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148章 一意孤行
    “真的?!”

    林羽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大喜。

    除了孤儿院院长,档案管理员应该是最清楚被领养孤儿情况的。

    虽然时隔多年,可能当年的事人家早就忘记了,但是这起码是条线索。

    “他家的地址查清楚了吗?”林羽兴冲冲的问道,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准备出发。

    “查清楚了,您要是有时间,咱现在就过去。”秦朗连忙点点头。

    “走。”林羽跟孙芊芊和厉振生说了声便迫不及待的出发了。

    这个档案员居住的地方是一处比较老旧的小区,敲开门后,出来的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到林羽和秦朗后不由有些诧异。

    说明来意后,中年妇女顿时热情了起来,连忙邀请林羽进了屋。

    其实这些年有不少人因为这种事来找过她爱人,她早习以为常了。

    他们两口子也是热心肠,都会尽可能的帮着这些弃儿寻找亲生父母。

    “来,先喝杯水,我老伴去市场买菜了,一会儿就回来。”中年妇女给秦朗和林羽倒了杯水。

    “大姨,我问一下,大叔当年任职的福利院,可是长宁路445号,清海市第二儿童福利院?”林羽有些不放心的问了一声。

    “不错,就是这家福利院,这几年不是拆迁了嘛。”中年妇女点点头,找出了一些水果放到桌上,示意林羽他们别客气。

    “阿姨,大叔在那边干了多少年啊,我被领养了快二十年了,不知他还能不能有印象。”林羽有些忐忑道。

    “他呀,毕业就被分配过去了,一干就是三十年,你放心吧,小伙子,不管是从那个孤儿院进去还是出去的孩子,基本都经我爱人的手,虽然时隔这么久,但是当时被领养的孩子少,多少还是能有些印象的。”中年妇女笑道。

    林羽听到这话心头顿感振奋,找了这么久,终于看到希望了。

    “咚咚咚!”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中年妇女赶紧起身去开门,一看是隔壁邻居,笑道:“老张,什么事啊。”

    “你……你们家老刘在小区门口出车祸了……快去看看吧。”老张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啊?!”

    中年妇女身子一颤,宛如晴天霹雳,只感觉天旋地转,差点晕过去,好在老张一把扶住了她。

    “快……快……”

    中年妇女缓过神后不顾一切的冲了下去。

    林羽和秦朗也俱都面色一变,赶紧跟着冲了下去。

    只见小区门口的路段上围满了人,一辆大货车横着停在了路中间,两边的车辆被堵住了,进出不得,整条路的交通都瘫痪了。

    “老刘!”

    中年妇女拨开人群,看到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老伴,面色一白,立马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痛声的哭了起来,声音凄厉无比。

    周围的人不住连声叹息,于心不忍。

    一旁的肇事司机吓得面色苍白,浑身颤抖不已。

    林羽看到眼前的惨状,心里也顿时揪了起来,赶紧拉过旁边的一个围观的人问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人过马路的时候,大货车没刹住,直接把人撞死了。”目击者摇摇头叹了口气。

    林羽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望着地上痛苦的中年妇女,感觉心里空荡荡的,无比难受。

    “来喽,我刚学的东北菜,猪肉炖粉条子。”

    晌午的时候,厉振生端着一大盆猪肉炖粉条放到了桌上,热气腾腾,香气四溢。

    但是林羽却一点食欲都没有,还在思索上午的事,心里堵得慌。

    “先生,别多想了,人死不能复生,回头我们再找找其他的线索。”厉振生安慰了林羽一声,给他和孙芊芊一人盛了一碗米饭。

    “哇,好香啊,厉大哥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孙芊芊兴奋的夸赞了一声,接着满脸期待的看着林羽,林羽不吃,她也不敢动筷子。

    林羽笑了笑,端起碗筷夹了块瘦肉放到她碗里,自己也夹了一块粉条。

    “谢谢先生!”孙芊芊甜甜一笑,赶紧吃了起来。

    “厉大哥,你说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吗?我们刚找到老院长,老院长就心脏病复发了,刚找到档案管理员,管理员就出车祸死了。”林羽叹了口气。

    “其实我也觉得蹊跷,但是秦朗不是查过了吗,没有任何问题,老院长死于心脏病发作,死前两个月就一直血压高,而肇事的货车司机,已经一天一夜没睡觉了,属于疲劳驾驶,眼一花,就把人给撞死了。”

    厉振生一边吃一边说道,“其实要是两件事拆开来看,也就没那么奇怪了,这种事,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

    “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感觉有些不对。”林羽语气也有些无奈,老感觉老天爷在跟他作对。

    “老师,您有啥可奇怪的,难不成您觉得有人故意阻挠您查找自己的身世?”孙芊芊眨巴眨巴灵动的大眼睛,“您又不是什么身份特别的人物,人家为什么要怎么做啊?依我看,就是巧合而已。”

