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167章 要快发,斗三煞
    “不好意思,舅舅,是晚辈我有眼不识泰山,我刚才的话,您别往心里去。”

    林羽一听顿时有些难为情,自己刚才竟然说周易协会的会长听不懂玄学知识,想来确实有些尴尬。

    “客气了,年轻人嘛,轻狂一些也正常。”倪韶光笑呵呵的说道,回身就要继续跟工人们谈论装修事宜。

    “不过舅舅,我仍然坚持我刚才的话,这个地方不适合开店。”林羽语气沉稳道。

    他这话音一落,倪韶光面色瞬间一变,冷声道:“你这是在质疑我?”

    先前林羽不知道他身,这么说也就罢了,现在明知道他是周易协会的会长竟然还敢这么说,分明是在故意羞辱他嘛!

    “家荣,你怎么回事!”沈玉轩佯装斥责了林羽一句,急忙伸手把他拽了回来。

    周辰则面色铁青,没有说话,觉得林羽这也太没有教养了,怎么说倪韶光也是他舅舅,林羽怎么能这么对他舅舅说话呢。

    不过作为朋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舅舅,我不是在质疑你,我相信您也已经看出这出店铺位置的特殊之处,您执意要开在这里的话,我猜您是要斗三煞!”林羽面色凝重的说道。

    他相信,以倪韶光的能力,肯定已经看出了这处店铺位置的玄妙,只不过他没有说穿而已。

    “你竟然懂斗三煞?!”

    倪韶光听到这话不由一怔,满脸惊讶,眼中对林羽的轻蔑也一扫而光。

    要知道现在别说是林羽这种年轻人,就是很多周易协会的会员或者寺庙道观的风水大师,也根本看不明白何为真正的三煞位。

    而林羽如此年轻,竟然一眼看穿了自己这是要准备斗三煞,可见林羽的能力绝非等闲。

    “要快发,斗三煞?!”

    沈玉轩听到他们的话不由神情一振,急忙问道:“舅舅,家荣,这个斗三煞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由于对风水方面十分感兴趣,沈玉轩对“要快发,斗三煞”这一说法并不陌生,但是他一直懵懵懂懂的,不太明白其中具体的含义。

    不过字面意思他倒是明白,就是说要想快速的发财,就要斗三煞,至于能不能斗赢,这是个问题。

    “玉轩,你们说的些什么啊?”周辰听的晕晕乎乎的,看到舅舅的表情,便知道这是被林羽说中了啊。

    不过这一套专业术语,对他这个排斥风水学的人而言,无异于在听天书。

    “嘘,别说话,听舅舅讲。”沈玉轩赶紧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伙子,你来讲讲?”倪韶光看向林羽的神色郑重了几分,少了一丝傲慢。

    “还是您来吧。”林羽恭敬道。

    “好。”

    倪韶光笑了笑,背着手介绍道:“所谓这三煞,指的是劫煞、灾煞、岁煞,源自于三合局与五行冲克的道理,而这三煞位,指的就是每年三合五行局相冲的方位,这个位置每年都有变动,按风水学的说法,这三煞位不适宜动土施工、立梁上柱,否则就会惊煞动冲,引来灾难。”

    “舅舅,莫非刚才被家荣说中了,您这铺面所在的位置,正是今年的三煞位?!”

    周辰听到这话面色陡然一变,这还得了,既然这个位置不适合动土施工,那舅舅怎么还把这栋老楼买下来重新修整了一番,这不没事找事嘛。

    “那多危险啊舅舅,你不能在这里开店了啊!”沈玉轩听完也急了,急忙劝了倪韶光一句。

    “你看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啊,只听到了这个三煞位的凶险,但是却忘了这个斗字,如果没有风险的话,那何来‘斗三煞’之说?”

    倪韶光毫不在乎的笑了笑,“倘若一旦都成功了,那可就是财运亨通,腰缠万贯啊。”

    所谓的“要快发”就是这么来的,斗倒这三煞位,就能快速的积累财富,一生福禄,享用不尽。

    “可是舅舅,成也就罢了,倘若失败,那也是家破人亡,万劫不复啊。”林羽急忙提醒了一句。

    “败?你忘了我是什么身份了吗?别人兴许会败,我堂堂的周易协会会长可能会败吗?”

