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288章 抢劫式交易
    “但是,这个阵法太过残忍,而且会有反噬,李世民虽然逆天改命成功,但是生涯最后几年却饱受病痛的折磨,以至于他迷恋占卜丹药,崇尚长生,最后也死于了丹药中毒,而且武则天继位后,屠杀三十四名李家后人,亦是上天对李世民的谴罚……”林羽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说道,“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伯母忘记玄清子所说的那番话。”

    以命易命可以说是破解昙花命的唯一法子,但是救一条命,搭上十数条命,这条命救的不知还有何意义。

    这也是他一直没提这种破解之法的原因。

    关晓珍紧紧的握着手,指甲都要掐到肉里去了,面色惨白,颤声道:“何先生,我一时糊涂,竟然想要用十一个孩子的命来救千影,我……我罪该万死……死后是要下地狱的……”

    说着她眼中已经泛起了泪花,正是因为对李千影太过宠爱,她才头脑一热,答应了玄清子的提议。

    说着她猛地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急声道:“何先生,你懂风水玄学,那你有没有法子用我的命,救我女儿的命?!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配合!”

    “妈!”

    李千影闻言顿时心头一颤,眼中泪如雨下,望着母亲哽咽道:“我不用您救……”

    林羽望着关晓珍满是期盼的神情,颇有些被她的母爱所震动,面色一凄,轻轻地摇了摇头,叹息道:“对不起伯母,我做不到……”

    关晓珍身子猛地一颤,脚下一软,差点摔坐到地上。

    “妈!妈!”李千影赶紧扑过来抱住了母亲。

    “伯母!”

    林羽急忙帮手将她扶进了屋里,特意安慰她道:“您别着急,看李小姐的面相,近期应该无恙,等我将李大哥医治好之后,我再想想法子。”

    关晓珍听到这话神情一振,紧紧的攥住林羽的双手,说道:“何先生,你要是能救我这一双儿女,我下半辈子愿意给您当牛做马!”

    “伯母,您言重了,我跟李小姐是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林羽拍拍她的手,随后从包里取出自己带的几味药材和太岁,根据剂量配成了几味药,交给李千影嘱咐道:“早晚给李大哥熬一副,如果他喝不下,就算灌也要给他灌进去,对他的脑损伤有很大的修复作用,我过两天再来给他施针。”

    李千影满脸感激的望着林羽点点头。

    从李家大院出来后,林羽满是感慨,盛世繁华的李家,照样有自己不为外人道的哀伤。

    所以有时候幸福真的不能简单的用金钱来衡量。

    接下来的几日,林羽在帮李千珝针灸之余,还去了药厂几次,研制了几款日常常见的平咳去喘、消炎止痛的中成药,投入到了生产当中,药厂的名字也沿用了回生堂的“回生”二字。

    至于帮部队研制的那款止血生肌药膏,早就已经批量生产了,好多已经运到了部队里去,据岑钧说,士兵们反馈非常好。

    为了与林羽药厂的其他药物区分开来,又为了不张扬,这款药膏的药盒上虽然同样印着“会生制药厂”之类的字眼,但是包装顶端却多印制了一个红色的五角星。

    转眼已是立冬,半个月的时间里,林羽已经是第五次来给李千珝施针了,经过前几次的针灸,加之太岁等中药材的滋补,李千珝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俱护理医师说,他的手指和眼皮会时不时的眨动。

    “何先生,辛苦了,辛苦了。”

    等林羽给李千珝施针完后,李振北赶紧邀请着林羽去客厅喝茶。

    林羽坐下后,关晓珍赶紧取了一些水果过来,热情道:“何医生,这是泰国那边朋友寄过来的山竹和释迦,您尝尝,一会儿走的时候带上一些。”

    “对,千影,快,你去给何医生装一些,一会儿走的时候好带走。”李振北急忙吩咐道。

    “伯父,不用客气了。”

    林羽推辞了一句,但是李千影却没管他,起身跑去了储物间。

    “记得,挑一些好的!”

    李振北昂着头喊了声,等女儿走了之后,面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压低声音道:“何先生……我……我以前有得罪您的地方,您多担待,别跟我一般见识。”

    他指的是第一次林羽来的时候,提到昙花命无解时,他对林羽发火的事情。

    他这人与他老婆相反,向来不相信牛鬼蛇神和迷信一说,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认准实干兴家,所以才会对这种东西那么排斥。

    “李伯父,您这话是从何而来啊?我怎么会生您的气呢。”林羽笑了笑,颇有些纳闷。

    李振北抿了抿嘴唇,沉声道:“我上次质疑您说的那个昙花命,是我的不是,我现在有些相……相信了……千影,最近状态好像不太好……”

    他说这话的时候只感觉心如刀割,神情凄怆无比,如果生意场上的人见到一向雷厉风行、铁腕手段的李振北也有如此柔弱的一面,一定会大吃一惊。

    关晓珍听到这话,脸上的神采也立马黯淡了下来。

    “伯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林羽心中一紧,急忙问道。

    “最近千影身子有些虚弱,精神状态也不太好,似乎有些恍惚,我找医生来给她看过几次,医生说她身子没什么问题,所以会不会是昙花命……昙花命使然……”李振北眼睛泛红,面色却有些苍白。

    无论他再怎么不信命,但是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林羽眉头不由紧蹙,他刚才也确实没有从李千影脸上看出来有什么病,要真如李振北说的那样,李千影最近神情恍惚,看来极有可能是昙花命的命格要应验了。

    这种命格一旦应验,李千影的精气神会慢慢的被抽离,直至死亡,宛如昙花谢幕一般,缓缓垂首凋谢。

    “何先生,求求您,救救小女啊!”

