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39 明晚陪你睡(感谢“幽明之羽”的盟主)
    商务车里有三个人,都是专业的狗仔,其中一人手里捧着单反,加长镜头那种,刚才秦泽和秦宝宝的一举一动全在里面了。

    “普通姐弟没这样的吧?”捧着单反的年轻人愕然道。

    “这样在公众场合反而正常,秀一下姐弟情博关注,可私底下都这样.....”另一个年轻人说。

    如果不是知道男人是秦泽,女人是秦宝宝,说他们是情侣,毫无违和感。可当知道他们的身份后,再联系他们的行为,这就很有嚼头了。

    想通这一环节后,捧单反的年轻人眼睛唰的亮起来,脸色因为激动而涨红,“这回有大新闻爆了,这个月的奖金够我们在大宝剑住一个月。”

    真相不重要,娱乐新闻从来不注重真相,更不需要和新闻联播一样,要编的合情合理。

    娱乐新闻,只追求爆点。

    有这几张照,再取一些博眼球的表态,光是卖版权就能卖疯。

    另一个年轻人也激动起来。

    中年司机皱眉道:“相比起这些,咱们不应该先考虑怎么应付秦泽吗?他过来了。”

    “怕他干嘛,还能吃了咱们?”

    “就是,干咱们这行的,哪个明星没怼过?”

    两个年轻人,不愧年轻气盛,丝毫不怵。

    “咚咚!”

    秦泽敲了敲司机的车窗玻璃。

    中年司机降下车窗,就降一个缝,假装不认识秦泽,皱眉:“有事吗。”

    秦泽笑道:“你们跟了我一路,辛苦了。”

    司机看傻子的表情看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泽墨镜,开门见山:“这样,刚才的照片我出钱买回来,连带着你们那台单反。”

    中年司机笑了笑,转头看身后两个年轻人。

    心领神会,捧单反的年轻人狮子大开口:“五百万,这个单反给你。”

    秦泽一愣:“五百万?几张照片换沪市一套房?”

    捧单反的年轻人老神在在:“反正你也不缺钱,五百万多么?你不知道,前阵子一个女明星被曝出轨,封口费付了什么?一千多万。你不给,我们就把照片曝出去,姐姐屁股好摸吗。”

    车里响起几声嗤笑。

    威胁的意味很明显了,相较之下,曝光出去,肯定没有敲诈明星来的钱多。

    关键是这几张照片可大可小,秦泽和秦宝宝的动作过线了,但不至于见光死,没那么严重。所以如果能敲个五百万,肯定比曝光更划算。

    秦泽淡淡道:“最多十万。”

    年轻人诈了他一句,没能看到秦泽什么慌张的反应,他先否定了心里晃荡不及的猜测,然后有点失望,似乎对秦泽来说,曝光出去也没什么大不了。

    另一个年轻人道:“那就是没得谈咯?”

    秦泽摇头:“十万,把单反给我。”

    捧单反的年轻人嗤笑:“凭什么,老张,我们走。”

    秦泽道:“你们走不了。”

    中年司机更通人情世故,处世更圆润,笑道:“秦总,你退几步,我们要走了。”

    捧单反的年轻人不耐烦道:“和他说什么,直接走,你赶拦路?”

    中年司机升回车窗,发动车子之前,斜了眼秦泽,见他不动,就直接打方向盘,车子蹭了秦泽一下。

    站在车外的秦泽握拳,抬手,拉开架势,一拳捶出。

    “砰!”

    车窗玻璃分崩离析,响声清脆,惹来周围人的侧目,以及不远处的交通辅警。

    拳头击碎玻璃后,打在司机脸上,牙齿飞出来两颗。

    秦泽反手一巴掌抽晕司机,绕到客座位,拉开车厢门。

    目瞪口呆的两个年轻人反应过来,靠车门位置的年轻人骂了一声草,一脚蹬向秦泽,但秦泽挥手又是一巴掌,把他扇的满嘴血。

    就剩拿单反的年轻人没挨揍,他抱着单反,脸色稍白。

    “我们不是在做生意,照片是我的,不是你们的。和你谈价格是给你面子,不要把偷来的东西当成自己的。”秦泽伸出手,“单反拿来,钱没了。”

    年轻人强撑着说:“你敢抢劫?我们会报警的。”

    不理他的负隅顽抗,秦泽打了他一巴掌,特响亮,从他怀里夺过单反,当场摔的支离破碎。

    看到这一幕的行人,驻足观望。

    但秦泽被对着他们,没露脸,所以他们错过了拍视频的机会。

    做完这一切,秦泽朝车里的姐姐压压手,让她别出来,接着掏出手机,给公司法务部打了个电话:“浦东机场,2号航站楼,6号门,半小时内给我赶到。”

    正好,辅警过来了,沉声道:“怎么回事。”

