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合作的详细内容,是秦泽和苏钰接下来半个月里的重点工作。王子衿也有参与,学习性质多于帮忙。

    商业合作的细则,大纲由秦泽和苏钰制定,十几个合作公司的高层从旁协助,最后再由法务修改。确认无误后,签合约。

    同行既是冤家,又是天然的合作伙伴,取决于市场有多大。

    vr技术的前景非常广阔,任何人即便想吃独食,也吃不下,不如资源共享,组成同盟,这样的好处是将来如果进军海外,也不会出现各方面捉襟见肘的尴尬情况。

    秦泽现在的资产、身价,多一百亿少一百亿,已经完全没有影响。一个商人到商业大枭雄的转变,是心态的转变,商人想着赚钱,大佬想的是占领市场。

    杰克马虽然整天瞎哔哔的忽悠,但他的一些很对,当商人走到一定程度后,追求的不该是钱,而是别的东西,比如影响力。

    老马厉害之处也不是钱,而是他的影响力。多少人靠他活着,多少人需要他?

    当达到这种程度后,就能一定程度上得到上头的尊重。反之,钱再多,比如秦泽这样的,他起高楼,他楼塌了,对社会,对百姓,几乎没什么影响。

    所以一个二代就敢蔑视他。

    如果一味的想着赚钱,而不提升自己的影响力,那他永远只是个二流商人。

    这个道理秦泽最近才想明白,突然就理解系统发布任务组建集团的原因了。

    这一次他绑了这么多企业上船,当大家投入了资金,利益就开始捆绑,届时秦泽遇到点麻烦,就不再是孤军奋战。

    不过,倘若遇到像王子衿这样的出去浪什么啊,家里浪不一样么,姐姐不在家,咱们就算像海草那样在浪花里舞蹈都没人管。

    一边浪还能一边高喊:还艹还艹.....

    但王子衿不管,就要出去浪。

    逛街、吃饭、买礼物,看电影,说是庆祝,其实是约会吧,我们去吹吹风。

    “傻吧你,这么冷还去江边。”秦泽把她两只小手拢在手心,呵一口热气,搓着:“手这么凉,都搓不热。冷不冷?”

    “冷!”王子衿享受着男友的爱护,用力啄脑袋。

    秦泽把她的两只小手往裤裆里塞:“没事,让你见识一下捂档派的热度和硬度。”

    “扑哧....”王子衿慌忙抽回小手,气笑了,追着他一顿打:“好歹资产快上千亿了,一点都不正经。”

    “哇,开始嫌弃我了?”跑到黄浦江边,秦泽转身,张开怀抱,王子衿恰好在撞入他怀里,嘤咛一声。

    她倚在秦泽怀里,眺望一江浊水,船只悠悠而过,文青病犯了:“哈,姑奶奶一剑断江,纵横江湖,人人敬畏,不料碰到你这个江湖小瘪三,马失前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无奈藏剑深山,从此淡扫蛾眉,洗手作羹汤。”

    秦泽:“呸,你下面都不会。”

    王子衿打他一下,瞪着他,突然又笑了。

    小瘪三有小瘪三的好,王子衿是受不了吵闹和冷战的人,心里脆弱的宛如孩子,每次身边有人吵架,她都会心烦意乱,变的暴躁。

    文质彬彬的绅士在她这里没有任何市场。小瘪三虽然经常口花花,但和他在一起就是开心,毫无道理的就会笑起来。

    紧紧抱着马力十足让她又爱又恨的强壮虎腰,轻声道:“阿泽,你要一辈子对我好啊。”

    这个时候我应该哼首歌.....

    秦泽这么想着,左顾右盼一下,偷偷摘下口罩,低头吻住她的红唇,冰冰凉凉的,吐着幽幽的芬芳。

    冬天黑的很快,在外面吃完饭,秦泽开始期待今晚的活(sai yun)动。

    他能让王子衿垂泪到天明。

    “我们找个酒店吧。”站在路边打车时,王子衿下意识的说。

    “姐姐今天不在家啊。”秦泽茫然道。

    王子衿一怔,是哦,嘤嘤怪不在家啊,我怂什么。

    什么时候,就产生了啪啪要去酒店的心理阴影?

    王子衿为自己这个正牌女友的遭遇难过起来,差点潸然泪下。

    .......

    第二天是周末,王子衿到中午才起来,顶着两个黑眼圈,醒来时房间空无一人,她披上浴袍走到客厅,秦泽正在摆弄饭菜,听到动静,抬头看来:“正要叫你呢,酒店的饭菜还不错。吃完洗个澡,我们回家。”

    王子衿恹恹道:“累,不想吃,还想睡。”

    苏钰要在这里,肯定会对她的话感同身受,并抹一把辛酸泪。

    关于男朋友雄风太振这件事,王子衿偷偷上网查了,大部分都说年轻人都那样,时间长了肾水不足,马力自然减弱。

    但王子衿发现自己的遭遇和网上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总结一下,大部分现象是年轻人火气旺,~孬也要夯昆。

    靠的是数量取胜。

    她家男人不是这样,她男人是呃羧KT。

    哎呦,老娘的腰啊。

    “别睡了,越睡越累的。”秦泽招招手:“不吃就凉了。”

    王子衿闷闷的坐在桌边,还是没胃口。

    秦泽打趣道:“还不济事了吧,讲真,我昨晚最多五成功力。”

    “你还说!!”

    王子衿拿筷子猛敲他头,气鼓鼓。

    不得不承认,她运气真好,这辈子就一个男人,居然让她找到了一个人形泰迪,人形永动机。

    “你这个是不是病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王子衿郁闷道。

    “你妹哦,你听说过有这种病的?”秦泽怒道:“这是天赋异禀。”

    王子衿整个人趴在桌上,呻吟两声:“哪有你这样的,我受不了啦。”

    秦泽眉飞色舞:“叫爸爸,叫爸爸我下次就手下留情。”

    王子衿斜他一眼:“你干女儿是不是很多,都做了谁的干爹啊。”

    秦泽摆摆手:“没有没有,我喜欢女儿,但干女儿这种事我是做不到的,我又不是禽兽。”

    王子衿气的想撕了他。

    小瘪三也有小瘪三的坏处,你永远皮不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