    李振北见林羽沉默不语,顿时慌了,语气哀求道。

    上次玄清子被林羽制服的事情他可是听妻子说过,既然他能制服玄清子,说明他的能力一定在玄清子之上,所以他自然把全部的期望都放在了林羽身上。

    “李伯父,您别激动,我回去翻翻古书,尽力想想办法。”林羽只能扯了个谎话安慰他,他祖上可是阅尽奇书古典的圣人,既然连他祖上都不知道如何解,那他就是看再多的书,也无济于事。

    “好,好……多谢何先生,多谢何先生。”李振北千恩万谢的感激道。

    “好了,装好了!”这时李千影已经将水果装好拎了过来,冲林羽甜甜一笑:“这释迦拌酸奶可好吃了。”

    林羽望着她灿烂的笑容,心里说不出的压抑。

    虽然他明知不可能从书上查到什么,但回到医馆后,还是让厉振生去买了一些玄术方面的古书,跑到里屋自己研究了起来。

    刚好今天病人少,他也有时间。

    “请问何家荣何医生在吗?!”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你好,是看病吗?”叶清眉转过身来问道。

    只见门外来了三个男子,站在最前头的是一个身着黑蓝色大衣的年轻男子,手上还戴着一副黑色的真皮手套,后面的两个人看起来像是他的随从,其中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子手里还捧着一个黑木匣子。

    “是你?!”大衣男子看到叶清眉后双眼一亮,满是惊喜之情。

    “你认识我?”叶清眉皱了皱眉头,颇有些意外,印象中她没记得自己见过大衣男子。

    “上次我们在机场见过的,我当时还给了你名片。”大衣男子笑了笑。

    “奥,是你啊,不好意思,时间太久了,我没认出来。”叶清眉似乎也有看一些印象,歉意的笑了笑。

    “没关系,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大衣男子热情的邀请道。

    “介意我一起去吗?”

    这时林羽背着手笑眯眯的走了出来,冲大衣男子说道,“能跟京城三杰之一的张奕鸿一起吃饭,可是莫大的荣幸啊。”

    “你认识我?”张奕鸿眯了眯眼,在林羽身上扫了扫,因为叶清眉的缘故,眼中颇有些敌意。

    “听说过,毕竟是京城年轻一代的风云人物,自然如雷贯耳。”林羽笑着恭维道。

    “过奖了,不过你刚才的话说错了,京城三杰已经是过去式了。”张奕鸿昂着头笑道,“李千珝已经是废人一个。”

    “那可不一定。”林羽悠悠的说了一句,岔开话题道,“不知道张大少突然到访是所为何事啊?”

    “能坐下谈吗?”张奕鸿笑笑。

    “当然可以。”林羽点点头,邀请他在会客区坐下。

    张奕鸿把手套摘下来,扫了医馆一眼,直接开门见山道:“我听说你得了一把宝剑?越王勾践的纯钧剑?!”

    林羽心头一沉,眉头微微一蹙,旋即笑呵呵道:“张大少这话是谁说的?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他用力的握了握拳头,内心惊诧不已,自己得了宝剑这件事,根本没几个人知道啊,怎么就传到了张奕鸿的耳朵里,莫非是刘梦辉告诉的他?

    “何先生,你不用瞒我了,你看看这是谁?”张奕鸿笑了笑,接着冲戴口罩的男子使了个眼色。

    口罩男子赶紧摘下口罩,笑呵呵的冲林羽说道:“何先生,您还记得我吗?我可是记得您啊,您那两脚踹的我可是真疼啊!”

    林羽看到这个小鼻子小眼,满脸精明的男子,立马来了印象,就是自己发现纯钧剑后报警抓自己的那个老徐!

    原来这老小子一直对这把剑没死心呢!

    “何先生,现在你可以跟我说实话了吧?”张奕鸿笑道。

    “不错,这剑确实在我手里,不知你问这个做什么?”林羽沉着脸冷冷道。

    “不瞒你说,我对古刀古剑十分感兴趣,更不用说这种稀世名剑了,所以我希望何先生能忍痛割爱,将这把剑让给我。”

    张奕鸿笑呵呵道:“不过我也不是让你白让,我是带了东西来跟你交换的。”

    他话音一落,老徐赶紧将黑木匣子放到了桌上打开,只见里面装着几块玄黄色的石头,周身圆润。

    “何先生,你看看,这是什么?”张奕鸿笑道。

    “泗滨砭石?”林羽微微一怔。

    “不错,这可不是普通的砭石,是药王孙思邈用过的泗滨砭石。”张奕鸿神采奕奕道,“您要是有了这套砭石,那以后治病便宛如多了一把趁手的利剑,我用‘利剑’换利剑,这笔买卖合适吧?”

    林羽不由嗤笑一声,说道:“张大少,你天真的以为你这几块破石头就能抵的上我一把纯钧剑?你这什么头脑?看来你这京城三杰的名头也是浪得虚名啊!”

    这哪是交换啊,这分明是抢劫!

    张奕鸿听到这话面色不由一变,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知道林羽是在骂他蠢呢,但他还是把怒气压制了下来,耐心道:“这几块石头的价值自然比不上纯钧剑,但是,对你而言,你交上了我这个朋友,与京城张家攀上关系,便是你最大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