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346章 兵不厌诈
    他说话的时候满脸得色,一边踩着娄凯的脸,一边扫视着擂台下面的何瑾祺等人。

    何瑾祺面色铁青,感觉就森田踩着的不只是娄凯的脸,还有他的脸。

    其实在场的众人又何尝不是这种感觉,自己国家的国术与人家国家的国术对拼,换回的结果竟然是惨败,他们看到的是华夏的尊严被人肆意践踏。

    “怎么样,这下你们输的心服口服了吧?”后面的手冢洋洋自得道,“或许你们华夏的国术在国际上都出名,但是跟我们国家的国术比,真的只是三脚猫功夫而已!”

    “放屁!”

    何瑾祺心头的血性陡然间被激发了出来,转过身指着手冢冷声道:“我跟你打!”

    “哦?”

    手冢眉头一挑,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何瑾祺一眼。

    “瑾祺!”

    万晓峰面色一变,急忙伸手拽了他一把,劝阻道:“瑾祺,切不可义气用事啊!”

    “是啊,瑾祺!”

    李千颢也赶紧过来把他往旁边拽了拽,低声劝阻道:“刚才上面那个小矮子的身手你也见过了,这帮人不是一般人啊,他们肯定是故意来砸场子的,你打不过他们的!”

    “谁说我打不过的?我二叔回来的那段时间特地指点过我!”

    何瑾祺颇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确实,何自臻回来的那段日子,抽空指点过他,帮他纠正了很多动作上的错误,并且教授了他几招实用性的招数,他这段时间一直没落下,没事的时候都会自己练上一两个钟头,所以进步很大,这也是他如此自信的原因。

    只可惜,他的能力没有他二叔那么出众,否则,一个人挑他们三个他都丝毫不怵。

    “反正还是谨慎些吧,这次咱就当吃了个哑巴亏了!”万晓峰小心的劝阻道。

    “哑巴亏?你以为他只是冲着我们的拳馆来的?!”何瑾祺面色一冷,怒声道:“他们分明是冲着我们的国术招牌来的!”

    他们拳馆外面的门头上确实醒目的写着“国术”的字眼儿,这次招牌要是砸了,可不只砸的是他们“研武堂”的招牌,同样还有“国术”的招牌。

    “可是万一你要是打……打不过他们呢?”万晓峰满是担忧的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何瑾祺面色冷峻,脸上坚毅的神情像极了他那死不服输的二叔。

    如果说何家年轻一辈中还有谁能继承何家老爷子何庆武的那种血性,恐怕就非他莫属了,这也是为什么何瑾荣死后何庆武偏爱何瑾祺的原因。

    “喂,到底打不打?”这时手冢悠悠的说道,“小子,我告诉你,其实打不打都一样,你们华夏的武术根本就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跟我们国家劲烈的空手道和柔中带刚的柔道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是啊,瑾祺,我劝你还是别跟人家打了,就你那两下子,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张奕堂也逮住机会对何瑾祺冷嘲热讽。

    “张奕堂,你到底是哪国人?!”何瑾祺转头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厉声道:“我现在怀疑你们张家祖上是不是倭国潜藏过来的,我真得让我大伯跟上面好好反映反映,调查调查你们张家的底细!”

    “你别血口喷人!我们张家老祖宗是正儿八经的华夏人!”

    张奕堂面色瞬间一白,何瑾祺这顶帽子扣的可太厉害了,他们家大部分人都是国家公务人员,要是传出个什么风言风语,他们全家人都得跟着受牵连。

    “是吗,既然你是华夏人,那你为什么为倭国人说话呢?”何瑾祺冷笑道,“怎么,难不成你想当汉奸吗?”

    “何瑾祺,你别满口胡言啊,我张奕堂可是非常爱国的!”

    张奕堂双眼一瞪,慌忙解释道:“我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出于好意,怕你给我们国家丢人!”

    “就算丢人也比你这种屁都不敢放一个的人好的多!”

    何瑾祺冷哼一声,接着一边脱着外套,一边朝着擂台上面走了过去,同时回身冲手冢道:“来,我今天挑战的就是你!”

    他知道,华夏人可以输在擂台上,但是不能够输在气势上!

    而且,他对他二叔教授他的那几招非常有信心,如果使用得当,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奇效。

    所以哪怕这个手冢的实力真的在他之上,他也敢搏上一搏。

    “好,有胆气!”

    手冢眯了眯眼,接着将羽绒服一把抓下来扔在高桥身上,紧了紧腰带,迈着沉稳的步子朝着擂台走去。

    “瑾祺……”万晓峰有些担忧的喊了何瑾祺一声,但是何瑾祺压根没有理他。

    “没事,说不定瑾祺能打赢他呢!”李千颢话虽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为何瑾祺捏了把汗。

    虽然他们心里对何瑾祺不服气,但是已经认了他做了这么久的老大了,他们可不想自己的老大输,而且这次他们老大代表的还是他们的拳馆和华夏。

    其他人也再次围到了擂台周围,看向何瑾祺的眼神多了一丝敬意,俨然不再把他当以前那个混不吝的败家子了。

    “你身子骨太弱,要不我先让你几招吧?”

    手冢扫了何瑾祺一眼,颇有些嘲讽的说道。

    “不用,你就算用出你的全力,能不能打赢我还是个问题呢!”

