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秦泽和姐姐回了一趟父母家,不对,是回家,毕竟他和姐姐还没成家立业,户口都没迁出去,用“回父母家”形容不妥帖。

    王子衿也跟着来了,她刚来沪市时,老爷子和秦妈对她很客气,期间,因为和秦泽的关系,有进入过一段尴尬期。

    女儿的闺蜜来家做客,和儿子的准媳妇来家做客,完全两码事。

    好在秦妈性情温婉,又中意这个儿媳妇,王子衿也很通情达理(心机腹黑),双方很容易便转换了心态,关系变的更加亲密。

    老爷子分外惆怅,他是中意苏钰的,王子衿隔三差五来家里做客,苏钰却极少来,去年除夕来过一次,就再也没来登门做客。

    好在他俩私下底一直有交流,偶尔打打电话,每次国家出新政策,金融行业出大新闻,苏钰会打电话和老爷子进行学术交流。

    持续不断的刷着未来公公的好感。

    尽管王子衿给人的观感极佳,可自己生的孩子(咸鱼泽嘤嘤怪)都还有偏爱的呢,更何况儿媳妇。

    老爷子心里一直憋着一句话想对苏钰说:哝长点心吧,不知道来家里坐坐,怎么和王子衿争。

    说出来的话,总感觉自己这个父亲有自卖自夸的嫌疑。

    文化人脸皮薄,所以难以启齿。

    客厅里,男人和女人泾渭分明,父子俩讨论财经实事,母女外加一位儿媳妇,在看甄执

    父子这边相谈甚欢,古代读书人最爱聚在一起激扬文字,现在也一样,知识越丰厚,越喜欢侃侃而谈,所以老爷子终于对儿子满意了,因为儿子已然能跟上他的节奏。

    很不可思议,如果是在一年半以前,他和儿子谈论宏观经济,儿子会一脸懵逼,并且配字:what are you说啥嘞。

    而秦妈那边,她们再看甄执下璧囊螅憬惆汛⒋孀牌吹u盘带回家来了。

    这部剧太火了,自打播出后,迅速俘获了无数大妈、阿姨的芳心,除了广场舞之外,在家守着电视追更甄执晌钪斜夭豢缮俚挠槔只疃

    现如今的电视台收视率,大妈们撑起半边天。

    唯一不和谐的就是秦宝宝叽叽喳喳的剧透,说这个安陵容以后可坏了,说甄忠院笠实鄞髀堂保灯涫荡吭屎笠彩潜换屎竽鬯赖摹

    观剧体验极差,秦妈也忍无可忍了,拎着女儿玲珑耳垂,怒道:“全给你说完了,我看什么?”

    “痛痛痛,妈您轻点。”秦宝宝苦着俏脸求饶。

    事实证明,无论在那种人群看来,剧透都是不可饶恕的事。

    “宝宝,楼下周阿姨还记得么,”看剧之余,秦妈随口问道。

    “怎么啦。”

    “她女儿结婚了呗,嫁的还不错,男方家有三四套房,本身还是国企的。”秦妈透着羡慕的语气。

    “国企?”秦宝宝没好气道:“他累死累活,还不如你家儿子动动手指赚的钱多,哪里就嫁的不错了。”

    这种不自觉的把弟弟拿出来和其他男人作比较的行为,让王子衿和秦妈微微皱眉。

    “人家好歹嫁出去了,比你还小一岁呢。你到现在也没个消息。王子衿都比你强。”秦妈说。

    “呸,”秦宝宝不悦母亲贬低自己的说辞,哼哼道:“她不也没男朋友,哪里比我强。”

    秦妈:“哦,那子衿也该努力了。”

    王子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秦阿姨是个有心机的。

    她刚才在试探秦宝宝知不知道自己和秦泽的关系。

    这种问题,直接询问女儿亦可,根本无需试探,这说明她之前的猜测是对的,秦阿姨也知道自己女儿的弟控情结。

    于是又有新的疑惑生起,子女的心理健康问题,大可以坦诚不公的谈一谈,又不是青春叛逆期,大家都是成年人。而且,秦宝宝的弟控情结明显很严重,靠时间去修正,感觉得很久很久。

    那么,秦阿姨在忌惮什么?

    王子衿想不明白,也想不通,她只是觉得里头有蹊跷。因为事件本身难以启齿的缘故,她连私下问秦泽的念头都没有。

    你和你姐打算什么时候停止互控。

    你妈好像知道你俩互控的事儿,但选择不说,她忌惮着什么嘛。

    根本没法问出口。

    聊到九点,老爷子回书房了,秦泽躺在沙发另一侧,舒服的伸懒腰。

    满足了老爹的口舌之欲,我终于成为合格的儿子了。其实挺无聊的,在秦泽的知识量里,他和父亲聊的这些东西,太过粗浅了。

    就像大学生和小学生在聊九九乘法表。

    老爷子的水平,不着急,慢慢来,毕竟生孩子和生猪崽不同,不是想生就生。

    只能慢慢来,难不成众筹一个孩子。

    秦泽思考合并前自己还能做什么,或者说上市前,他应该做些什么。

    最重要的肯定是提高各个公司的业绩、资本,这样上市的时候,股价才能起飞。

    东风科技那边,即便有图纸,但要制造出成型且立刻投入市场的设备,时间上欠缺些。但想来年底总该没问题了。

    天方的话,甄执栈穑樗孀殴久蔡嵘簧伲胱幕埃箍梢约绦牡缬埃还荒臧氲氖奔洌牧宋辶康缬埃卟颇钢恚僬庋氯ィ烨故值某坪鸥霉馊偻诵荩怀苫故至恕

    仗着沪市光腚局有人,他的电影上映一直在插队。如此才能做到高产。

    倒是宝泽那边可以走走关系,把私募转型成公募,这个难度有点大,而且公募受到的监管力度会成倍增加,如果转型成公募了,然而不适合并入咸鱼集团。

    但仅仅是私募的话,潜力当然不及公募的。

    打开聊天软件,天方娱乐的艺人群,恰好在讨论月底的金马奖。

    “甄执绻堑缬埃罴雅浞俏夷簟!

    钱诗诗近来名气暴增,有点小膨胀。

    公司里的艺人,基本都参演了甄执追妆硎究上В骸胺商旖薄⑿枪饨薄⒔鹩ソ庇Ω糜形颐堑囊幌亍!

    “那我就是金马影后咯。”叶卿说。

    刘薇:“想多了,不说其他艺人,光是秦总就把你压下去了。”

    一个二线艺人:“@刘薇是宝总,请把两个秦总区分开来,不然联想到秦泽得影后,感觉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