    年轻人心中大定,大声道:“他抢劫。”

    辅警一愣,下意识的握住对讲机,呵斥秦泽:“你别动。”

    他打算呼叫机场里的保安。

    国内一二线城市,机场附近几乎都有派出所,浦东机场的派出所更是在候机楼里面。

    秦泽道:“我是秦泽,他们是狗仔,跟踪偷拍,刚才问他们要照片,没还我。”

    他摘下墨镜,露出真容,又飞速戴上。

    辅警“哦”一声,放下对讲机,朝车里的年轻人说:“那你自己报警吧。”

    明星、狗仔,等于麻烦。

    万一插手了,给人曝在网上,没准会被人肉。

    他熄了多管闲事的念头,打算当一个吃瓜。

    抢劫什么的,又不归他管,他只是交通辅警,连编制都没有。

    抢劫也不归交警管。

    而且这种事件没什么危害性,因为秦泽的身份注定他不会继续做出格的事。

    年轻人:“.......”

    他只好自己报警了,合格的狗仔,怎么会怵明星?

    就像光脚不怕穿鞋的。

    而且秦泽打人、摔单反,他犯法了。

    不多时,机场治安派出所的人过来,他们过来的很快,因为听到是明星和狗仔起了冲突,便匆忙赶来。

    不是过来解决矛盾,而是过来维护治安。

    秦泽身份一曝光,机场治安就完了。

    所以当那个年轻人嚣张的掏出手机朝秦泽拍视频,并叫嚣道:“就拍你怎么了,你有本事再摔我手机啊,当着这么多警察同志摔啊。你秦泽敢摔吗。”

    行人纷纷掏出手机,围过来。

    人群堵住了车道,车子卡在人群外,死命的按喇叭。

    警察们嘴角抽搐。

    这家伙刷新了秦泽对狗仔的认识,果然是一点都不怵,恨不得你跟他撕逼,求之不得。

    他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抢了对方的手机,狠狠摔碎。

    “我要告他损坏个人财产。”年轻狗仔大声道。

    “还有,他打我同伴。”他指了指自己红肿的脸,补充说:“我也被打了。”

    警察象征性的拉住秦泽,出言调解。

    “带人走啊,别堵在这里。”交警和辅警一脸p的表情。

    而就在此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大汗淋漓的跑过来,在人群里顾盼片刻,硬挤进来,喘着气到秦泽身边:“秦总,车子堵在后面了,我跑过来的。您出什么事了。”

    秦泽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道:“我没时间耗这里,能解决吗。”

    律师:“可以可以。”

    他喘了几口气,走向警察,“哪位是队长?”

    短暂的沟通过后,他返回,说:“秦总,您先走吧,这里交给我。”

    秦泽点头,走到年轻狗仔面前,拍拍他肩膀:“教你一个道理,钱包瘪的人,永远斗不过钱包鼓的人。做事前,先摸摸自己钱包。”

    “我走了,你继续。”

    年轻人看着他钻进车里,在交警的协助下疏散人群,让出通道,车子驶离了机场高架路。

    心里有点凉,他暂时走不了,还得去一趟派出所。

    浦东机场被抛在身后,渐渐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秦宝宝收回目光,蹙眉道:“好恶心的狗仔,差点着了他们的道。”

    秦泽目视前方,嘴角含笑:“不会,我离开公司就注意到他们了。”

    姐姐一手刀砍他脑瓜,抱怨道:“那你也不提醒我。”

    秦泽没解释。

    久别重逢,不想说“身后有狗仔”这样的丧气话。而且上次在舅舅家小区外差点被狗仔偷拍,姐姐之后就很注意了,不会在外面亲他。

    眼下。

    “那边忙,他应该要到年底才回来。”

    “挺好的,有事做,省得他成天胡思乱想。”秦妈笑容温婉:“就是让他当厂长没问题吗,你舅不怎么靠谱的。”

    做母亲的,始终把儿子放第一位,不愿看到他吃亏。

    “没事,许耀那边有人帮他.....”

    完了,说漏嘴了。

    秦泽炒菜的动作一滞。

    “许,许耀?!”秦妈脸都白了。

    秦泽心里一动,再次试探母亲的反应:“嗯,舅舅介绍的,说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也是许家镇的人,妈你认识吗。”

    秦妈手颤抖着,愣愣的望着秦泽:“他,他有和你说什么吗.....”

    “妈,我给你说个笑话。”秦泽道。

    一家三口晚饭后坐在客厅看电视,父亲意味深长道:“我儿子长的一点都不像我。”母亲说:“有些事知道就好,不要计较,儿子都二十四了,非要较真,没准儿子没了,老婆也没了。”

    这是秦泽想说的笑话,可当他看到母亲眼里的慌乱和紧张,清晰的感受到她害怕的情绪,秦泽的心像是被针刺了一下,就没说。

    她,没欠我什么啊。

    她,把我当亲儿子养啊。

    她养育我二十四年,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让我有一个不自卑和贫困的童年。

    可我做的是什么?