    何瑾祺冷哼一声,面色一寒,都不用热身,急跑几步便冲向了手冢,利落的一拳横着扫向手冢。

    雕虫小技!

    手冢心中冷笑,身子猛然一侧,便躲了过去,同时狠狠的一拳砸向何瑾祺,但是让他意外的是,何瑾祺的身子并没有因为刚才那一拳的惯性而冲出去,反倒是陡然间停住,扭身一肘子捣向了他的胸口。

    手冢面色猛然一变,挥出去的拳头急忙收回,匆忙的架在胸前一挡,硬生生的接住了何瑾祺这一肘,但是让他更加意想不到的是,何瑾祺并没有收手,反而借势一个靠肩顶了上去,手冢一个立足不稳,被巨大的力道冲击的“噔噔”往后退了两步。

    “好!”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叫好声。

    何瑾祺自己也不由有些惊讶,没想到二叔教他的这一招这么好用,只要控制住了自己的腰腹力量,急忙把惯性止住,并且借力发出连招,真的能够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

    何瑾祺没有丝毫的停滞,再次利落的发动起攻势攻向了手冢,不过手冢此时已经稳住了阵脚,不慌不忙的接着何瑾祺的招式,甚至渐渐的他已然占据了上风。

    下面的众人不由再次紧张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影响了何瑾祺的发挥。

    几个回合下来,手冢发现除了一开始那几招,何瑾祺并没有太突出的攻击能力,不由松了口气,同时手上的攻势陡然间加快,手一横一掏,呼呼生风,刚猛无比。

    何瑾祺此时体力已经消耗了许多,有些疲于应付,动作也稍显迟缓。

    他咬了咬牙,知道这么下去自己肯定落败,想起二叔教过他的一招兵行险招,立马咬咬牙,瞅准机会,在手冢发来攻势的刹那,没有任何的躲避,胸口闷气一憋,硬生生的挨下了这一拳,但同时狠狠的一个掏拳砸向了手冢的咽喉。

    手冢面色猛然一变,显然没想到何瑾祺会选择这种玉石俱焚的打法,根本来不及躲避,直接被何瑾祺这一拳砸中了喉咙。

    “喔!”

    手冢发出一声短促的哀嚎,双手捂住后空,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好!”

    人群再次爆发出了一阵巨大的叫好声,好多人面色通红,兴奋万分,不停的用手挥拳。

    不得不说,何瑾祺这一拳打的实在是太解气了!

    不过何瑾祺也手冢那一拳砸中了胸口,脚踩着地砰砰往后退了两步,一手捂住胸口,脚下一蹬,再次作势要朝着手冢扑上去。

    但是此时手冢突然冲他一伸手,做了个不要的手势。

    何瑾祺这才停住脚步,以为手冢认输了,面色苍白道:“怎么,现在你服……”

    谁知他话未说完,地上的手冢突然往前一扑,双手死死抓住他的脚踝,身子猛地一扭,“噗通”一声把何瑾祺扭摔在了地上,同时双脚蹬地,身子一转,两脚立马夹到何瑾祺大腿上,用力固定住,双手握着何瑾祺的脚用力一扭,“咔吧”一声脆响,何瑾祺的脚踝应声而断。

    “啊!”

    何瑾祺立马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额头上青筋暴起,汗如雨下。

    “我草你妈!”

    台下的众人顿时勃然大怒,彻底被手冢这无耻的手段激怒了,纷纷围了上去,大喊大骂。

    “八嘎!”

    森田和高桥此时立马冲了上去,对着众人拳打脚踢,立马把便把人群给打散了。

    “你太大意了!”

    手冢站起身后提了提裤腰带,摸着自己仍旧隐隐发疼的喉咙,望着地上抱着小腿疼的打滚的何瑾祺淡淡道:“我只是跟你伸了伸手,可并没跟你说我已经认输了,所以你怪不了任何人!用你们华夏的话说,这就叫‘兵不厌诈’!”

    “我诈你奶奶!”

    人群中顿时怒骂了一声,没想到这个倭国人竟然如此的不要脸,不过很快他就换得了森田的一阵毒打。

    李千颢看到这种情形不由吓得面色惨白,眼珠一转,二话没说就跑了出去。

    回生堂!

    他知道,这种情况必须得找林羽,找何瑾祺那个无所不能的二哥!

    “大娘,您药拿好,记得按时煎服!”

    林羽笑眯眯的送走眼前的病人后,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李千珝打来的。

    “喂,何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是这么回事,我妹妹这几天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舒服,您看是不是因为距您上次施针太久了……”

    李千珝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林羽替他妹妹施针续命的事他已经了解了,虽然自己妹妹的命是续下了,但是对林羽却是个极大的损耗。

    “好,那我现在就过去!”

    林羽已然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点点头答应了下来,正好他可以通过李千影试试自己身上的灵力到底厚重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随后便拿上针盒,跟窦辛夷打了个招呼,便往李氏集团赶去。

    他走后没多久,李千颢便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一进门便慌慌张张的喊道,“何大哥,何大哥!”

    “我们先生不在!”厉振生赶紧起身冲他说了一句。

    “何……何大哥去哪了?”李千颢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他出诊了!”厉振生皱着眉头道,“怎么了,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他去哪儿了?!”李千颢急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