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264章 五行化动土局
    “刚……刚才发生了什么?”

    万士龄拧着眉头问道,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这郝宁远怎么还来去一阵风呢?

    “好像看了一张纸条,然后就走了……”

    万维运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到底是什么纸条,能让郝宁远看一眼就迫不及待的走了呢?

    “晓川,你跟上去看看,看他到底去哪了。”万士龄沉声道。

    万晓川的车就在路边,赶紧答应一声,钻进车里追了上去。

    他一路追随郝宁远,最后看到他的车停在了回生堂跟前,顿时满色一寒,恨恨的骂了一声,再次开车返了回去。

    “爷爷,那个郝宁远去了回生堂。”万晓川一下车便汇报道。

    “去了回生堂?”万士龄微微一怔,“回生堂不是关门了吗?”

    “不知怎么的,又开门了。”万晓川也有些疑惑。

    “那他进了回生堂都说了些什么?”万士龄皱着眉头问道。

    “我……这个,我没听,就光着急回来了。”万晓川挠挠头,支吾道。

    “废物,你他妈能干点什么。”万维运气的踹了他一脚。

    “这个何家荣不除,始终是个心腹大患啊。”万士龄皱眉捋着胡子,缓缓的说道。

    “爸,您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吧。”万维运哪能听不出父亲话中的意思,舔了舔嘴,眼中迸发出了一丝凶光。

    话说郝宁远到了回生堂,便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急忙道:“何先生,这纸条可是你给我的?”

    “郝部长,您看到了啊。”林羽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十六伊始,困顿难安,动土不破,百药难解。”

    郝宁远念着字条上的十六个字,心惊不已,这何家荣莫非是神仙不成?

    “十六伊始,困顿难安”,说的是他从上个月开始,便感觉头晕昏胀,浑浑噩噩。

    而“动土不破,百药难解”,则说的是“动土不破”,吃再多的药也没用。

    他确实也吃了很多药,仍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万不得已,才去千植堂找了万士龄。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动土不破”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记得以前也有人跟他说过这句话,所以看到林羽纸条上的内容后他便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毕竟他跟林羽只见过一面,林羽便能将他的情况说的如此精准,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

    “何先生,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难道你以前打听过我的事情?”郝宁远眉头紧蹙,莫非这个何家荣也是攀炎附势之辈?一听说自己升任了部长,立马打听自己的事情讨好自己?

    “郝部长,说实话,在见您之前,我都不知道有您这个人,又怎么可能会知道您的事情呢。”林羽笑了笑,示意他坐下再说。

    “那你怎么可能会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呢?”郝宁远诧异道,“而且这个动土不破,是风水上的东西吧?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它跟我的病有关系?”

    “不错,郝部长,您听说过动土煞吧?”林羽笑眯眯的问道。

    “没有。”郝宁远摇摇头,身为仕途中人,他对这些东西自然不太了解。

    “动土煞有两种,第一种是我们常说的‘太岁头上动土’,每年都有流年太岁,如果在特定的方位进行了挖土装修改造房屋等行为,冲撞了太岁,则造成了煞气,第二种说的是只要屋宅周边存在动土现象,便会产生煞气,这两种情况,你都占据了,这就是你生病的原因。”林羽耐心的解释道。

    “何医生,这么说来,好像是有点迷信了吧?”郝宁远皱着眉头说道,“我们小区南侧确实有人在动工,但是动工跟生病有关系,这也太扯了吧?”

    “郝部长,地球物理学您知道吧?”

    “这个我知道。”

    “地球物理学上对此的解释是,认为动土煞对屋宅所造成的摩擦感应、接触、压力、辐射等作用,如果这种感应是不适宜的,那么生物场就会受其影响而产生生理及心理上病变。”林羽淡然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不只你有这种情况,你家里人,甚至你上下楼的邻居,也有这种情况对吧?”

    “对,对!”

    郝宁远起初还有些将信将疑,听到林羽这话心里一颤,立马用力的点了点头,“这几天我下楼的邻居也跟我提起过这事,他最近也是头昏脑涨!”

    “所以说我才告诉您,动土不破,百药无解,动土煞引起的病变,吃药是没用的。”林羽笑着解释道。

    “那何先生能解?”郝宁远语气急切道。

    “应该能。”林羽笑了笑。

    “那能不能请你去帮忙看看?”郝宁远立马起身,虽然他对此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但还是愿意请林羽去试一试。

    “可以,不过您得先按照我的要求派人去买一件东西。”林羽一边说一边在纸条上写下了一样东西,递给郝宁远。

    “音……音乐盒?”郝宁远颇有些疑惑。

    “不错,按我上面写的,要纯金属的,发条式的。”林羽嘱咐道。

    郝宁远赶紧把纸条递给司机,等司机买回来之后,便带着林羽一起去了他家。

    郝宁远居住的是一处洋房,他家位于一楼,有个单独的小院,在他家小区东南面正好有一处工地正在施工。

    “郝部长,麻烦您回去给我接一杯水,记住,要自来水。”林羽四下看了一眼说道,“还有,再帮我找一块红纸。”

