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这地方秦泽来过好几次,小时候觉得天安门广场前的路好大,宽敞到不可思议,现在再看,又觉得并不怎么样.....身为魔都的人,应该有蔑视全国城市基建的底气和傲气,事实也是如此,京城的城市建设在一线城市中并不算出众。

    但只要你在这里多走走看看,就能深刻的体会到一种历史长河中积累的底蕴和沧桑!

    这是秦宝宝说的,秦泽没来得及细看这座城市,他在机场打了辆车,直奔王家。

    京城不是他的地盘,业务范围也没扩充到这里,就别指望有人专车接送了,又是春节假期,找个跟班都不容易。裴南曼说的没错,他的能量终究太浅。

    把这个世界比喻成金字塔的话,一下,我明天再来。”

    杨萍上前两步,高声道:“秦泽,你敢走?”

    秦泽转过身来,无奈道:“挑拨离间的话,你不妨想个高明点的说辞,表姐夫吃过的盐比你睡过的男人还多,不要在我面前耍心眼。对了,表妹,你叫啥来着?表姐夫有个坏毛病,不漂亮的女孩我都记不住名字。”

    杨萍脸色铁青,眼神闪烁,见整蛊不成,又道:“表姐确实没说,她甚至懒得理你,听说你来了,她转身就回房间。你再想想,待会我回去会怎样编排你?会在表姐面前说你一些什么坏话?”

    “她会信?”秦泽淡淡道。

    “她信不信不重要,舅舅和舅妈信不就行啦,外公信不就行啦。”杨萍笑眯眯道:“惹怒了舅舅舅妈,你猜猜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女人真不愧是天生的阴谋家啊。

    秦泽:“你想说什么,或者说,你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