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55 不管以后怎么样(两章合一)
    “不去,出了这儿,得赶回家看甄执!迸崮下豢诰芫

    说罢,见闺蜜一脸荒诞不羁的表情,笑吟吟道:“有什么奇怪?”

    苏钰嘴角抽了抽,裴南曼会看宫斗剧?怎么看都不是她的画风。

    “你从来不看这些东西。”苏钰没好气道:“知道你是新闻联播的忠实观众,天天追更。”

    “因为是秦泽写的剧本嘛,想看看拍的怎么样。”裴南曼优哉游哉:“很有意思,布局深远,句句勾心斗角,伏笔埋的很深。但最有意思的还是“勾心斗角”四个字,他对女人心思的把握让我很意外。”

    “怎么说.....算了,别说。”苏钰赌气似的撇嘴。

    “你到底陪不陪我去。”

    “年纪大了,不爱去热闹的地方。”

    “可你不陪我去,我自己一个人不敢去。”苏钰皱紧小眉头,她准备要来一场伶仃大醉。

    裴南曼能交心的朋友不多,苏钰算一个,对待她总像是对待妹妹,便无奈点头。

    她们找了家不那么闹腾的酒吧,距离会所不远,开车十分钟就到。

    酒吧的灯光很柔和,驻唱的女歌手很漂亮,穿露肩装,黑长直。男歌手是位中年大叔。

    唱的是秦泽的《浮夸》,男歌手声线很雄厚,粤语发音标准。

    秦泽的歌在酒吧占了半壁江山,十首歌里,定然有一两首是他的歌。

    酒吧是裴南曼挑的,苏钰“闭关锁国”般的人际交往,注定她极少会踏足酒吧这种地方。

    这儿的人均消费大概是普通白领两个月的工资。

    苏钰和裴南曼踏入这家酒吧,霎时间,仿佛连灯光都暗淡起来。

    门口的酒客下意识的瞄一眼,便如磁石附铁,挪不开了。

    沪市这种地方,深夜喜欢混酒吧的美女很多,偶尔能见到一个脸蛋和身材俱佳的美人就是意外之喜,这一朵可是并蒂花啊。

    女子身高一米七已是难得,她俩却还要再高几公分,鹤立鸡群的身段已然瞩目,颜值与气质却更甚一筹。

    苏钰在外人眼中始终一副高冷女神范,搭配她那张清丽脱俗的素颜,像是一朵雪莲飘入纷乱人群,美则美矣,却有一份违和感,她这样的人,就不该来酒吧。

    换成秦宝宝混夜店酒吧,就没违和感了,男人们会激动的万分:看,来了个极品狐狸精。

    而裴南曼的违和感更强,她早已褪去女孩的活泼和明媚,有股洗尽铅华的成熟和知性,更有寻常小家碧玉永远都养不出的凌厉和强势。

    年轻人的目光在苏钰和裴南曼挑不出瑕疵的脸蛋上流转,老饕则更多关注苏钰修身铅笔裤勾勒出的臀型和腿形,以及裴南曼沉甸甸的,能挂好几斤风情的胸脯。

    裴南曼点了两瓶啤酒,苏钰小手一挥,豪气道:“来一打。”

    苏钰这种一杯红酒就上脸,三杯红酒就头晕的弱鸡,肯定喝不完这么多啤酒。但知道她今天心情不好,裴南曼就由她了。

    当初她酒壮怂人胆睡秦泽时,其实喝的酒也不多,几瓶啤酒而已。

    酒一上来,苏钰豪气的吹了半瓶,很不淑女的打嗝,然后识趣的苦着小脸慢慢喝。裴南曼陪着她,小口小口的喝酒,点上一根女士烟。

    酒吧很宽敞,各桌之前相隔一条容两人行走的通道,在这儿喝酒的都是些有点钱的体面人,或者强撑着来消费一次的小资。年纪偏大,没有十几二十的愣头青少男少女。

    喝完两瓶啤酒,女服务员捧着两杯调制酒过来,柔声细语:“两位女士,这是八号桌的客人请你们喝的。”

    八号桌的一个中年人,朝裴南曼两人颔首微笑。

    苏钰小脸蛋已经红了,眼波迷离,拍桌而怒:“请什么请,我没钱吗,喝酒还要人请?”

