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反应,求赞的本章说严重影响阅读体验,大家给我个面子(我脸大),求赞的本章都来这里吧。

    王子衿觉得秦宝宝在暗讽她,绝不是她多疑,指桑骂槐绵里藏针的刻薄话,秦宝宝老熟练了。

    城府深,心机婊,这些词都不怎么光鲜亮丽,但王子衿听到这词儿,就忍不住把自己代入其中。她确实心机很重,她那个小圈子的人,大概都是这么觉得的。

    学生时代,她稍稍露出凶狠的爪牙,便让找麻烦的女生受尽苦难,可被最亲密的朋友这样讽刺,她心里微微有点难过,于是王子衿慢慢坐下,把半个脸蛋潜到水里。

    “瞧你小气的模样。”秦宝宝手刀轻轻砍在王子衿的头上。

    两人挨的很近,王子衿抬眸,看不见秦宝宝的脸,她的脸被两坨好几斤重的肉给挡住了。

    好特么下作的乳量。

    “说风凉话。”王子衿白眼回敬,朝秦宝宝的胸口泼了一瓢水:“闭嘴啦,大湿胸。”

    “不是风凉话,”秦宝宝摸摸她脑袋:“心机婊绿茶婊什么的,多好的词儿,这是对你智商的肯定。傻白甜的女人,一辈子都没出息。碰上霸道总裁还好,碰不上,一辈子被人欺负。”

    王子衿:“.......”

    好有道理。

    秦宝宝话锋一转,“不过有时候确实觉得你挺讨厌的,心机太深。”

    王子衿:“......”

    “咱们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好多女生私底下议论你,说你腹黑阴险,心脏的很,别人只是欺负你,你就把人家整的名誉扫地,灰溜溜的转校,还把追你的富二代送进拘留所。大家都对你敬而远之。”秦宝宝道:“可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和你交朋友?”

    王子衿:“反正不可能是同桌。”

    “你知道别的女生又是在私下怎么议论我的么。”

    “知道,狐狸精,浪荡货。”

    秦宝宝哼哼道:“她不就是个成绩好点的花瓶么,有什么好骄傲。这是骂人的话吗?这是夸我呐,每次听到我都开心的要死。”

    “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不就是身材好么,这个不要脸的大胸狐狸精,以后就是做小三的命。”秦宝宝得意道:“多酸呐,可这些都是对我脸蛋和身材的认可,我为什么不高兴。”

    “可我真觉得心机婊没前途,这又不是三妻四妾的时代,学那么多宫斗剧有屁用,你有屠龙术,可世间无龙啊。女人嘛,有自力更生的能力,然后再会一点撒娇卖萌就够了,以后老公才会疼你嘛。”

    不是啊不是啊,你的弟控毛病没改之前,我觉得宫斗术还是很有用的。

    王子衿苦恼的挠挠头,也没法跟闺蜜这般解释。

    她对秦宝宝同样无比了解,这闺蜜从高中时期就经常跟她念叨自己有个弟弟,说打架可厉害了,如果他不是成绩太差转学了,现在高中就没人敢背地里说她俩坏话。

    王子衿在沪市读高中的三年里,秦宝宝从来没和她在周末结伴逛街过,一来那个年代,大家兜里没几个钱,不流行这个。二来她总是在周五的时候念叨,周末要和弟弟去哪里哪里玩,要怎样怎样。

    好像她的业余时间里全是弟弟。

    这就是弟控呀,而且是深度弟控,当年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直到后来她认识了秦泽。

    说良心话,刚开始撩秦泽的时候,是觉得单身狗姐弟很容易相互控,她为了秦宝宝才撩的秦泽。

    只要让秦泽对自己产生好感,并展开追求就行,你想,姐弟俩私底下的时候,秦泽说,姐姐姐姐,我可喜欢子衿姐了,你帮我追她。

    时间久了,秦宝宝就能体会到弟大不中留的现实,自然而然的就把弟控的毛病改了。

    这是最开始的想法,后来,后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她最先陷入这段感情。

    一个长得帅的男人,并不足以让她喜欢,帅哥太多了,跟韭菜一样,春风吹又生。但一个长得帅,还有才华,他的才华不是那些肚子里有几两墨水,靠着努力出人头地的凤凰男可以比。

    可你能想象么,这样的男人,性格还特别好,不直男癌,不恃才傲物,幽默风趣,喜欢口花花,他几乎把大部分女生心中择偶的标准给做到了。

    当王子衿幡然醒悟之时,她已经喜欢上秦泽了。

    “子衿呀,你说咱们关系这么好,以后有孩子了,定个娃娃亲,或者义结金兰什么的,是不是很有意思。”秦宝宝在水中坐下,和王子衿肩并肩。

    这个不好吧,好歹是表兄妹,义结金兰是多余的,娃娃亲就过分了,祖传姐弟互控么?

