研究这针天地惊,自认为已经掌握的十分熟练了,可是怎么还是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何先生,别着急,慢慢来!”李千影立马站起身,凑到他跟前,轻声安慰他说道,“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种命数无人能解,你能让我活到现在已经很厉害了!”

    林羽听到李千影柔和动听的声音给自己打气,心头的阴霾倒是也转身消失,转过头笑道:“那我继续努力!”

    “嗯!加油!”

    李千影下意识的抱住了林羽的胳膊,歪着头冲林羽甜甜的一笑,迷人的双眼宛如月牙般弯起,颇有些祸国殃民。

    林羽看的一怔,只感觉鼻头温热,因为李千影此时似乎忘记自己没穿衣服了,双手挽着林羽,身子也毫不顾忌的贴了上来,那种温热软绵的触感让林羽心头不由狂跳。

    “李小姐,那什么,你把衣服穿上再说话吧……”林羽立马咳嗽了几声,有些脸红的说道。

    “啊!”

    李千影此时也意识到自己忘穿衣服了,见自己毫无顾忌的抱着林羽的胳膊,立马尖叫了一声,满脸通红,猛地转过身抓过衣服快速的穿了起来。

    林羽等她把衣服整理好这才跟着她一起走出去,大厅里的一众病人见李千影面色泛红,满脸羞赧,不由偷笑着议论了起来,似乎感觉到了一丝暧昧的氛围。

    这时一个长相清丽、身材丰腴的少妇突然站了起来,有些害羞的冲林羽喊道:“何医生,你刚才给这个姑娘按摩了吗?能不能也给我按按?”

    她来看了这么多次病,早就对林羽这个小鲜肉觊觎已久了,没想到林羽竟然还提供这种按摩,要是早知道何医生还提供这种服务,她早就对林羽下手了!

    大厅里的病人顿时哄笑一片,林羽有些难为情的笑了笑,歉意的冲少妇摆了摆手。

    等送走了李千珝兄妹之后,林羽便没有再在医馆里多待,借口不舒服回了家,步承也跟着他往回走去。

    到了小区,林羽没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去了步承那里。

    因为他那把纯钧剑放在了步承这里,让步承替他看管。

    步承保存的地方林羽也不知道,每次林羽看剑都是步承先进去帮他取出来,这才也不例外。

    林羽接过那把寒光森森的纯钧剑之后握在手里猛地一舞,龙吟嗡鸣,似带有斩天灭地之势。

    他面带忧郁,想起自己今天晚上就要用这把剑将玫瑰斩杀,心头说不出的沉痛。

    “先生,晚上的任务我跟你一起去吧!”步承看了林羽一眼,冷声道,“如果你下不了手的话,我可以帮你动手!”

    林羽轻轻地摇了摇头,淡淡道:“不必,杀这种大奸大恶之人,我怎么可能会下不去手!”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始终无法将玫瑰与万恶不赦这个词挂钩在一起。

    晚上的时候林羽头一次有些反常的喝了一些酒,跟江颜和叶清眉打了个招呼,说要回医馆研究病历,不回来睡了,便带着步承去了医馆。

    等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韩冰就给他打来了电话,问他准备好了没。

    “准备好了!”林羽故作轻松的笑道,“一直在医馆等你呢!”

    “你现在要是想退出的话,还来的及!”韩冰沉声道。

    “这是我的义务,我为什么要退出?!”林羽认真道。

    “好,那我一会儿到!”

    韩冰挂了电话后没多久便赶到了回生堂,跟她一起过来的还有一辆车,车里坐的正是谭锴,身着一身黑色的特质紧身服,腰上除了配枪和一个布袋,还挂着几把飞刀和匕首状的东西。

    跟他坐在车里的还有三个与他相同打扮的男子,全都是军情处的人,见到林羽后恭敬的叫了一声何少校。

    林羽冲他们点点头,接着冲韩冰说道:“就这么几个人吗?”

    “不错,就这几个人!”

    韩冰冷声道,“那个叛徒已经查出来了,他与军情处很多人关系交好,为了防止走露风声,所以我便只叫了这几个跟他没什么来往的人,以防万一!”

    “你做得对,这几个人足够了!”

    林羽点点头,接着立马上了车,询问道:“今晚上的布局靠谱吗?!”

    “没问题,那个叛徒暂时没有发现我们已经查出他了,在我们给了他一个假消息后,他便和玫瑰约了晚上一点十分在城东见面!”韩冰有些兴奋的说道,“幸亏这个玫瑰还没有逃走,否则就麻烦了!”

    林羽听到这话不由微微一蹙眉,疑惑道:“既然她已经把她弟弟接走了,那为什么不走呢?!”

    “肯定有别的事呗!”韩冰冷声道,“她不走,对我们而言不是好事嘛!”

    “对方到时候会去多少人知道吗?!”林羽转头问道,“除了玫瑰,还会去其他人吗?!”

    虽然他们军情处的人个个实力不俗,但是碰上玫瑰这样的高手,不一定能占到便宜,要是玫瑰再多来上一两个同伴,那他们六个人要想把玫瑰他们全都抓住,还真是个难事。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韩冰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也十分的不确定,“我们只是截获了他的短信,他只跟玫瑰说了约定的时间和地点,玫瑰只回复了他一个好,别的也没多说!”

    “没关系,到时候不管来多少人,你们只负责那些人就行了,玫瑰,交给我!”林羽面色一寒,淡淡道,“这次,我绝不会再放她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