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91 课文会教你怎么皮
    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绿色背景的地面,身边两侧是草丛,前方是敌方防御塔以及对线英雄,在这里,一切都是3d立体的,不管是四周景物,还是披着斗篷的敌我小兵,都是立体的形象,给人的感觉是在看一部3d大片。

    尤其当他回头时,看到背后的防御塔,以及缓缓逼近的一对我方小兵,这是李东来在vr馆玩过的射击游戏无法比拟的。

    操作方法也比射击游戏难度高且有意思。

    而且相比在vr馆玩游戏,这个游戏眼罩更加实惠和方便,没人会为了玩vr游戏,特意坐半小时公交往cbd区跑。

    “高科技啊,秦哥牛逼大发了。比vr馆的更好玩,更逼真。”

    虽然画质上还存在很大缺陷,可让人宛如置身游戏世界的体验,是任何游戏爱好者都无法抵抗的诱惑。

    随着时间过去,李东来还发现一个好处:眼睛不疼,脑袋不晕。

    晕动症是vr游戏一直存在的老问题,打打降低了游戏体验,很多人甚至尝试过这种眩晕恶心的症状后,再也不碰vr游戏了。

    “竟然不晕,总算把这小毛病改正了。”李东来心想。

    他其实不懂,这一点看似不多的进步,在虚拟现实领域却是一个质的飞跃。足以引起行业轰动。

    一局游戏结束,输了,但李东来精神亢奋,两眼发光,他知道寒假不会寂寞了。

    裴南曼坐在沙发,给自己煮了一壶茶,偶尔抬头看一眼电脑屏幕,关心一下游戏的进展。她不会玩游戏,更不觉得有什么意思,但关心这个游戏眼罩有没有意思。

    苏钰不久前的电话让她明白这款游戏机卖的并不好。

    “感觉怎么样?”等李东来摘下眼罩,她问道。

    李东来犹豫一下,“感觉想打人。”

    一个爆栗砸在他脑瓜,力道很大,差点痛哭了。

    李东来捂着头,悲伤的想,果然,我怎么皮都皮不过秦哥。

    裴南曼愠色:“哪学来的这副油嘴滑舌腔调。”

    李东来很委屈的说:“秦哥那里啊,小姨你有本事打他啊。”

    裴南曼更怒,又赏他一个爆栗。

    李东来:“......”

    再也不皮了,我没天赋。

    “游戏机怎么样?”裴南曼再问。

    李东来正襟危坐,乖巧道:“很好玩,非常有意思,现在没有一个游戏机是这样的,如果将来游戏开发能跟上,绝对爆款,不,不用等以后,我觉得很快它就会成为爆款。”

    裴南曼点点头,有点开心。

    “那...小姨,游戏机....”李东来嗫喏道。

    “拿去吧。”

    李东来开心的把眼罩、盒子、手柄收回包裹,抱着它,一溜烟的走了。

    回房间,打开电脑下载游戏,一边等,一边捧着手机在微信群疯狂安利,拍了张照片上传:“@全体人员,这款游戏机太带感了。爽的要死,赶紧买。”

    毕国伟:“听说不怎么样,我是不会给秦哥贡献零花钱的,他害我损失了三个月的零花钱,深仇大恨。”

    葛庆:“李东来,你又玩游戏,好好念书啊,期末别挂科了。”

    李东来咧了咧嘴,圈子里小美女众多,葛庆算一个,经过妹妹百般提点,李东来终于get到葛庆这妞偷偷喜欢自己这件事。

    可惜是一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注定没结果的暗恋。

    这丫头太乖了,不是李东来的菜。

    秦哥有句金玉良言:脱裤子办事,提裤子给钱。

    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尽情的浪,反之,就别玩弄人家小姑娘的感情啦。

    瞧瞧,这社会阅历,这人生感悟,不是他这种出入大学的雏鸡能比的呐。

    他不知道秦泽其实是嘴强王者。

    这句话转述自老司机黄易聪,那才是真正的床上王者。

    张望云:“游戏还玩不腻?李东来你该学着长大了。”

    黄廷梓:“就是就是,都上大学了,不谈恋爱玩游戏?”

    李东来:“爱买不买,再哔哔我现在就打车过去揍你们。”

    群里安静了。

    陈清袁:“很好玩,很有意思的游戏机。”

    李东来:“@陈清袁,你也买了。”

    陈清袁:“我当然要买啊。”

    叶柔:“哇,好学生诈尸了。”

    葛庆:“+1”

    张望云:“+2”

    裴紫琪:“+3”

    裴紫琪:“好学生,寒假有空嘛,给我英语补习呗,我感觉明年高考悬的很呐。”

    陈清袁:“没时间啊紫琪,寒假要去国外进修,顺便参观哈佛剑桥麻省的环境,我现在还没想好考哪个学校。我妈说会尽量帮我。”

    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肯定是不够厚。

    当然,最主要是靠实力,不然秦哥不会认同她的成绩单。

    张望云:“瞧瞧人家,天字号痴情妹子,再看看你们,只知道和男朋友浪,却不知道为男朋友考哈佛。”

    性格阴险的黄廷梓调侃:“就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等你毕业了,人家说不定结婚生娃。”

    叶柔:“有道理,清袁一开始就走错路了,想睡他,就把他灌醉,灌不醉就来强的,我们这么多人肯定帮你。大不了坐牢么,你连坐牢都不敢还有脸说爱他。追男人只能靠睡,睡一次他就乖了,有一次就有两次,他们都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哪有你这么蠢的,竟然真的想着考哈佛。”

    李东来:“可笑,你觉得秦哥是那种睡一次就听话的男人?起码睡十次。”

    裴紫琪:“你闭嘴吧李东来,秦泽那种人,是能睡服的么,别怂恿,我觉得清袁现在的选择是对的,不管以后怎么样,她将来肯定不会为自己现在的努力后悔。”

    李东来:“清袁呐,我知道点内幕的,说实话,你想当正牌女友,别指望了,甘心当小三小四的话,没准有戏。”

    叶柔:“李东来我艹你妹,凭什么要女人当小三。”

    裴紫琪:“叶柔你真的要艹我么,确定么?打屎你信不信。”

    话题歪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李东来瞄了眼电脑,下载进度才百分之二十,早的很,又给秦泽发了信息:“秦哥你的游戏机太好玩了【兴奋】。”

    秦泽竟然很快就回复他了:“游戏体验还不错吧。”

    李东来:“佩服的要死,你真是做什么成什么,太有才华了。”

    秦泽:“我没有才华,我只是才华的搬运工。”

    李东来:“对了,陈清袁说明年考哈佛剑桥,似乎稳的一匹,完美符合我们国家“稳”的政策,简直如有天助。”

    秦泽:“真的假的?”

    李东来:“真的,她日你的心比黄河之水还要滔滔不绝,比万里长城还要坚挺。”

    秦泽:“我要说那完全是戏言,不知道她信不信【抹汗】,另外,说话不要那么粗俗,整天日不日的。”

    李东来:“我懂,应该说啪啪。”

    秦泽:“啪啪难道不粗俗?中文博大精深,你大可以换个说法,比如太阳穴。”

    李东来:“什么意思?”

    秦泽:“自己领悟去。”

    片刻后,李东来发了一连串“五体投地”的表情:“秦哥你又教了我一课,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没你优秀了。”

    秦泽:“对吧,换了个词,就不会显得粗俗,反而衬托出你有内涵。以后记得多拜拜孔子。”

    李东来:“是努力学习的意思么。”

    秦泽:“对,多读书,课文会教你怎么皮的。比如孔子东游,见两小儿便日。”

    李东来:“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