    孙芊芊话糙理不糙,确实,谁会吃饱了撑的阻挠自己查找身世啊,根本吃力不讨好嘛。

    “是我想多了。”林羽摇头笑了笑,接着低头大口扒起了饭。

    此时君尊国际酒店里,谢长风和曾书杰正在一个雅间里与郭兆宗夫妇吃着饭。

    “郭总,您看这块地块在如何?这是我们清海最好的地块了,临海背山,是我特地给您这个项目预留的。”

    谢长风指着桌子上的地图兴冲冲的跟郭兆宗说道。

    “还行吧,就是位置有些偏。”郭兆宗看了眼谢长风手边的地图,有些爱答不理。

    谢长风知道,郭兆宗这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情生气呢。

    陵安提供的地块谢长风知道,比自己提供的这个地块还要偏呢,郭兆宗这么说,显然是在鸡蛋里挑骨头。

    本来郭兆宗的投资意向就偏向陵安,结果昨晚被林羽这么一搞,清海更没戏了。

    “郭总啊,这个地块可好着呢,所在的地区虽然发展还没跟上,但是我们已经向上面提交了规划申请,以后这个地方将是我们市重点发展的地区,而且我们考虑十年后把市政府也搬过去。”曾书杰赶紧笑呵呵的打着圆场。

    “是啊,郭总,这个地方可是个风水宝地,要不吃完饭您跟我们去实地看看吧。”谢长风急忙说道。

    要是郭兆宗连地块都不去看的话,那希望可就真的一点都没了。

    “这个……”

    郭兆宗有些犹豫,其实他就算不在清海投资,也是要去看看这个地块的,毕竟来都来了,场面上要说的过去,而且他在清海也有很多生意呢,不好撕破脸。

    现在他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想起了林羽昨天晚上的话,林羽很明确的嘱咐了他,如果不想出事情,这几天就待在酒店里不要外出。

    其实他本来对林羽的警告不屑一顾,毕竟这个玉坠自己戴了这么多年,只有好运没有霉运,他不可能被林羽三言两语给骗过去。

    但是想起林羽走前说的那句“丑未相冲,不担财运”,他心里却不由一颤,这句话蔡大师也跟他说过,正是因为他不担财运,蔡大师才赠予了他这块血玉,让他定时供养,以改运势。

    像他这种生意人,一向小心翼翼惯了,所以纵然不相信林羽的话,心里还是有所忌讳。

    “郭总?您意下如何,来了一趟,总不能连地块看都不看吧?我和老谢这老脸,那可就没处放了。”曾书杰笑呵呵的说道,语气中隐隐施加了一丝压力。

    “看是一定要看的,但是也不急在这一时,明天吧,明天一早我们去看如何?”

    郭兆宗想了想,把时间稍微推迟了一下。

    “没问题,只要郭总给我们这个面子就成!”

    谢长风和曾书杰不由松了口气,只要郭兆宗愿意去看地块,就说明有戏。

    中午吃完饭之后,郭兆宗立马叫过来了自己的助理,吩咐道:“通知上港总部,立马派人把我常坐的那辆奥迪运过来,明天早上我要坐着它去看地块。”

    “是。”助理赶紧点点头,转身出去打电话去了。

    郭兆宗口中的奥迪车A8LSecurity,是直接从德国英戈尔施塔特奥迪总部运过来的定制款,也是德国总理的专属座驾,整个大陆都找不出几辆来,安全系数极高。

    “老公,我看你就是太紧张了,那个土包子几句话,就把你给吓住了啊?”陈佩仪窝在沙发上,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噘嘴说道。

    “不是被他吓住了,只不过凡事还是小心点的好,毕竟出门在外。”郭兆宗沉着脸说道,万事还是谨慎些的好。

    “明天我想跟你一起去。”陈佩仪撒娇道。

    “不行,我是去谈生意的,不是去玩的!”郭兆宗冷声呵斥了她一句,这是他的原则,真正谈生意的时候,从不让女人插手。

    晚上的时候,谢长风刚跟郭兆宗的助理确定好明天早上出发的时间,他的私人手机便响了,一看是林羽打来的,谢长风不由皱了皱眉头,直接按了静音,没接。

    但是很快林羽又打了一遍,谢长风还是没接。

    “老谢,谁啊?”谢长风爱人杨艳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

    “小何。”谢长风皱着眉头有些厌烦道。

    “小何电话你咋不接啊?那孩子多好啊。”杨艳好奇道,对于林羽,她可是好感满满,上次自己兄弟的病可就是林羽治好的,而且再没复发。

    谢长风没说话,犹豫了下,还是接了起来。

    “谢书记,我听说你和郭总明天要去郊区?万万使不得啊,他这几日最忌出行,出去会有危险的!”林羽语气急促的说道,他刚才从电视上看到了新闻,所以便急忙打电话来提醒谢长风。

    “小何,你再这样我可真生气了?!这是政府的事,轮不到你插手,你踏踏实实做好你的医生吧!”

    谢长风有些恼怒的说了一句,立马挂了电话,很生气的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