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第32章 群医敬拜
    缺男朋友病?

    一众医生听到这么奇怪的名字,也不禁有些疑惑,好奇的看向林羽,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笑意。

    “什么意思?”艾蜜莉一脸不解道,自己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个病。

    “没猜错的话,你最近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感到沉闷烦躁,夜不能寐,心头好似灼着一把火一般,对吧?”

    林羽解释道,“西医上解释为促性腺激素释放过量,导致促性腺素增加,中医上则解释为相火妄动,肝肾阴虚,需要适当释放欲望,并配药调理。”

    “说明白些,别在这装腔作势!”艾蜜莉皱着眉头,林羽说的这些她压根听不明白,不过她晚上难以入睡这倒是真的。

    “说明白些,就是你缺男人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需要找一个男伴,进行阴阳调和!现在总明白了吧!”

    林羽被她逼的没辙了,本来想委婉一些解释给她听,结果她非要让自己说明白。

    “噗,哈哈哈哈……”

    在场的医生闻言忍不住扑哧一声轰笑了起来。

    薛沁闻言也忍不住捂嘴偷偷笑了起来,还不忘白了林羽一眼,暗骂了一声臭流氓,让你说明白些,也不至于这么直白吧。

    艾蜜莉脸色瞬间憋得通红,眼睛瞪得溜圆,似乎烧着一把火,恨不得将林羽生吞活剥了,怒声道:“你胡说!”

    “我没胡说。”林羽收起笑,神情严肃道:“你这种病现在是初期,并没有大碍,但是如果放任不管,后果会越来越严重,先是会导致思维混乱、精神恍惚,进而会发展为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

    艾蜜莉听到这里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方面的需求旺盛,竟然会导致精神病!

    “不信的话,你现在可以摸摸你的命门穴,肯定疼痛万分,这里是相火的根源。”

    按照林羽说的穴位,艾蜜莉伸手在自己后背上的命门穴轻轻一按,立马疼的叫了出来,轻轻一碰,竟然有种锥刺般的疼痛。

    她脸瞬间白了,终于相信了林羽的话,颤声道:“那我……我应该怎么办?”

    “我方才说了,你这是初期,很好治,只要找个合适的男朋友,然后再进行药物调理,很快就会痊愈。”林羽说着用纸笔给她写了个方子。

    艾蜜莉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李浩明,意思是询问他林羽说的是不是真的。

    李浩明点头笑道:“如果何老弟说的症状是真的,那你确实是得了这种病,至于药方,你大可以放心,何老弟能不用任何仪器把你的病看出来,可见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

    他一边说这话,一边心里在感慨,人外有人啊,这何老弟也不知道师从何方神圣,年纪轻轻医术竟已如此出神入化。

    李浩明这一说,艾蜜莉才一脸羞红的从林羽手中把方子接了过去。

    “艾蜜莉小姐,请问我现在能给贝恩先生治病了吗?”

    现在时间越拖,对贝恩先生越不利,所以必须尽快治疗。

    这次艾蜜莉再没有阻挠,林羽转头冲李浩明道:“李主任,麻烦给我取一套银针过来。”

    随后林羽走到贝恩先生跟前,为他把了把脉,见他手臂和脖颈上的肌肉时不时的跳动一下,不由皱紧了眉头,便拿手指在贝恩的手臂上轻轻地碰了碰。

    “啊啊……”

    原本说不出话的贝恩突然触电般惨叫了两声,声音嘶哑无力。

    “贝恩先生的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林羽面色凝重。

    “这是怎么回事?”李浩明看到这种现象不由面色一惊,连续失眠数日,感官灵敏性应该降低的,贝恩怎么会不降反升呢。

    林羽没说话,面色严肃的把着贝恩先生的脉,迟迟不语。

    一旁的一众医生也不由面色肃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林羽现在可是他们的大救星,如果连林羽都医治不好的话,那他们就彻底没有希望了,自己下岗不说,被誉为“江南第一院”的清海市人民医院的招牌也会砸在他们手里,那可是要遗臭万年啊。

    李浩明的脸色尤其难看,要是贝恩出一点事,那他这辈子积攒下的名声,将会付之一炬。

    薛沁也紧张的脸色发白,紧紧的攥住双手,暗暗祈祷林羽千万能医治好贝恩。

    整个大厅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林羽,额头上汗水连连,就好似望着黑暗中唯一的一盏灯烛,生怕它一不小心悄然熄掉。

    林羽额头也不由有了丝丝汗水,他之所以这么久没说话,是因为他在试贝恩先生的脉搏,很怪异的脉搏,而且毫无规律可言,时而脉细而数,时而脉沉而弦,而且两者切换毫无规律可言。

    一种病症,怎么可能会有两种脉象呢?

    “我知道了!”

    林羽眼前猛地一亮,长呼一口气,起身抹了把头上的汗。

    屋子里的一众医生也是神色一震,满面大喜的望着林羽。

    “何老弟,可看出病因来了?”李浩明激动道。

    林羽点点头,说道:“起初我以为贝恩先生失眠只是火旺水亏,心肾不交所致,随后发现他还有另一个深层次的病因,乃是肝郁化火,痰热忧心所致,所以脉象自然有些紊乱”

    说完她扭头冲艾蜜莉道:“贝恩先生是不是喜欢深夜工作,常喝浓咖啡?”

