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274章 万一呢
    “何总,您……您说真的?!”

    主持人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虽然她听的很清楚,但还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十个亿就这么风轻云淡的,说捐就捐了?!

    “真的。”林羽点点头,再次确认了一遍。

    台下的众人也是一片哗然,脸上一扫一开始对林羽的轻蔑之情,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而且所有人都自发的站了起来,看向林羽的眼神中满是敬佩之情。

    虽然说林羽这十亿来的很轻松,但是任谁也做不到将这么大一笔钱全部都捐献出来,这份度量,这份气魄,让在场的一众企业家深为叹服。

    “何先生,您真是我们京城企业家的表率啊!”

    蓝秘书也是一改先前的刻薄神情,立马拿着一叠文件跑了上来,兴冲冲道:“何总,谢谢您为慈善事业所做的一切,我代表商务部对您表示由衷的感谢,请您在相关手续上签字。”

    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让林羽把字签了,生怕拖延一会儿林羽就不认账了。

    “你们商务部还有其他人吗?如果还有其他人的话,那就麻烦让其他人过来找我,我再签,如果还是你的话,对不起,我不签。”

    林羽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冷冷道,说完再没搭理她,转身便走了。

    蓝秘书呆愣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宛如刚刚吞了一大口苍蝇般难堪,看向林羽的眼神满是恨意。

    此时拍卖会已经结束了,一众企业老总和高管都站起来陆续的往外走,其中白面男子在内的等人还跑过来给林羽递了名片,恳请林羽改天一定赏脸一起吃顿饭。

    林羽送走他们后便走到了李千影的面前,神情颇有些凝重。

    李千影背着手,一双灵动的眸子中满是笑意,歪头道:“这么严肃干嘛,怎么,不愿意为我治疗?”

    林羽轻轻摇摇头,说道:“你本不必参加竞拍的,作为朋友,就算不给钱,能帮,我也会尽力帮你的。”

    “那可不一样,不给钱的话,你不欠我什么,但是现在钱给了,你可就欠我一条命了。”李千影两只眼睛笑起来宛如弯弯的月牙,分外好看。

    林羽看到这一幕心中沉闷之情更重,忍不住摇摇头,轻声叹道:“对不起,你这种情况不是病,是命,我……治不了……”

    李千影微微一怔,随后明白了林羽的意思,笑道:“你误会了,我没有让你帮我医治,我想让你帮我哥哥医治。”

    “你哥哥?”

    林羽突然间恍然大悟,想起来她还有个成为了植物人的哥哥。

    “对啊,虽然我知道你很可能也医治不好他,但我还是想试一试,万一呢?对不对?万一呢……”

    李千影越说声音越小,越说越没有底气,神色一黯,眼中流露出一抹显而易见的忧伤,眼前不禁浮现出了哥哥躺在病床上虚弱的样子。

    她哥哥从小就是父辈眼中的乖孩子,同辈眼中的好榜样,她眼中的好哥哥,才华横溢、怀瑾握瑜,向来踏实勤勉、与世无争,与楚云玺、张奕鸿并称为京城三杰,也一直被父亲视为李家的希望,但是没想到,如此德才兼备的人,却在最风华正茂的时候遭遇这种意外。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以自己的性命来换哥哥醒过来啊。

    “我尽力而为吧。”

    林羽看着她双目中的忧伤,不由心中一柔,才发现李千影的内心和她的外貌一样,都是那么的美丽纯净。

    在谈及她自己的生死时,她无比的洒脱,但是在谈及她哥哥的时候,她却难掩伤心之情。

    “你哥哥现在是住在医院吗?”林羽问了她一声,打算了解了解她哥哥的具体情况,“出车祸之后,医生诊断的昏迷原因,是脑补受创造成的神经性损伤、脑血管出血还是缺氧性脑病?”

    李千影被林羽问的一怔一怔的,因为这些医学方面的专业性知识她并不了解,只能摇了摇头,说道:“你说的这些我听不懂,等你见了我哥哥的护理医师再问吧,他应该知道,以前我哥是住在疗养院的,后来我妈就把他接到家里来了。”

    “行,那我明天就去你家吧。”林羽点点头。

    “啊?明天?”李千影脸上闪过一丝为难。

    “怎么,不方便?那时间你来定也行。”林羽笑了笑,知道大家族规矩多,也没往心里去。

    “不是不方便。”李千影急忙摇摇头,“是我妈……我妈她……”

    “何总,谢谢你为慈善事业奉献的这一切。”

    没等李千影说完,林羽身后顿时传来一个笑呵呵的声音,只见姚副部长领着蓝秘书走了过来。

    “姚副部长,您好。”

    林羽赶紧主动伸手跟姚副部长握了握。

    “京城能有你这样有爱心、有责任心的青年企业家,是我们京城的福分啊。”姚副部长说着用另一只手拍了拍林羽的手,满是赞赏。

    “是啊,何总真是一表人才啊,何总,能不能麻烦您把相关手续签……签一下……”蓝秘书跟着附和了一句,满脸讨好的望着林羽。

    “蓝秘书,我刚才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你让我签,我不签,麻烦你换个其他的工作人员。”林羽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丝毫没有给她留面子。

    “小蓝,你怎么回事,是不是得罪过何总啊?”姚副部长显然对一切还不知情,见林羽如此不待见蓝秘书,顿时皱紧了眉头,十分不悦的质问道。

    蓝秘书脸色瞬间憋得通红,咬着牙嘴硬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何总如此不待见我……”

    “做错了什么?你说呢?我们是京城化妆品公司的前三甲,结果你把我们安排在了最后一排,把你表哥的天之韵公司安排在了最前面一排,我们见有空位想坐到前面去听演讲做笔记,你就要把我们赶出去,你说,你凭什么这么针对我们外来企业?!”

