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709 百思终得其解(最好更新了立刻看)
    “聊完了?”秦泽立刻站起来,略显紧张的盯着姐姐。

    他知道裴南曼找姐姐聊什么事儿,估摸着她有点八卦,再就是帮苏钰试探试探。秦泽心里是不情愿的,姐姐现在不好受刺激。但既然裴南曼帮他瞒了苏钰,刚才就不好忤逆了。

    他观察着姐姐的神色,小心翼翼的,怕她情绪再遭打击。

    秦宝宝从他身边经过,轻声道:“回家吧。”

    秦泽点头,与裴紫琪李东来打过招呼,随着姐姐离开别墅。走向车子的路上,姐姐忽然道:“那个是你徒弟?”

    “啊....是啊。”秦泽一愣,忙点头。

    “挺有意思的。”秦宝宝微微一笑。

    秦泽再次一愣,继而狂喜,姐姐很多天不和他主动说话,只在有什么要求、或者他主动开口的时候,才会爱答不理的回应。

    活脱脱一个赌气小媳妇模样。

    像这样如往常般与他聊天、说话的模式,那是绝对没有的。

    李东来有没有意思不重要,甚至姐姐心里还觉得是个煞笔。姐姐只是借此主动开口说话,意味着她愿意和自己结束冷战。

    意味着她稍稍原谅自己了。

    秦泽脸上笑容泛起,语气激动:“一个小屁孩能有什么意思?不说他,姐,咱们回家吃饭吧,我给你做好菜。”

    开车回家,秦泽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可劲儿给姐姐夹菜,看着他眉眼间的喜色,秦宝宝有种悲喜交织的复杂情绪。

    “快过年了,明天放假,我和妈说好了,明天就回去。”秦宝宝找了个话题,道:“爸说了,往后的年货、红包、走访亲戚的礼品,都得由你买,直到你结婚为止。”

    秦泽并没有意会姐姐话里的深意,点头嗯了一声。

    大城市的年味其实不重,走访亲戚两三天就够了,五服之外几乎不登门走访,有的年轻人甚至过了三代就不登门拜年了。远比不上乡下的热闹气氛。

    到吃饭结束,他们说了很多家常话,有时笑,有时沉默,但再也没有当初那种嬉笑打闹的默契与和谐。

    有些东西捅破了,就再也不能心照不宣的藏在心里,它藏着的时候,你可以尽情的撒欢,尽情的快乐,当做一种曝光之前的享乐。

    但当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你就不得不直面它,这时你肩上就会多一种负担,一种责任。

    秦泽有种预感,他和姐姐之间,或许很难再回到之前那种状态。

    饭后,秦宝宝一如往常坐在沙发看电视,盘着腿,斜斜靠在沙发的慵懒姿势。

    穿了一件白色卫衣的姐姐,把头发扎成丸子后,显得尤为年轻,肌肤白皙,眼波清澈,映着电视机莹莹光芒,说她是大学生都有人信,高中生就不行了,高中生没这么宽广的胸怀。

    秦泽坐在她身边,冷战结束后,心情如释重负,刷了一下朋友圈,子衿姐大半个月没动静了,电话依然关机,估摸着手机卡换了。

    聊天软件把秦泽拉黑,在苏钰不注意时,用她手机联系过王子衿,没任何回复,朋友圈的更新内容也停止在她离开沪市的那一天。

    看起来是要恩断义绝的样子。

    “我靠!”正刷着朋友圈,秦泽突然爆了句粗口。

    钱诗诗那矮个子发了张图片,点开图片,背景一片漆黑,往下拉了半天,突然蹦出来一个颜艺爆炸的贞子。

    “本年度最感人的照片”

    她是这样配字的,不知道多少人中计了,回复里一片骂声,有黄宇腾、李薇、叶卿.....好多公司旗下的艺人。

    秦泽也被吓了一跳。

    秦宝宝侧头看来:“干嘛呀。”

    秦泽念头一转,笑道:“看到一张很有意思的照片,本年度最感人的作品。要看吗。”

    秦宝宝探身子过来,秦泽把手机递给她。

    姐姐丝毫不知道自己掉进了套里,认真的看着,手指把图片刷刷往下拉......她发出一声尖叫,手机给砸了出去。

    “你神经病啊,给我看这种东西。”秦宝宝似乎生气了,丢掉手机后,冷着俏脸,大不离开客厅。

    秦泽没捡手机,坐在沙发,神色落寞。

    她生气了,却没动手动脚,以前的姐姐肯定扑过来和他撕逼了。

    果然,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晚上十点半,秦泽关了电视,回房间休息。

    站在门口,回头看姐姐紧闭的房门,她这晚就没和自己再说话,期间从房间出来四次,在他面前经过两次,看都不看他。

    秦泽抓抓脑袋,没有烦躁,而是愧疚。姐姐那么没心没肺的女孩,被他逼的像个深闺怨妇,可见他和王子衿的事儿,对她打击很大。

    到了晚上十二点,秦泽躺在床上没睡着,近来睡眠极差,轻易不会入眠。前阵子系统说,你的身体机能直线下滑,睡眠对人类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你这样每天背负压力,会精神衰落,会阳痿。

    最近系统偶尔会诈尸,蹦出来叨叨叨几句,现在换秦泽不搭理它了。

    他对系统流已经失望透了句烂笑话。

    秦泽靠了上去,亲吻她的脸颊:“姐,我爱你!”

    柳眉轻蹙,一声痛呼。

    女孩变成了女人。

    “疼,疼....你停下。”秦宝宝用力推搡他胸口。

    她的反应和当日的王子衿差不多,秦泽不得不停下来,给她缓冲的时间。阵痛而已,很快就会过去。

    虽然记不太清和苏钰酒醉后的详细经过,但好像苏钰没有喊停,所以苏钰是抗日英雄,姐姐和王子衿都不如她。

    大概三分钟,秦宝宝咬着唇,看他一眼,姐弟之间的默契让秦泽明白她已经准备好了。

    “那我来了啊。”

    “嗯....”

    秦宝宝哭了,哭的撕心裂肺。

    过往的岁月中,有太多的悲伤、甜蜜、纠结、郁垒,它们混淆在一起,交织成一段酸甜苦辣的青春。此时此刻,终于可以对那段时光报以微笑。

    她当然也没看见,秦泽眼眶红了。

    天真岁月不忍欺。

    青春荒唐我不负你。

    .......

    玉门破,丝红落。

    竟夜观音莲上坐。

    云雨急,菱枝弱。

    风住波停棉上卧。

    桃瓣翻,雪峰摇。

    玉龙抽水下深壕。

    气息喘,语声娇。

    芙蓉酥软渐沉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