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95章 奇法拔牙
    “谁说中医不能止血?”林羽淡淡一笑,说道:“相比较你们西医,中医止血的方法更快,而且效果也更好。”

    “一派胡言,据我所知,你们中医的药材虽然没有副作用,但是起效慢,见效慢,等到见效,病人早就失血过多而死了。”

    安妮冷声道,眼神中讥讽意味浓重,开玩笑,真的以为她一点都不懂吗,在来之前,她也是做过一定功课的。

    “你说的没错,用药确实见效慢,但是你忘了,我们还有针灸啊?”林羽笑了笑,颇有些自豪道,“通过针灸,我们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有效的替病人止血,随后搭配止血药物进行包扎,效果显著。”

    闻言一帮学生顿时又来了精神,惊奇不已,他们没想到针灸还可以用来止血。

    “何先生,您这话就是在胡扯了,你真以为我们这里面没有懂针灸的吗?”

    这时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洋人站了起来,嗤之以鼻的说道,“不瞒你说,何先生,我也曾跟你们华夏的一位针灸名家学习过针灸,他从没告诉过我,针灸可以止血。”

    “不知道您师从的这位名家是?”林羽疑惑道。

    “尚权华大师,你学中医的,应该听过吧?”络腮胡自信道。

    “奥,原来是尚权华大师,尚大师针灸技艺确实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林羽点点头,他跟宋老闲聊时,听说过这个人。

    “怎么,你现在承认自己是在骗人了?”络腮胡有些得意道。

    “我没有骗人,尚大师虽然技艺高超,但是不能代表全部针灸文化,更无法代表整个中医,口说无凭,我直接现场给你们演示一下吧。”林羽懒得跟他在费口舌,打算用事实说话。

    “好,我就看你怎么演示!”络腮胡冷哼一声,他就不信了,单靠几根小银针,怎么会止的住急性失血。

    “这里是学校,并没有外伤病人,你要怎么演示?”安妮皱着眉头不解道。

    “安妮小姐,拔牙时也会造成牙床短时间内大量出血,我们就用拔牙代替如何?”林羽想了想说道。

    “用拔牙代替?”安妮皱了皱眉头,随后点头道:“倒是也行,不过我们去哪里找需要拔牙的病人?”

    “同学们,我刚才替你们望诊时,有个长有龋齿的是哪位?”林羽冲着一帮同学喊了一声。

    “我,何老师,你刚才说让我尽快去医院拔牙来着!”一个胖乎乎的男生立马站起来说道。

    “你信得过我吗?”林羽笑道,“你要是信得过我,我现在就能帮你把牙拔了,不痛不流血,而且还不收一分钱。”

    他话音一落,一阵同学哄笑不已,内心暗暗称奇,中医竟然也可以拔牙,他们还是头一次听说,而且还能不痛不流血,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他们刚才已经见识过林羽的医术,对他深信不疑,他说能,就一定能。

    “胖子,赶紧的,有这种好事,还不赶紧答应。”

    “就是,何老师医术这么好,你有什么好怕的。”

    “洋人看着呢,别给咱华夏人丢脸!”

    一帮人见胖乎乎男生没应声,迫不及待的催促他说道。

    其实胖乎乎男生倒不是信不过林羽,只是他以前拔过牙,疼的半条命都没了,留下过阴影,所以现在才有所迟疑。

    “何老师,真的不疼吗?”胖乎乎男生小心翼翼的冲林羽问道。

    “你是不是个爷们啊,算了,我来吧,何老师,你帮我拔吧,我这口牙你随便拔,就当我为医学做贡献了!”一个高个男生立马站起来说道。

    众人哄笑一片,纷纷自荐。

    “老师,我来!”

    “我也没问题!”

    ……

    “别闹,何老师说了,给我拔!”胖乎乎男生一看急了,生怕被人把这机会抢走,快速的跑到了讲台上去。

    林羽欣慰的笑笑,他来之前还真没想到课堂气氛会如此融洽。

    “来,张嘴我看看。”

    林羽让胖乎乎男生张嘴后,在他嘴里看了一眼,随后冲安妮道:“安妮小姐,你也过来看一下吧。”

    安妮没拒绝,走过来看了胖乎乎男生嘴中的龋齿一眼,点点头,说道:“情况比较严重,确实需要尽快拔掉。”

    “按照你们西医的方法,该怎么做?”林羽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

    “像他这种症状,我们需要先进行消毒,随后麻醉,分离牙龈,拔除、止血。”安妮回答道。

    “需要用到什么器具吗?”林羽接着问道。

    “当然,不然怎么拔?”安妮皱着眉头看傻子般看了林羽一眼,“除了牙科综合治疗机,还需要骨膜分离器、牙挺和牙钳。”