    还没等林羽说话,一旁荣沁美颜的销售经理等高管率先毫不客气的冲蓝秘书质问了起来。

    开玩笑,他们现在可是捐献十亿善款的企业,所以说话分外有底气。

    “就是,我们公司的进出口贸易合法合规,批证为什么每次都下来的那么慢,天之韵存在那么违规的地方,为什么给他们批复的就那么快?难道就因为天之韵是你表哥的公司吗?!”一名商务经理也忍不住气冲冲的说道。

    “你胡说!我一直督促下面的部门秉公执法!绝无优待!”

    蓝秘书被质问的满脸通红,心虚不已。

    她确实是为了表哥的公司才故意打击的荣沁美颜,本来她以为荣沁美颜绝对不会接触到她们部长这个层级,但是没想到今天何家荣一口气就捐了十个亿,得到了姚副部长的青睐。

    “蓝秘书,当真有此事?!”

    姚副部长沉着脸瞥了她一眼,神情间颇有些不满,这简直是在给商务部抹黑!

    “部长,没……没有,我发誓我没做任何滥用私权的事情!”

    蓝秘书咬着嘴唇硬着头皮说道。

    “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的,行了,我看你最近工作挺累的,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吧,你的工作先让小赵接替过来。”姚副部长语气冷淡道,他相信,林羽这种胸怀博大,十个亿说捐都捐的人,绝不可能随意污蔑她,既然人家这么多人指认她,多半是确有其事。

    “什么?!”蓝秘书听到这话身子猛地打了个激灵,满脸惊恐的望着姚副部长,这哪是要让她休息啊,这是要革她的职啊!

    “怎么,还要我说第二遍吗?去,把小赵叫来。”姚副部长皱着眉头冷声道。

    “部……部长,我冤枉啊!我从来都是依法办事啊!”

    蓝秘书见姚副部长态度坚决,面色一白,眼中立马涌满了泪水,带着哭腔乞求道:“部长,求您明察,求您明察啊!”

    “来人,把她给我拖走!”

    姚副部长不耐烦的冷冷呵斥一声。

    周围立马跑过来两个人把蓝秘书拉走。

    蓝秘书用力的挣扎起来,脸上涕泪横流,惊慌道:“部长,我错了,我承认,我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部长!何总,我求了,求求您放过我……”

    不过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拖拽她的两人已经径直把她拖出了酒店大厅。

    “不好意思,何总,我为自己下面人的失职给你道歉。”姚副部长有些歉意的冲林羽说道。

    “您客气了,这件事也不怪您。”

    林羽笑了笑,接过另一个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文件,签上了名字。

    “何总,再次感谢您的伟大善举,改天我去贵公司参观,以后企业遇到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我一定鼎力相助!”

    姚副部长再次用力的握了握林羽的手,语气非常诚恳。

    说完便递给了林羽一张名片,林羽也赶紧回递了一张。

    因为拍卖会整个过程耗时太长,等林羽和李千影等人从酒店出来后,已经快午夜了,酒店门口停的车,也只剩下了荣沁美颜和李氏集团的了。

    “那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李千影笑着冲林羽伸出了手。

    “好,这是……”

    林羽望着她的手有些纳闷道。

    “你不把我电话告诉我,我怎么给你打电话啊?”李千影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瞧我。”林羽不由摇头笑了笑,跟李千影见过两次,都是急匆匆的,根本来不及告诉她电话。

    “我给你名片吧。”

    “不用了,写在手上吧,写在手上记得牢。”李千影笑意盈盈的说道。

    “何总,我这有笔!”

    贺经理见林羽要找笔,急忙将自己口袋中的笔递了过去。

    林羽赶紧接过来,在李千影白皙的手掌中写下了自己的电话。

    “那等我电话!”李千影握紧拳头兴冲冲的朝林羽晃了晃,接着转身钻进了车里。

    “何总,那我们先走了。”许海森也跟林羽打了个招呼,关门前还不忘冲林羽竖了个大拇指,赞叹道:“今晚上真痛快!”

    林羽不由笑了笑,知道他指的是让万维宸吃瘪的事。

    “何总,我送您回去吧。”

    跟几个高管分开后,汤浩便带着林羽往自己车子那走去,还没到跟前,汤浩面色猛然一变,急匆匆的跑了过去,顿时怒声道:“操你妈的,这是谁干的?!”

    林羽定睛一看,立马也气不打一处来,只见汤浩的车身、引擎盖,被人用钥匙划满了“SB”的字样。

    林羽四下扫了一眼,见远处路边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发动起来,迅速的离去。

    “汤大哥,你先回去吧,明天去4S店修修,我回家前想先活动活动筋骨。”

    林羽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没等他回答,快速的朝着黑色轿车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