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九点,秦泽和姐姐如约来到环海影视,带着两个助手,三个保安,两个法务。戴维斯安排了助手在公司门口迎接他们,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看不出年纪,外国女孩刚进入青春期就已经风情万种,而中国女孩十二三岁的时候,看着跟个土妞没区别。正因如此,她们衰老的很快。

    她可能才三十几,但只看面相的话,说四十也不奇怪。

    女助理把他们引到一个休息室,职业化礼貌笑容:“导演在试镜,几位在这边休息一下。”

    每人一杯咖啡。

    秦宝宝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让她直皱眉,是那种加了少量糖,不加牛奶的纯咖。

    她比较喜欢星巴克这类饮料型咖啡。

    “不介意我们去看看吧。”助理走到门口时,姐姐喊住她。

    “可以。”女助理点头,顺便在门口坐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试镜地点,在国内,大多数的试镜是在安静的室内完成,除了演员、导演寥寥几人,没有太多的闲杂人等,但有时候为了考验演员的心态,会特意让吃瓜群众围观。

    两人跟着助理来到一个大型休息室,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看见一个女演员在试镜,戴维斯坐在一旁,认真的端详着她脸上的神情,外头围了好多人,不知道是剧组工作人员还是同样试镜的艺人。

    女助理说里面在试镜,请稍等片刻在入内。

    “我也在这里试镜对么。”秦宝宝问。

    “是的。”

    大概二十分钟,里面试镜结束,女助理推开门,与戴维斯耳语几句。

    戴维斯很高兴的起身,出门迎接他们,能让导演做出热情姿态,这两个华裔看起来不是普通人的样子,周围的人好奇的打量。

    “布兰妮,他们是谁。”有人问退出来的女助理。

    “中国明星。”女助理说:“在中国很有名的。”

    “他们就是剧组邀请的中国明星么。”

    “很漂亮啊。”

    议论纷纷。

    外国人的审美和中国略有差别,但大同小异,只是在细微处存在差别。不可能一个丑不拉几的女人在外国被奉为女神,脸蛋精致身段丰满的女人,到哪儿都是美女。

    即便在国内,审美观都不一样,比如“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和“乳不巨何以聚人心”。

    戴维斯把角色剧本给秦宝宝,“这是新的剧本,一些细节做了修改。需要几天?”

    他给予秦宝宝最大的尊重和优惠,主动问她需要几天时间来看剧本。

    “我想现在就可以试试。”秦宝宝说。

    剧本在米国这边联系天方时,已经有初稿,与现在的剧本相差不大,秦宝宝有啃过,挑选一段没有修改的剧情试镜,完全没问题。

    于是戴维斯挑了一段女神出场的片段,她来到纽约寻找主角,告诉他邪神就要毁灭世界了,做为世界警察的米国公民,又继承了神的能力,你必须和我联手重新封印邪神。

    但就是这样一段两分钟的剧情,戴维斯叫停了三次。

    “表情欠缺一点威严。”

    “说话的语气能不能放松点,“你显然不是个适合交配的对象”说这句话的时候,太严肃了。”

    “不要板着脸,放松,但要透着女神的严峻。”

    ......

    这就有点尴尬了,秦宝宝看向弟弟。

    外国电影里时不时蹦出几句荤段子很正常,但在中国你要这么说,片段肯定会被砍掉。秦宝宝不太适应这种台词。

    然后就是戴维斯大概有强迫症,太威严不行,太放松也不行,一定要刚刚好。

    “演技行不行啊。”

    “是啊是啊,一个小片段卡了这么多次。”

    “中国明星么,没演技不是很正常?”

    “为什么这么说。”

    “中国观众天天喷他们的娱乐圈艺人没演技,但确实是事实。”

    门外,凑热闹的家伙们喋喋不休,说着话。

    演技再好的影帝影后,在拍戏过程中也不乏卡顿想象,属于正常,但就试镜而言,如果特邀性质以及秦泽的面子,她的试镜无疑是失败的。

    秦宝宝皱了皱眉,“再来一次。”

    秦泽摆摆手,“休息五分钟吧,导演,给我一个休息室,不用太大,我和她聊聊,可以的话,把剧本给我。”

    戴维斯让女助理带两人去一间小型会议室,女助理离开后,秦泽注意到姐姐没有装可怜嘤嘤嘤,而是蹙眉沉思,说明她处在严谨而认真的状态。

    但凡姐姐嘤嘤嘤,那都是在装模作样。

    小会议室就他们俩,私人授课.avi

    “这边的拍摄风格和国内不同吧。”秦泽打开话题。

    秦宝宝没搭理,揉了揉脸蛋,自顾自说:“感情不够投入,面部表情处理不够到位,然后就是台词有点羞耻。”