    “快,进屋取去。”郝宁远赶紧跟司机吩咐了一句。

    林羽转身从院子里的草地上挖出一棵野草,捡起一块石头,等司机把水和红纸取来后,林羽抬头看了眼施工的地点,见东南方属木,便对准动土的方位依次摆放上水、野草、红纸、石头、音乐盒。

    每一件物件在摆放之前他都暗暗加了清明诀。

    只见他把音乐盒刚摆放完,水杯里的水陡然间变的浑浊起来,翠绿色的野草刹那间变黄枯萎,红纸也瞬间褪色变白,石头身上则出现了斑驳的裂纹,音乐盒则发出了混乱的响声,尖锐刺耳。

    “这……这……”

    郝宁远面色猛然一变,目睹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冷汗连连。

    “郝部长别担心,这叫五行化动土局,这五件物件分别对应的是金木水火土,现在煞气已经全部被这五件物件吸收了,你们的病,自然也就好了。”

    林羽转头笑道,“现在试试,头还昏胀吗?”

    郝宁远经林羽这一提醒,才发现自己头昏脑涨的现象确实在刹那间消失了。

    “爸爸,爸爸,妈妈和奶奶的头都不疼了!”

    这时郝宁远七八岁的小女儿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兴冲冲道:“我的也不疼了。”

    “快,馨儿,快谢谢这位何叔叔。”郝宁远满是激动地把女儿抱起来,无比感激的看向林羽。

    这段时间这种病把他们一家人折磨的着实不轻,尤其是看到自己小女儿难受的样子,他心都要碎了。

    “谢谢叔叔。”小女孩甜甜的冲林羽一笑。

    “不客气,馨儿以后要乖乖听爸爸的话呦。”林羽见小女孩实在可爱,忍不住逗了她一句。

    “何先生,你帮我们全家治好了怪病,我得给你诊金,多少钱,你尽管说。”

    郝宁远赶紧放下女儿,伸手掏出钱包,作势要给掏钱。

    林羽赶紧推手止住了他,面色郑重道:“郝部长,君子居其位,则思死其官,您能保持对医疗界的赤子之心,对我而言,便是最重的报酬。”

    说完林羽冲馨儿挥挥手,说了声拜拜,便转身走了。

    “何先生,我送您。”司机急忙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林羽头也没回摆了摆手。

    “君子居其位,则思死其官……”

    郝宁远望着林羽的背影一刹那间心潮翻涌,对林羽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高山仰止,这才是真正的中医啊,这才是我华夏的中医啊!”郝宁远的眼神变得无比的敬重,内心久久不能平息。

    随后他掏出手机拨通了范秘书的电话,“小范,我听说吕孝锦在职的时候窦老、何家荣在内的一众中医曾经联名提交过一份倡议书是吧?”

    “是提交过,可是吕部长命我放到粉碎机里粉碎过了。”范秘书急忙说道。

    “那你就给我原原本本的拼出来!要是没有了,你变,也要给我变出来!”郝宁远冷声道,接着啪的挂了电话。

    小范秘书一听当场欲哭无泪,好在搅碎间都是很久清理一次,搅碎的文件还在,可是那么多页的倡议书,拼起来得多久啊,没想到吕孝锦离职了,还结结实实的坑了她一把。

    林羽行医资格证被送来没两天,食药监督局那边也派人恭恭敬敬的把他的药材经营许可证送了回去,回生堂便堂堂正正的重新开业了,病人闻讯也都再次赶了过来。

    “何医生,您这段时间忙什么了,怎么关门关了这么久啊,想死我们了。”

    “是啊,可把我们这些病人给等坏了,我们一直扛着病,等您开门呢。”

    “我也是,千植堂我才不去呢,我一直死等,终于等到您开门了!”

    一众病人兴高采烈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跟林羽倾吐着“思念”之情。

    林羽看着一张张诚挚的面庞,感觉无比的亲切,心里动容不已,行医看病,这才是自己最热爱的职业,什么都无法替代。

    “多谢大家这么看的起我何家荣,今天义诊,诊药全免!”

    林羽大手一挥,高声道,一帮病人顿时兴奋不已,欢呼雀跃。

    “嘿嘿。”厉振生也乐的一个劲儿的傻笑,曾经的先生,又回来了。

    下午江颜突然给他打来了电话,问道:“忙不忙,不忙的话去机场帮我接个同事吧,今天刚从清海那边过来。”

    林羽看了眼仅剩的几个病人,立马一点头答应了下来。

    等他看完病人后,便赶到了机场,看了眼航班,便在机场出口等了起来,时不时地看眼手机。

    江颜说给他发照片,这怎么迟迟还没发来呢。

    此时出口处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人往外走了,林羽急的有些不行了,这个颜姐,也太不靠谱了吧,他刚准备打电话,一抬头的功夫,突然从人群中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身子猛地一滞,呆立在了原地,刹那间,万种情绪,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