    “你不是说你终身不嫁么。”王子衿斜眼。

    她没钻秦宝宝的套,她要是拒绝,岂不是明摆着自己和秦泽有一腿?

    要是答应,奖来有理都变没理。

    “以后的事谁知道,没准看到个顺眼的,就闪婚了呢。”秦宝宝唉声叹气。

    “一直过单身狗的日子,人会变态的吧。”王子衿试探道。

    反正和秦泽知根知底后,她是不愿意过单身狗的日子了。

    师者,穿道授液也。

    这方面,秦泽是她老师。

    “一个人挺不错呀,没什么不好的。”秦宝宝理所应当的语气。

    “呐,我就说吧,你长的不正经,其实是个性......冷淡。”王子衿嘿嘿道。

    “滚,你自己不一样。”

    “嗯嗯。”王子衿心里说,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水底下,她轻轻摩挲双腿。

    ......

    甄执撞サ牡谝惶欤闷廊绯保谐∩瞎肪绮簧伲鸨牟辉谏偈执褪谐∩瞎肪绮煌氖牵奶ù屎苎辖鳎掖Υν缸殴葱亩方恰

    台词尴尬是现在电视剧的通病,但甄执煌奶ù誓7碌氖恰逗炻ッ巍罚虼擞兄稚砹倨渚车镊攘Γ萌丝醋藕苁娣

    而剧情上的严谨更让它显得不落俗套,人物刻画相当丰满,最后,演员的演技普遍在线。

    但由于是首播,网上的好评仅限于宿州电视台官网、官微,以及在观众的口耳相传中。

    并没有出现瞬间火爆全网现象,但对宿州电视台来说,收视率极其喜人。

    收视率:0.314%

    单集收视率和当日收视率差不多,因为只有两集的缘故,0.314是两集平均收视率。

    对于电视剧收视率没超过0.2的宿州电视台,这个收视率可谓逆天,副台长都给惊动了,特地打电话问了赵总编情况。

    此时赵总编在自己办公室,脸上的笑容未曾褪去,接到副台长电话时,心里可牛气了。

    “0.3的收视率,破我们电视台三年记录了。”

    一番询问后,得到确定答复的副台长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这秦泽拍的东西,怎么都差不了。”赵总编笑容满面。

    “老赵,是你的眼光很不错。”副台长褒奖道。

    赵总编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决定花钱买下《甄执分埃涸鹩笆泳缯庖豢榈牟棵趴岬模桓龈碧ǔぁ⒘礁鲎鼙啵龈弊鼙啵辛硕淘莼嵋椋笔庇屑溉嗣魅繁硎痉炊裕醯盟拗萏ǖ氖帐勇室簿驼庋耍恢档没ㄕ夥萸

    而现在,当时反对的徐总编和张副总编,如今笑的嘴都快裂到耳边了,因为这个令人振奋的收视率。

    “首播收视率好,得益于台里和天方的宣传,往后可能会下滑,要稳住知道吗,继续投入宣传,多打广告。”副台说。

    “明白的。”

    “只要稳住这个收视率,咱们全国收视率排行也能进前十了。”

    赵总编道:“如果我们把档期往后挪几个月,避开前几部高流量的电视剧,收视率可能还能再上一个台阶。”

    副台长无奈道:“没意义啊,这是前三甲考虑的事,咱们能稳住前十就很不错了。往后挪,一样会碰到ip剧。”

    甄执氖帐勇屎芟踩耍粲诰罚湍切┍斓牡缡泳缛杂胁恍〉牟罹啵俑隼樱恍┑焙煨∠嗜狻⒒ǖ┲餮莸牡缡泳纾撞テ1很正常,破2破3都有不少。单集最高和当日最高,近几年的记录是6%和5%左右。

    甄执氖撞ナ帐勇手挥0.3。

    当然,最后的平均收视率,大多是一点几,破2的很少。比如路姐姐演的《xx记》,一开始连破纪录,各平台十小时播放量2.1亿,然后....一落千丈。最终平均收视率只有一点几。

    赵总编觉得,最后的平均收视率,能稳在0.3,向0.4看齐,就很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