    “说明你的演员自我修养不够到位。”秦泽说。

    优秀的演员,应该要做到驾驭任何角色,这里头还有心理学的知识:心理暗示。

    既能像女神一样矜持高傲,又能像浪货一样风骚。

    既能像成功男人那样气态沉凝,又能像吊丝一样跪舔各路阴豪。

    秦泽能做到,姐姐显然还无法做到这一点。

    “要不我们来演对手戏,我当男主角和你演对手戏,顺便指点你。”秦泽说。

    “指点你”三个字,让秦宝宝觉得自己姐姐的威严荡然无存,不开心的皱了皱鼻子,娇声道:“好吧。”

    排练过程中,秦泽纠正了姐姐几个失误的地方,女神出场时,必然要威严而庄重,这样搭配特效,才是真・女神范。

    而交流的过程中,面部表情则不需要太严肃,秦宝宝演技是有了,但角色的分析还差了点。

    “你来自东方,当年和众神联手封印了邪神?”

    好奇脸。

    “是的。”

    正经脸。

    “我差点以为你是喜欢玩s的小女孩,连男朋友都没有那种。”

    调侃。

    “你看起来是个适合交配的对象。”

    一本正经。

    “这样就很好了嘛,咱们回去吧。”一直端详姐姐面部表情的秦泽击掌,他忽略了台词,所以出门时觉得哪里不对劲,但说不上来。

    返回试镜地点,秦泽提议自己和姐姐演对手戏,戴维斯当然不会有意见,不过时间有点紧,他今天的任务把剩下为数不多的角色给试镜完成,秦宝宝这里耽搁够久了。

    这一次姐姐发挥的很好,面部表情处理的很到位,戴维斯满意至极,一直到最后台词部分,他身边的布兰顿觉得哪里不对劲,看了眼剧本,忙叫停:“台词错了。”

    “哪里错了。”戴维斯讶然道。

    “正确台词是“你显然不是个适合交配的对象”,她念错了。”布兰顿道。

    戴维斯拖着下巴,想着,“但就算说错了,感觉也不错。”

    布兰顿:“......好像是这样。”

    要不是剧本他写的,他自己都差点听不出来念错台词。

    这种毫无违和感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要不就改一下?我觉得不错。”戴维斯说。

    “不不不,我塑造的女神是有威严的,台词虽然没违和,但和人设不符。”布兰顿不悦道。

    秦泽无语的看向姐姐,后者吐了吐舌头,“不一小心就念错了。”

    ......

    电影在一个星期后开拍,在此之前,剧组已经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最后搞定配角后,立刻进入拍摄。

    拍摄过程中,秦泽和秦宝宝几乎全程跟组,这本该是主角的“专利”,秦宝宝的角色麻烦之处在于她虽然镜头没有主角多,但零零散散的贯穿整个剧情。

    且不是固定场景。

    一会儿在洛杉矶,一会儿在河边,一会儿在遗迹,一会儿在市中心撕逼大boss。

    这意外着她要不停的跟着剧组赶往一个个场景,没法单独分段,一口气拍摄完成。

    洛杉矶一家钢琴会所,身材孔武有力的男主角正和女主角在钢琴房调情,他们并肩坐在钢琴边,阳光洒在铮亮的钢琴家上,空气中飘荡着节奏悦耳的曲子。

    这首曲子去年突然在网上流行起来,原曲视频好像是国外一个牛人用手机app软件弹奏的,在任何音乐软件上都找不到正版试听。

    钢琴曲火了之后,有人试着录制曲子,很快在各大音乐网站上线,免费的,收费肯定不行,会被告的。

    其实就算免费的,也有吃官司的风险,但一年多的时间里,创作者就像消失了一样。中国那边毫无声息,国外就更加了。国家之间的信息往来本就闭塞,钢琴曲突然就变成了无主之物。

    英文版的名字各种各样,普遍被认同的名字叫《致宝贝》,据说中文是这样的。

    “ok。”戴维斯示意这段通过。

    举着摄像头绕着男主角和他女朋友拍特写的摄像机挺直腰杆,捶了捶腰子。

    沉默而专注的工作环境顿时放松下来,剧组成员轻松交流起来。

    下一段剧情还是在钢琴房,这座大楼马上就要坍塌了,邪神的马仔们在城市里大肆破坏,东方女神会出场击杀马仔们,与主角并肩作战。

    因此秦宝宝和秦泽也跟着来了。

    “导演,我有件事不得不说。”秦泽朝着戴维斯抬起手,示意自己有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