    艾蜜莉急忙点头,满脸惊讶。

    “而且他最近应该压力应该比较大,时常心烦不宁,坐立难安。”

    “对,对!总部那边的业绩要求提高了不少,贝恩先生为这事成天愁眉不展。”艾蜜莉用力的点了点头,惊讶道无以复加,这是医生吗?这简直是料事如神的神神仙啊!

    “那就对了。”林羽不由松了口气。

    “何老弟,可有法子能解?”李浩明急忙问道。

    林羽点点头,随后挑了一根长针,对准贝恩头顶的百会穴,轻轻扎下,针尾微微摆动,一股碧绿色的雾气顺针而下。

    紧接着林羽又挑了几根分别扎在了贝恩的耳旁和脖颈等穴位。

    不出半分钟,贝恩便闭上了眼,很快竟有了微微鼾声,那鼾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不一会便震天而响,可见他是累坏了。

    “睡……睡了!”

    一旁的一众医生颤声而呼,好多人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艾蜜莉惊讶的不由的张大了嘴巴,看向林羽的眼神又羞又愧。

    薛沁也面色惊异,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林羽,心头震撼不已,外公都治不好的病,这个年轻人,这么几针,就治好了?

    李浩明赶紧跑过去检查了检查贝恩,发现他一切体征平稳,确实是睡着了,随后立马拍拍手,整个急诊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李浩明面色严肃的走到林羽跟前,挺身而立,随后深深的鞠了一躬,颤声道:“何神医,请受我一拜!”

    “何神医,请受我等一拜!”

    李浩明这一躬拜完,其他医生立马跟在后面,齐声朝林羽深深一鞠躬。

    “使不得,使不得,诸位前辈大哥,过誉了!”林羽有些慌了,慌忙朝他们摆手。

    薛沁也有些被震惊到了,即使外公那种级别的医者,都还未曾受过此等群医敬拜的礼遇,这个何家荣,到底是何方神圣?

    林羽写了个中医药方交给了艾蜜莉,详细的告诉了她中药的服用方法,这个病症治起来比较麻烦,需先服七剂,症状减轻后,守方再进五剂。

    等着一切结束后,已经是深夜了,李浩明带着一众医生亲自送他出的医院。

    临走的时候李浩明一个劲儿的劝林羽加入他们医院。

    林羽婉言拒绝了,说自己的妻子最近可能会参加清海市人民医院的医师考核。

    他这是故意在帮江颜,但不是在帮她走后门,因为考试是做不了假的,他怀疑江颜这两年都没能考进清海市人民医院,可能不是能力的问题,应该是有人在背后故意刁难。

    所以他跟李浩明提一句,是想帮江颜打通这道阻碍。

    李浩明问过江颜的名字后便熟记在了心中。

    在薛沁的强烈要求下,林羽便坐着她的车回了家。

    临下车前,薛沁递给了他一张名片,说哪天方便,自己再亲自对他道谢。

    林羽随手把名片放进了裤子口袋里,望着薛沁离去的方向,忍不住纳闷道:“这薛沁也没病啊?”

    可是想起当初宋老当初认真的模样,又不禁有些疑惑,暗想等哪天有时间,好好替她把把脉。

    “回来了?”江颜坐在沙发上敷着面膜,声音冰冷,看都没看他一眼。

    “嗯。”林羽嗯了声,随后跑去厨房下了碗面,拿到客厅里自顾自的吃着。

    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江颜有些忍不住了,冷漠道:“你今晚上干嘛去了?”

    “有个朋友好久不见,叫我过去玩了会儿,光喝饮料了,也没吃饱。”

    因为不便把医院的事告诉江颜,所以林羽编了个瞎话。

    林羽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无形中已经成为了一个满嘴谎言的渣男!

    但碍于何家荣的身份,他不得不撒谎。

    江颜见他再没有要说下去的意思,有些生气,她很想知道林羽跟哪个朋友出去玩了,印象中他那些狐朋狗友,早就没几个有来往的了,唯一一个新朋友“林羽”也已经死了。

    林羽没说,她也没再问,她暗想自己才不问呢,要不还让林羽以为自己关心他呢。

    第二天晚上江颜没有值班,因为刚发了工资,所以她心情不错,叫林羽快点吃饭,吃完好陪她去逛商场。

    李素琴和江敬仁听到这话不由互相看了一眼。

    印象中,女儿可从没叫着家荣出去逛过街啊,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林羽也没拒绝,吃完饭之后就要走。

    “你穿这样多寒碜啊,换件衣服吧。”江颜说着给林羽找出了一身新衣服,随后把林羽换下的新衣服扔到了洗衣机里。

    开车往商场走的时候,江颜面若寒霜,一声不吭,林羽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突然不开心了,还以为诊所那边有什么事,忍不住关心道:“怎么了,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你昨天跟哪个朋友出去喝酒了?”江颜冷声问道。

    没等林羽说话,江颜掏出一张名片甩到林羽身上,声音不带丝毫感情道:“是跟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