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你是功夫高手,那你敢不敢让我打一巴掌。”马丁内兹憋屈道。

    “你这是在质疑我?”秦泽直视着他。

    没回答,但马丁内兹死死盯着他。

    “放肆!”秦泽“勃然大怒”,义正言辞:“我好心教你中国功夫的核心技术,还不收费,你不想学还质疑我?那行,我不教了。”

    说完,秦泽两指夹住空心管,面无表情的把它掰弯。

    “别,请继续。”

    “秦,让我来吧。”

    “我来我来。”

    吃瓜们更兴奋了。

    暗地里,秦泽的手指微微发抖,火辣辣的疼。指引和双指掰弯空心钢管,靠的是他在系统调教下日渐变态的蛮力。

    马丁内兹憋屈到内伤,他内心无比复杂,感觉秦泽就是在报复自己,可说了别人就会信吗。反而会让人觉得自己心胸狭隘。

    而且,好像是自己欢天喜地凑上去的,而且,他会真正的中国功夫,我又打不过他。

    他不知道,中国有两个字叫“阳谋”,从马丁内兹被中国功夫吸引开始,他就注定要被修理。

    当着你的面挖坑,你还不得不跳。

    秦泽咳嗽一声,道:“练气先练心,等大家能做到平稳气场,我再教你们怎么练气。但,不能耽误了拍摄工作,你们自己互相练习。”

    互相扇耳光。

    马丁内兹嘴角抽搐,光扇我不扇别人,果然是忽悠人的吧。

    于是,这一天,片场里在休息时间时不时响起互扇耳光的啪啪声,扇人和被扇的面带微笑,努力平稳气场。然后私底下交流:“你的气场稳住了么。”

    “再给我一巴掌。”

    “看来稳了。”

    秦宝宝和苏钰笑疯了,姐姐的小腹和胸脯剧烈颤抖,捂着小嘴,脸蛋憋的通红。

    突然就感觉老美的智商已经无药可救。

    其实九十年代的中国也有类似现象:全民学气功。

    而且老美本就对中国功夫又向往,但又不是百分百的了解,然后秦泽搅屎棍般的搞事情,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不信也难。

    赴美拍摄的第十二天,11月下旬,秦泽的生日到了。

    几百亿资产的大佬,开生日宴会必然是隆重奢华,往来宾客如云,豪车长驱直入.......大概在自己中年以后,会是这样的盛况。

    陪着姐姐在洛杉矶瞎几把晃荡的秦泽心里暗想。

    秦泽十九岁前,生日是一家四口下馆子,姐姐承包了他的生日蛋糕,一直承包了很多年,所以后来姐姐生日秦泽也会买蛋糕给姐姐庆祝。

    low逼系统找上他的前一天正好姐姐生日,秦泽花了一半的零花钱给姐姐买蛋糕。全被陈青虹、张雅这些倒霉娘们抹脸玩了。

    十九岁上大学后,生日他要么回家,要么和姐姐过。姐姐带他到处浪啊浪,开着小红马,满沪市的跑,看到环境不错的咖啡屋就坐下来喝一杯,逛一逛商场,吃小点心。然后时间过去,就到晚上了。

    姐姐就会找一家比较上档次的馆子,点菜打包,再买上蛋糕,他们在当时八十平米左右的小窝里庆生。

    从咸鱼到海泽王,仅仅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他还没完全转换成百亿大佬的生活观。想来姐姐亦是如此,她一大早拉着秦泽在洛杉矶逛起来。

    今天她穿了一条波西米亚长裙,罗马鞋,头上一。

    秦泽恍然回神,迅速按下快门,然后点头:“好了。”

    秦宝宝蹭蹭蹭的跑过来,“我看看我看看.....哈?难看死了,你会不会拍照啊,姐姐都给路人甲挡着了。”

    红润小嘴立刻撅着,脸蛋上笑容渐渐消失,蹙着精致的眉梢,打了他一下。

    “那,再拍一次?”秦泽歉意道。

    “拍好点哦。”秦宝宝告诫,小腰一扭,屁颠颠的跑回原地。

    新照片很完美,没有路人甲,没有碍眼的汽车经过,秦泽是这么认为的,但姐姐不满意,她说你拍出来的照片和手机摄像头没什么区别,好要给秦泽买衣服的,逛着逛着,女人的购物天性爆发,然后就没秦泽什么事儿了。离开商场时,身上挂着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里面就一件呢绒大衣是他的,其他全是姐姐的。哦,还有一包袜子也是他的。

    下午四点,姐姐要赶片场去了,在洛杉矶郊外,但姐姐在市中心很有名的一家蛋糕店订了蛋糕,得有人等着,今天是秦泽生日,这些事儿不想丢给助理,那会很无趣。

    而且秦泽也由不得不留下来的理由,于是把姐姐送上保姆车,他站在街头挥手告别。

    保姆车开远后,他看了看腕表,然后给苏钰发短信:“我到了,你呢?”

    苏钰:“等我十分钟!”

    不会双线操作的渣男不是一个好渣男!

    基操勿6,以后没准还有三线操作呢。

    或者,四线?

    友情推荐一本书:《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名字很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