    倪韶光挺直了腰杆,脸上再次浮现起了满满的傲气。

    这些年他的饭店干的顺风顺水,靠的就是他这一手精妙绝伦、能掐会算的玄学知识,对他而言,早就已经把风水研究透彻了。

    而为了今年这个斗三煞,他也是准备了足足一年多,所以现在自然信心满满。

    “舅舅,您可得三思而后行啊。”

    “就是啊,舅舅,这件事说来风险还是太大了。”

    沈玉轩和周辰两人听到林羽那句“家破人亡,万劫不复”,吓得脸色都绿了,急忙劝说倪韶光。

    “你们这些小毛孩子懂什么,行了,都回去吧,我这事早就准备周全了,绝对万无一失!”倪韶光说完没再搭理他们,也不打算跟他们一块去吃饭了,叫着小舅子和几个工人进了屋。

    “唉。”林羽望着他的背影,轻轻地叹了口气。

    很多人在巨大的收益面前都会忘乎所以,当局者迷,在林羽看来,倪韶光现在就是。

    这斗三煞是何等的凶险啊,哪有万无一失之说啊,否则人人都去斗三煞了。

    古往今来,因为“斗三煞”家破人亡的例子数不胜数,倪韶光恐怕也要步这些人的后尘。

    “家荣,你可得救救我舅舅啊。”周辰顿时急了,一把拽住了林羽的手臂。

    林羽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也没有办法啊,唯一的法子就是让他不要斗,可是他不听啊。”

    “周辰,你给你外公和你妈打电话劝劝他。”沈玉轩急忙想起来,提醒了一句。

    “对,我怎么忘了这茬,我这就去打去。”

    周辰一拍脑袋,急忙转身去打电话去了。

    林羽也没阻止他,但是觉得单靠家里人的话恐怕很难说动倪韶光,因为看倪韶光雷打不动的态度,绝对要一斗到底。

    略一迟疑,他便赶紧跑进了屋里,冲倪韶光问道:“舅舅,既然您决心‘斗三煞’那我也不劝您了,不过您能不能告诉我您打算怎么斗,我在这方面不太懂,想跟您讨教讨教。”

    倪韶光一听这话倒是顿时来了兴趣,说道:“小伙子,你刚才没看到我在跟这几个工人师傅商讨门头的安装吗?”

    林羽点点头。

    “实话告诉你,我命中这劫煞叫‘夜半修梁不遇乞,鸡鸣三遍万事吉’,意思是说我半夜装整门头,只要不遇到乞丐,鸡鸣三遍,天亮之后,就万事大吉!至于其他的岁煞、灾煞,我早已有了破解之法。”

    倪韶光昂着头,十分的自得,开玩笑,没有这金刚钻,他敢揽这瓷器活吗?

    “那您可曾想过,半夜要是遇上了这乞讨的怎么办?”林羽皱着眉头担心道。

    “小伙子,你这不是傻吗,你见过哪有叫花子半夜起来要饭的?!”

    没等倪韶光回答,一旁的邱松笑着揶揄了林羽一句。

    “不错,这条街又没什么开到半夜的大排档,怎么可能会遇到叫花子,而且我为了以防万一,特地把门头的安装时间定在了凌晨两点,到时候别说是叫花子,就是连个人都碰不到。”

    倪韶光自得的笑道。

    林羽眉头紧蹙,再没多说什么,沉默半晌,才说道:“那我祝舅舅能够马到功成,逢凶化吉!”

    “借你吉言,小伙子。”倪韶光淡淡一笑,心里颇为不屑,自己什么时候用的着你这么个后生提醒了。

    “舅舅,这块石头能送给我吗?”林羽一抬头瞥见角落里放着的一块黑乎乎拳头大小的石头,应该是从雕塑上刻下来的,便提出要把石头带走。

    “行行行,送给你了,快走吧!”邱松有些不耐烦地冲林羽招了招手,迫切的想打发他走。

    林羽把石头带上后便出了店铺,顺手把石头往旁边一抛,石头骨碌碌的滚到了马路边缘,林羽再没管它。

    “我打完电话了,一会儿我外公就给我舅舅打电话了。”周辰笑呵呵的说道,“放心吧,我外公在我们家说话很管用的。”

    他话音一落,就见倪韶光拿着手机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连声答应着,“对对,爸,是有这么回事,您不知道,我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好好,听您的,您别生气,听您的,这店我不开了,不开了,您别生气,好嘞,好嘞。”

    接着倪韶光挂了电话,不由苦笑了一下,指着周辰道:“臭小子,这下我不斗了,你开心了?”

    说完他走进屋里,跟几个工人说道:“行了,大家都回去吧,我这个店暂时不开了,门头也装了。”

    周辰和沈玉轩听到这话不由长呼了口气,颇为兴奋,但是林羽脸上却没有太大的反应。

    倪韶光这一套骗得了周辰他们,却骗不了他。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整条街万籁俱寂,没有丁点人影,一轮圆月挂在空中。

    一辆黑色轿车从街口缓缓行驶而来,到店铺前便停了下来,随后从车里钻出一个人影,正是倪韶光。

    他刚到没多久,一辆载有门头的货车就行驶了过来,四个工人利落的从车上下来,将门头和钳子、电焊等工具拿了下来。

    随后邱松也打了个车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黑塑料袋,装着一大包东西,冲倪韶光说道:“姐夫,东西都拿来了,开始吗?”

    倪韶光抬头看了眼晴朗的夜空,点点头,定声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