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瞬间,王子衿几乎无法呼吸。

    她就那么木愣愣的盯着秦宝宝,很久很久,睫毛颤了颤,豆大的泪珠滚落:“那我呢,那我呢?”

    “他是我第一个男人,我希望是最后一个,我也很爱他啊,我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男人。我为了他和父母翻脸,我说跟着他就算喝凉水我都开心,你们统统给我闭嘴.......现在你让我把他还给你?你让我怎么办?”王子衿咬着牙,抹了把眼泪:“还给你又怎样,你们能在一起吗。秦叔叔再开明,能忍受儿子和女儿结婚?他知道这件事么,如果不知道,你们又将阿姨置于何地?”

    “退一步说,就算他愿意,你们又真的能踏踏实实的在一起?两个娱乐圈备受瞩目的姐弟,全国人民都在看着你们。你们怎么在一起啊。你硬要和他在一起,那是毁了他。就算你们不在意,那你们想过父母吗。他们往后的日子里会在流言蜚语中苦苦挣扎,你希望父母有这样的晚年么,秦叔叔还是大学教授,他该如何面对全校师生。朋友亲戚怎么想?做了二十多年的姐弟,说在一起就在一起,即便没血缘关系,如果是正常人当了二十年的姐弟,血缘关系已经不重要了吧。他们会想,原来还是姐弟的时候就已经有不伦之恋了,你让你爸妈情何以堪。”

    “你们解释也没用,解释有用的话,还会有网络暴力的存在?还会有积毁销骨的流言蜚语?你和秦泽走到今天,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光他们就能让你俩永世不得翻身。是不是想当娱乐圈几十年都少有的笑话、负面典型?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一辈子?将来孩子又如何自处,想过没有啊。”

    说到最后,她语气已经很激动了。

    “去国外也没用,在这个通讯日渐发达的时代,出国也无济于事,名声是不可逆的,你俩成为:这是我的女人,不想死的,就统统滚开。”

    裴南曼:“......”

    她心说,你少年时代的内心戏竟如此丰富,骚的我都难以吐槽。

    “是不是觉得很可笑,但他很想很想,想疯了。可真正的他,再平庸不过了,学习中等,体育中等,性格温和....其实这是庸人对世界的讨好和无奈。”秦泽笑容先是苦涩,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一挑:“当他上了初中,漂亮的祸水姐姐又惹事了,那时候不读书的小混混在学校划地盘,看到漂亮的女生就要求做自己的女朋友,没有大嫂的大哥,是不称职的大哥。她那么漂亮,就成了大哥们必争的香饽饽。”

    “机会终于来了,姐姐从家里偷了一百块,二十来号人,说只要你们帮我弟弟“压阵”,她就每人给五块.....五块钱啊,那时候冰棍只要五毛,五块钱可以在食堂吃顿大鱼大肉。然后她找上混混,说自己是一年级秦泽的女人,是男人就拔刀吧。”

    “其实那时候她只要找老师说明情况,那些混混就不敢惹她了,她是尖子生,学校对尖子生很重视的。”

    裴南曼评价:“年纪不大,心机倒是不小。”

    “我从来没有那么拉风过,当着几十号的人和学校坏学生头子单挑。最后是我赢了,孩子间的打架很简单,只要不怕疼,死打,胜利并不难。虽然我看起来更惨,可我大声吼他,我说:秦宝宝是我的女人!”秦泽咧了咧嘴:“这句话我记了很多年,现在想想真有点激动。”

    裴南曼沉默。

    “打那以后,男孩的心里“得到她”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就像黑色的种子,埋藏在心里,吸收着外界的负面情绪,渐渐开出了黑色的花。”

    “从此,他开始注意姐姐姣好的身段,漂亮的脸蛋,看着她的胸脯愈发丰满,有了少女的风姿。他依然对她好,但那已经不是弟弟讨好姐姐的亲情,而是一种爱慕的心理在作祟。有一天,他和姐姐嬉闹时,肢体的摩擦让他有了生理反应。青春期的他突然明白了,他再也难把这个朝夕相处十几年的姐姐当成家人。他一度为此产生巨大的罪恶感,觉得很恶心,恶心的就像肮脏猪圈里的生物。”

    “直到有一天晚上,姐姐趁着父母睡着敲开他房间的门,他们睡在一张床上,聊着没有营养的话题。弟弟很规矩,他觉得如果暴露自己内心的冲动,姐姐就再也不会亲近他了。可是上天并没有把这个自卑又平凡的孩子关上所有窗户,给他留了一扇窗.....那一晚,姐姐亲吻了他。”

    裴南曼愣住了。

    “再不见光的黑暗里,他听见姐姐急促的呼吸,想象着姐姐通红的脸蛋,水润又羞怯的眸子,巨大的幸福感在他心里爆炸。他确定了一件事,姐姐喜欢他。不是单纯的姐弟感情,而是像一个女孩偷偷喜欢一个男孩的那种喜欢。”

    秦泽苦笑一声:“但那又怎么样,他的人生平庸到毫无亮点可言,这样的人,除了随波逐流,有什么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呢,他甚至不敢和父亲红脸,能做的只是把那份喜欢,默默藏在心里。”

    “此后的岁月里,两人心照不宣的藏着秘密,偷偷亲个嘴就能甜蜜半天。他们走过了初中,走过了高中,走过了大学。任凭那份感情在心里发酵,谁都不敢去触碰,姐姐倔强的不肯相亲,拒绝交往任何男朋友。因为她心里早就有人选了,那个没用的弟弟。”

    “弟弟要理性一些,他知道做不到,心底深处觉得自己做不到。他那么没用,最大的出息就是家里注定要留给他的那套大房子。于是他开始试着找女朋友......时间总会淡化一切,再海誓山盟的爱情也敌不过时间,他俩最完美的结局是他娶一个本地的媳妇,姐姐嫁一个优秀的男人,大家继续藏着心里的秘密,把流年抛却,迈向未来,四季静好。”

    “后来,那个男孩终于长大了,他开始展露头角,成为亲戚朋友交口称赞的孩子,成为别人家的孩子。他在娱乐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在商业百战不殆,日进斗金。然而怯弱的本性扎根在他心里,哪怕名字没有血缘关系,他还是不敢和父母摊牌,不敢大声告诉父母:秦宝宝是我的女人.......他怂到了骨子里。”

    “于是一边抓着姐姐不放,一边在别的女人那里渴求光明正大的爱情。”

    “他.....飘了。”

    裴南曼知道秦泽为什么和她说这些话,也知道王子衿干什么去了。一切源于昨天那个新闻。

    “既然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爱情,那为什么不悬崖勒马呢,人生有太多的美好,终究会有错过的人,不该执迷于流年往事。知道不对,就该斩断。”裴南曼柔声道。

    “斩不断啊,”秦泽喃喃道:“别人只看到他的光芒万丈和光鲜亮丽,可谁又看过他卑微怯弱的一面,谁又喜欢那个无能又没用的他?”

    “只有姐姐啊。”他说。

    裴南曼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眼前这个自信又从容,才华横溢的年轻人,第一次在她面前褪下沉重的甲胄,里面是一个胆小又卑微的小男孩。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