    不断的试探她的底线。

    试图去揭她心里的伤疤。

    “前阵子公司缺资金,舅舅就找他入股,他说挺看好我的厂子,决定投资。”秦泽开心道:“我偷偷告诉你,我多要了他很多钱,他都不知道。哈哈。这波生意你儿子赚大了。”

    秦泽顺便把舅舅摘出来。

    秦妈细细观察儿子的神情,他有几分得意,几分骄傲,此外,没任何异样。

    她不知道自己儿子有演帝级的演技。

    “那就好。”秦妈安心的笑着。

    “妈。”

    “嗯。”

    “妈.....”

    “嗯?”

    “没事,就是想叫叫。”

    晚饭后,秦泽和姐姐送父母到地下停车,老爷子出电梯后,借着抽烟当借口,把秦泽拉到边上。

    “王子衿.....”

    “嗯。”

    今晚,王子衿“秦叔叔”叫的格外甜,秦泽煮的菜偏辣,她殷情的给老爷子和秦妈倒水。

    老爷子当了快三十年的老师,目光何其老辣,王子衿晚上表现出的,与平常不同的乖顺和热情,足以让他察觉到“真相”。

    于是秦泽痛快的承认。

    老爷子“啧”了一声,抬巴掌想削儿子头皮,考虑到他已经长大,又收回巴掌,头疼道:“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小赤佬。”

    秦泽说:“没准年底您能当爷爷了。”

    心里补充,外公还要再等等。

    老爷子:“苏钰还是王子衿。”

    秦泽:“不知道诶,可能两个一起?”

    没忍住,他一巴掌削儿子头上。

    老爷子和秦妈开车回家去了。

    秦宝宝茫然道:“你和爸说什么了,好生气的样子。”

    秦泽:“我说你女儿三十岁都嫁不出去,要不要赌一把。”

    秦宝宝一脚踹他:“滚。”

    他只是不想老爷子问太多,问了,秦泽不好回答。任何让他二选一的提议,都会使他烦躁,厌恶。

    送走爸妈后,秦宝宝开了瓶香槟庆祝自己演唱会成功。

    本来打算晚饭时嗨一嗨,不料爸妈突然杀到,毕竟不能当着爸妈的面,喝酒高呼:呦呦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

    有父母在嗨不起来。

    有酒有氛围,三个很快就喝嗨了,秦宝宝在客厅翩翩起舞,五音不全的王子衿在酒精下,禁不住高歌了一曲。

    被秦宝宝狠狠嘲笑,闺蜜俩在沙发掐成一团。

    秦泽给自己倒了杯酒,就着阳台外明亮的月光,唱道:“一杯敬朝阳,一杯月光。”

    一口干。

    秦宝宝从王子衿胸口抬起头,“新歌吗?”

    王子衿双腿缠着姐姐的腰,扭头看来:“这句挺有味道,阿泽继续唱。”

    呃……

    这首歌叫什么来着?

    秦泽忘记了,他每天在积分商城试听的歌曲堪称海量,不过是突然想起这么一句,脱口而出。

    后面怎么唱的,忘了。

    想了想,便唱道:“一杯敬羽凡,一杯敬宝强。”

    “再倒一杯还要敬奶亮。”

    “什么乱七八糟的。”姐姐说。

    我也不知道,只记得商城里歌曲评论有这么一句。

    晚上,秦泽在自己房间等到十点半,没等来姐姐敲门。

    心里颇为纳闷,按说分别这么久,姐姐肯定夜袭他。

    他摸出门,轻轻敲了几下姐姐的房间门,没被她理睬。

    累了?

    所以早早的睡了么。

    回房间后,他给王子衿发短信:“我姐睡了。”

    王子衿:“嗯。”

    秦泽:“晚上我到你房间来。”

    太露骨了,删掉,灵机一动,重新编辑:“天京、安灰,湖楠,江锡。”

    王子衿:“???”

    秦泽:“子衿姐冰雪聪明,你懂的。”

    足足五分钟,王子衿才弄懂,给他回复:“山冬。”

    秦泽:“......”

    呸,你这个假老婆。

    他床上鞋子,轻手轻脚的杀向王子衿的房间,却发现她房间空空如也。

    人呢?

    人哪里去了。

    跑去厕所看了看,还是没人。

    正茫然着,手机叮咚一声,有信息进来。

    姐姐:“你别敲我门了,子衿在我房间,今晚我和她睡。讨厌,害姐姐刚才紧张的要死。要让我怎么和她解释嘛,乖,明晚再陪你睡。”

    秦泽:“.......”

    (s°Д°)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