    “那我告诉你,我只需要几根银针,你信吗?”林羽笑了笑,随后从包里取出随身带着的针袋,往桌上一摊,露出数十根长短不一的银针。

    “你说呢,何先生,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安妮嗤笑着看了他一眼。

    林羽没再说话,招手叫过来一个前排的男生,给他自己的工作证,说道:“你去学校药房抓一味白芨过来。”

    男生点点头,急忙跑了出去,不多时便拿了回来。

    林羽吩咐胖乎乎男生在椅子上坐好,随后将他后背的衣服掀起来,露出整张结实的后背。

    林羽取过银针,在胖乎乎男生背后的几个穴位上扎了几针,然后吩咐一声:“张嘴。”

    胖乎乎男生赶紧张开嘴,林羽啪的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背上,胖乎乎身子一动,一个异物从嘴里飞了出去,在地上弹了一下,滚到了门口。

    安妮吓得急忙往旁边一闪身,定睛一看,瞳孔猛地放大,发现滚落门口的竟然就是刚才那颗坏牙。

    她面色一白,有些难以置信的望了林羽一眼。

    众人也是哗然一惊,纷纷激动不已。

    “真的假的,一巴掌牙就下来了?!”

    “我天,这变戏法吧?”

    “太不可思议了,神了!”

    ……

    “你再过来看看,他牙床有没有出血。”林羽冲安妮笑道。

    安妮急忙走到胖乎乎男生跟前,发现他裸露出的牙床泛着血红色,但是却没有出血。

    “这……这怎么可能!”

    安妮咕咚咽了口唾沫,额头上渗出了丝丝冷汗。

    “安妮小姐,或许这对于你们西医来讲很奇怪,但对我们中医来说很普通,只要将人体的十二经脉研究透彻,便能以刺激穴位的方式止住身体任何一个部位的出血。”

    林羽说话的时候不禁有些感慨,其实何止是安妮理解不了,哪怕现在很多中医医生恐怕也很难理解。

    华夏五千年,中医理论博大精深、浩渺无际,但是时间的涤荡、西医的打压,致使其流损惨重,现在流传到后代手里的已经所剩无几。

    如今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一个简单的拔牙方子,竟然就成为了一种奇象。

    林羽叹了口气,把白芨揉碎,让胖乎乎男子含在牙床缺口处,帮他把后背的针拔下来,嘱咐他过就一会儿吐掉就可以了。

    经过今天这一堂课,安妮彻底被林羽的医术给震惊到了,同时对中医也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听课的一众同学更是兴奋不已,纷纷称呼林羽为神医老师,下课后很多女同学还兴致勃勃的围着林羽问东问西,直到打上课铃,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何先生,没想到您第一次当老师就这么成功。”

    林羽一出教学楼,发现安妮竟然还等在门口,没有离去。

    “他们以前只是没有弄明白自己学的东西到底有多伟大而已。”林羽面带微笑,对于中医,他没有必要谦逊。

    “何先生,话不要说的太满哦,只能说现在遇到的病症,都是你拿手的而已。”

    安妮笑眯眯的说道,心里还是十分的不服气。

    在她看来,现在中医不过是能入得了她的法眼而已,同西医相比,还是不值一提。

    “何先生,不知道你中午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顿饭,顺便探讨一下有关于史密斯先生病情的问题。”安妮诚恳道,她这次来华的主要目的还没有达到呢。

    如果能把史密斯先生痊愈的方法从林羽口中套出来,挪为己用,那她可就是为米国医疗学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整个米国医疗协会在世界上的地位将更加稳固,父亲退位后,会长自然也将非她莫属。

    林羽眯着眼望着她,没有说话。

    安妮心里有些慌了,以为他看出了什么,急忙道:“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感到好奇而已,我会保密的。”

    年纪轻轻便能坐到副会长的位子,除了自身能力过硬,以及家族的关系,她还善于利用一个女人天然的优势,美貌和谎言。

    对于那些贪图自己美色被骗的男子,安妮没有丝毫的愧疚,在她看来,他们是咎由自取。

    甚至很多男人认为,能被她骗是一种荣幸,不过可惜的是,他们到最后都没能一亲芳泽。

    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安妮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越得不到的,才越珍贵。

    “好。”

    林羽望着安妮美艳的面容,最后还是轻轻点头答应了。

    安妮选的地方是一家高档的西餐厅,只有她和林羽两人,并没有叫其他人。

    “何先生,现在没有外人,您可以跟我说一下您是怎么将史密斯先生医治好的吗?”安妮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安妮小姐,是您吗?!”

    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子急忙走了过来,眼里满是兴奋之情。

    安妮皱了皱眉头,没想到出来吃顿饭都能被人认出来。

    她转头看了一眼,认出眼前的男子后,突然脸上一喜,惊讶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