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88 介不介意后宫团多一条咸鱼
    裴南曼忍他很久了,厨房里吹她耳垂是故意的,多少年了,从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调戏她。

    收礼物的时候,说实话,那只陀螺真的触到她心底柔软地方了,特感动,可我这么感动的时候,你竟然说“叫爸爸”?

    这要搁在前几年,她脾气最火爆的时候,秦泽已经沉黄浦江了。

    裴紫琪和李东来在场,她不好翻脸,辛苦忍着,可委屈了。

    好多年没这么委屈了。

    可这家伙刚刚竟然又背地里说她坏话。

    “父爱是吧,今晚让你尝尝母爱的滋味。”裴南曼咬牙切齿,大腿肌肉无声发力,紧紧绷着。

    “喂喂,曼姐,有话好好说。”秦泽死命挣扎。

    “没什么好说的,受死吧。让你看看如狼似虎的女人有多厉害。”她是气坏了,说话语气都特孩子气,要跟秦泽死坳。

    “脖子断了断了.....”秦泽惨叫,各种挣扎:“曼姐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啊。”

    这死女人劲儿特别大,雌豹似的,在她的十字锁下,以秦泽的怪力一时也难挣脱。

    他的脖子被两条大长腿死死牵住,手腕绞纽在头骚话,逆风讲道理。

    秦泽嘿嘿道:“叫爸爸,叫爸爸就放过你。”

    说着,揉了揉差点被撸脱皮的耳朵,火辣辣的疼。

    也就他耐力强大,梗着脖子和她僵持这么久,如果是普通人,撑不住五分钟就投降了。

    这就叫疾风使劲艹。

    路遥知马力。

    裴南曼面露愠色:“秦泽,你别太过分了。”

    “哎呦,就准你偷袭我,不准我反击。快叫爸爸。”

    “呵呵。”裴南曼冷笑一声,干脆趴在地上缄默不语。

    秦泽心里一动,就这么制着她不是长久之计,曼姐也清楚这点,所以不理睬他蹬鼻子上脸的要求。

    但秦泽还有办法,他俯身凑到裴南曼耳畔,轻轻呵出一口热气。

    果然,身下的裴南曼身躯骤然绷紧,继而疯狂挣扎,喝道:“秦泽,滚下去。”

    秦泽不理,又吹了一口,裴南曼挣扎的愈发激烈,白皙的脸庞因为恼怒涨的通红。

    不管用?

    不,是刺激不够大。

    秦泽不吹气了,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这一下可厉害了,他清晰的感觉到裴南曼狠狠打了一个寒颤,反抗的力量顿时消失。

    裴南曼俏脸仿佛刮起了暴雪,寒声道:“你太过分了。”

    秦泽又舔一口。

    “嗯……”裴南曼不受控制的鼻音里,周身力气泄了一口,从脖颈到手臂,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裴南曼咬牙切齿,道:“秦泽!!!”

    秦泽又舔一口。

    裴南曼:“……”

    舔着舔着,秦泽发现身下的裴南曼没动静了,从强撑着用严厉的语气警告他,到后来娇躯慢慢变的软绵绵,呼吸也急促起来,再到现在瘫在地上都不动了。

    裴南曼被他骑在身下,低头舔耳垂时,两人的脑袋大抵平行,秦泽看向她的脸,突然就领悟了面若桃花四个字的真谛。

    她的脸素白气质淡雅,不透出那股凌厉气息时,给人的感觉是淡雅如菊的女人,禁欲系的大美人。

    可眼下的她,脸色坨红如醉,迷离的眸子里像是藏着一湾秋水。

    从没见过如此神态的裴南曼,一下就给惊艳到了。

    我现在更进一步,她应该不会反抗!

    这么想着,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恰好裴南曼那双迷离失神的眸子闪了闪,恢复焦虑,一脸嫌弃的表情:“你说我现在跑去和苏钰说你吃我豆腐,她会是什么反应?”

    “真的要去告状?”秦泽沉声道。

    “你说呢?”裴南曼促狭道。

    其中有藏着很好的“恨恨”之色。

    这个男人让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多年培养的强势气场以及那吓坏普通富豪的身价丝毫镇不住他。引以为傲的身手更是遭到了碾压。

    “那我不能吃亏,得坐实了。”秦泽捏住她下巴,低头含住两片丰润红唇。

    曼姐的小嘴上有股淡淡的芳香,可能是香水,可能是唇膏,也可能是红茶的余香。让人忍不住想撬开贝齿一探究竟。

    秦泽怕舌头被她咬断,没敢伸进去,他甚至不敢长时间流连香唇,吮了几口就离开了。

    裴南曼轻声道:“可以放开我了么。”

    秦泽松开她的手,一屁股坐在地上,咧嘴道:“曼姐,我还能活着看见明天的太阳么。”

    裴南曼白了他一眼。

    反应竟出奇的平静,没有少女矫情的恼怒,也不是羞涩到满脸通红。而是表现的符合一个成熟知性女人的落落大方。

    想了想,秦泽试探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再婚?”

    裴南曼淡淡道:“结婚干嘛,外面面首三千,小白脸成群结队,我会缺男人?”

    秦泽立刻道:“那曼姐介不介意后宫团里多一条咸鱼?”

    裴南曼顿时破功,骂道:“滚。”

    亲了舔了,便宜占尽,正好借机跑路,深藏身与名。

    秦泽嘿嘿一声,起身就走,到了门口,停住,回头道:“我之前说的话是认真的。”

    裴南曼一愣:“什么?”

    秦泽:“我想组一个集团,把名下所有业务公司整合。曼姐我知道你比我有钱,也知道你近几年路子越来越难走,时代在变,以前容得下黑色产业,现在未必容得下灰色产业。不知道你为什么始终选择一个人,但不希望你将来的人生被事业桎梏。女人可以有事业,但不该被事业消磨殆尽所有美好和风情。”

    裴南曼愣愣望着他。

    拧开把手,他又道:“我刚才那句话也是真的。”

    这下不用他说明了,裴南曼红着脸,怒道:“你滚不滚。”

    “滚了滚了……”

    他溜出去,带上了门。

    人走好久,裴南曼背依沙发,坐在地上许久不动,眼神复杂。

    她抬起手,春葱玉指抚在唇上,幽幽叹口气。

    过了大概半小时,她听见马达雄浑的咆哮声,窗外灯光大亮,走到窗边,恰好看到秦泽小跑出别墅,迎上一辆黑色兰博基尼。

    驾驶位的车窗降下来,开车的女人穿着睡衣,扎丸子头,两鬓垂下修长发丝,脸庞尖俏,凤眼灵动的仿佛勾人的小狐狸精。

    小狐狸精豪气的小手一挥,秦泽就像马仔那样乖乖钻入跑车,马达咆哮声再起,两束灯光切开黑暗,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