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王子衿失魂落魄的出门,关门的刹那,回头,秦宝宝同样是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仿佛一只精致但失去灵气的木偶。

    杀人诛心!

    王子衿激动时的一番话,每一句都打在秦宝宝的七寸。

    但她没有丝毫得意,甚至失去乘胜追击的兴趣,这个时候,如果有一瓶酒,王子衿会毫不犹豫的一醉方休。这场谈话并没有结果,也不可能会有结果。

    她试着强势过,可看到秦宝宝那张梨花带雨的脸,终究没能忍心。

    真应了那句“战场瞬息万变”的老话,她满脑子的连招还没来得及施展,就被秦宝宝率先大招了。

    那个女孩是第一次吐露心扉吧,你能想象她没心没肺的外表下,竟隐藏着如此刻骨铭心的喜欢?

    不,不是喜欢,是爱情。

    王子衿无力反驳,更无力否定。

    只觉得命运像是顽劣的孩子,总和大人开一些致命的玩笑,你却打不到它屁股。

    踏着昏暗的路灯,回到了车里,一个人坐在车中发愣,事到如今,不是她挥动屠刀就一定能斩断这段不该有的爱情,当她听完秦宝宝的自述,便知这个女孩已经弥足深陷,无法自拔。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她在这段感情里走的太深,回不了头了。

    那么他呢?

    姐姐尚且如此,弟弟又是怎样的一种心态。

    想到这个问题,王子衿沉默了,恐惧的情绪在心里发酵,也是她匆匆结束和秦宝宝谈判的原因。

    就像一个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将军,突然收到朝廷和敌国有py交易的密函,这时将军要做的是继续奋勇杀敌,还是原地不动等待朝廷指令?

    亦或者班师回朝和“昏君”对质?

    沉默许久,她摸出手机,再三犹豫后,给秦泽拨打电话。

    另一边,秦泽把憋在心里十几年的心事倾诉完毕,心里畅快了许多,诚然裴南曼不是一个好听众,也不会温柔的安慰他。但这些话对着她说,总好过对着苏钰说。

    苏钰知道这件事后,不知是否心态会爆炸。

    她似乎一直觉得自己的敌人是王子衿来着,当然这也没错,可她不知道二号boss身后,还有一只大boss。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裴南曼:“.....”

    秦泽:“......”

    说实话,在这么悲伤的气氛中,突然响起如此欢快的童谣,委实有点不和谐。

    就如同阅兵典礼上,庄严的国歌突然切换成抖音神曲:我们一起学猫叫,喵喵喵喵~

    一看来电人:王子衿。

    秦泽起身,玩阳台走去,同时接通电话:“子衿姐?”

    裴南曼悄悄尾随了几步,竖着耳朵,拼命的想偷听。

    但秦泽回头把房门关了,人走到阳台,声音消失。

    裴南曼不甘心道:“你关什么门啊,我又不会偷听....这是我房间好伐。”

    秦泽不搭理她,顺手把门反锁。

    “我和宝宝谈完了。”王子衿平静的语气。

    秦泽心里一突,没说话。

    “你们谈的怎么样?”最后,他憋出这句话。

    “她让我把你还给她。”王子衿说。

    子衿姐的语气听着很淡,淡到让秦泽发慌。

    那段掩藏了很多年的恋姐情结,已经赤裸裸的暴露在女朋友面前。

    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再嬉笑面对了。

    “见到她之前,我很有信心,我觉得那都是她单方面的情感,并不足以影响到我们,我要做的是让她坦然的选择接受,我是去安抚的,但现在......”王子衿顿了顿,没说下去。

    沉默一下,她才说:“她说,弟弟要更理性,更有自知之明,曾经试着交往女朋友,让自己和姐姐都死心,她阻止了一次,但她知道自己不可能阻止一辈子。秦泽,有件事我想问你,你老实回答我。”

    她喊了名字,打从两人熟悉起来后,她就没直呼秦泽的名字过。

    “你说.....”

    “我们认识不久,你主动追求我,对我表现的很有好感,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做给姐姐看的。”王子衿沉声道:“不要敷衍我。”

    “现在的我,对你是真心的。”秦泽低声道。

    王子衿苦涩道:“是啊,你从来不是那种看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的人,我早该想到了。但我最初摆出愿意“试试看”的态度,也不是为了你,咱们都一样,都不够纯粹。”

    秦泽沉默。

    他不知道子衿姐是怎么想的,至少当初的“好感”是不是纯粹,对他而言并不重要,男女之间产生爱情的方式有很多种:一见钟情,日久生情....

    前者他没见过,后者的话,比如他和苏钰。

    只需要后来的两人真心相爱,开头是什么模式,不重要。

    但文青女可能会有点感情洁癖什么的.....所以秦泽不能说:老铁,那没毛病,咱们别计较。

    “这些都不重要了,”王子衿幽幽叹口气:“宝宝的心事我已知晓,那你的呢?阿泽,如果让我和她之间做出选择,你选谁?”

    这个问题,比我和你妈落入水中先救谁更难以回答。

    秦泽沉默着,沉默着。

    王子衿在车里等了半天,电话那头依然没有响起答复,她的心渐渐沉入谷底.....

    王子衿甚至做好了低三下气的准备,她会说,我以后再也不心机不傲娇,不吊你胃口了,请选择我啊。

    虽然选择我会让你和那段青春岁月做出告别,但还是想请你选择我。

    拜托,一定要选我。

    这些话统统都说不出口了。

    秦泽的沉默给了她最好的回答。

    在一片绝望的沉默中,王子衿选择挂断电话。

    车顶的灯散发着橘黄而黯淡的光芒,王子衿憋了好久,泪腺终于崩溃,她趴在方向盘上痛哭一场。

    像孩子那样发出哭声,撕心裂肺。

    ......

    裴南曼默默猜着阳台上的对话,人淡如菊的伪装性格和暴力易怒的真实性格,都不曾让她如此痴迷别人的八卦。

    如同苏钰那般,她始终认为闺蜜的敌人应该是王子衿才对,秦宝宝和秦泽不同寻常的感情也注意到了,但没在意,谁想突然大反转,原来姐弟俩有这么复杂的感情经历。

    我擦嘞,好刺激。

    她再想到王子衿看似端庄实则强势的性格,根正苗红的官宦千金,能忍受这种事?

    这么一想,更刺激了。

    裴南曼也不是一味的八卦,她稍稍为自己闺蜜的前程感到担忧。

    王子衿已然难以对付,再加一个秦宝宝呢,就算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但受伤的猛虎扭头咬死一只观战看戏的吃瓜泰迪,也是随口的事。

    虽说泰迪当个妃子还是很稳的,可不想当皇帝的妃子不是好皇后。

    她未必会甘心。

    裴南曼捏了捏太阳穴,有点发愁,此外还有一股从心底深处升腾起来的躁意和失落。

    秦泽听着话筒里的忙音,站在阳台发了会儿呆,下意识想摸烟,才想起烟盒子放在客厅。

    王子衿要的答案他给不了,电话里说太多都无济于事。

    于是发了条短信问她在哪里,没回,再打电话过去,关机了。

    秦泽离开房间,拿起沙发上的烟盒、外套,大步而出:“曼姐,苏钰拜托你了,我先回去。”

    裴南曼追出门口,“怎么个情况?”

    秦泽:“关你屁事。”

    裴南曼摘下拖鞋,朝楼梯里的秦泽用力砸去,正中脑瓜。

    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滚吧,小屁孩。”裴南曼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