    女服务员顿时脸色尴尬。

    裴南曼摆摆手:“替我谢谢那位先生,酒就不用了。”

    客人都这么说了,女服务员没辙,便将两杯酒重新放回托盘,转身离开。

    酒吧里献殷勤的现象其实不多,偶尔能见到而已,因为大多数来喝酒的女人身边都有男人陪伴,没准就是老公或男朋友,你当着人家的面送人家女朋友(老婆)酒,是想打架吗。

    只有碰到落单女人,或者几个全是女人时,其中又有一个或几个特别漂亮的,男人们才会送酒。然后找机会搭讪。

    八号桌的中年男人丝毫不介意,继续和朋友聊天喝酒。

    苏钰一杯接一杯的灌酒,想把心中郁垒浇灭,裴南曼就陪着她喝。

    过不了多久,又一个过来搭讪的,是个小年轻,看起来吧,今天怎么了,你和秦泽吵架了么。”

    苏钰摇摇头:“我怎么会和他吵架,从来都是他说什么我做什么。”

    裴南曼“嗯”了一声。

    苏钰灌了一杯酒,强忍着不打嗝,泪眼汪汪的看闺蜜,凄楚道:“他和王子衿上床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裴南曼知道苏钰一直以夺走秦泽一血为骄傲,并借此瞧不起正牌女友王子衿,觉得她贱人矫情。

    同时,这也是她仅存的一点心理安慰。

    现在秦泽和王子衿也走到这一步,苏钰仅有的那点优势也没了。

    苏钰低声道:“我那么爱他,我都不计较他有女朋友的,他觉得对不起王子衿,难以割舍,好,我就从来不逼他,就想着默默对他好,但凡他有点良心,早该踹了王子衿跟我了吧。”

    “他喜欢制服我就买,他喜欢什么姿势我都做,他把宝泽的股份转让给我,可那些钱我都留在公司账户里,秦宝宝要钱的时候,我有不给吗,收购东风科技的时候,我有不给吗。我为了谁啊我。”

    “可我等啊等,等啊等,等来的确实他和王子衿上床,然后呢,是不是要结婚了,哪天突然觉得自己脚踏两只船罪大恶极,想洗心革面,到时候我就该退场了吧。”

    “你说,我算什么呀。”

    说着,她慢慢的哭了。

    裴南曼叹道:“别想太多,他对你很好,不会抛弃你的。”

    “可我没安全感,一点都没有。下午他跟我坦白后,我这里就像空了一块,好想哭。”苏钰捂着胸口:“但我不能哭,我装作自己什么事都没有....我,我装睡。”

    “越想越不甘心,当时就该给王子衿打电话,告诉她老娘跟秦泽都睡了几百回了,她才是第三者,让她滚,离我男人远远的,敢联系我就打断她腿,呜呜呜......”

    苏钰边说边灌酒边哭,像个情场失意的女疯子。

    “你早该想到有今天啊,往日的甜蜜是最好的麻醉剂,或者说你自己一直在逃避。”裴南曼沉声道:“既然这么不高兴,就分手吧。”

    “我说不出口。”

    “我打电话帮你说。”裴南曼作势掏手机。

    “曼姐,我,我舍不得......”苏钰忙按住她的手,哭的梨花带雨,没骨气的样子让裴南曼想打人。

    “他哪里好,你要帅哥我给你找,保准比他帅。有才华的青年俊彦我认识同样不少,不敢保证比他优秀,但绝对不差。至少你能过的舒心不受委屈。”裴南曼咬牙切齿。

    苏钰没说话,抽抽噎噎的摇头。

    “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裴南曼恨铁不成钢的戳她脑门。

    “我真正喜欢他是我生病的那一天,”苏钰说:“那天我发烧了,头晕乎乎的,睡在床上感觉自己飘在云里,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我就想,如果我死了,也得好几天才会被发现,空空荡荡的孤独,世界这么大,可在你最需要关心和帮忙的时候,却没有人会伸出援手,像是掉进看不见底的深渊里,一点点,一点点的往下沉。”

    “生病了想喝粥,没人会给你做。口渴了想喝水,没人给你倒,连喊人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你始终一个人呀。曼姐,你懂那种孤独的。要不然你不会接东来和紫琪来家里住,你做菜的手艺那么烂,却自我陶醉,还风雨无阻,不管多忙也要坚持回家做饭。如果紫琪和东来找借口不吃饭,你就会发怒,这就是孤独呀。只有做饭才能让你觉得自己有个家,有家要操持,有孩子等你开饭,如此才能填补你空虚的心。”

    苏钰的话刺中了裴南曼的软肋,她蹙眉,道:“别说了。”

    “本来是给你打电话的,没想到一个手滑打给了秦泽。他比你会照顾人多了,做饭又好吃。”

    “我手滑的好呀,如果是你的话,秦泽是她第一任男友么,现在是第一个男人了。她把保留了二十几年的身子和感情统统给了秦泽,你说,如果你俩关系曝光了,她是撕你还是撕秦泽?”

    苏钰怂了一下:“恨不得撕了我......我又不怕她。”

    “你和王子衿都斗不过秦泽的,这小屁孩太狡诈了。”裴南曼安慰道:“哭吧,等你哭完,下一个就是她了。闹过了哭过了,才是出结果的时候,现在还早着呢。”

    苏钰抹了抹眼泪,止住哭,“那我要怎么办。”

    “你又斗不过她。”

    刚止住哭声,苏钰立马又泪崩了:“我都那么伤心了,你还扎我。”

    “如果你气不过,就分手。舍不得,那就保持原样。他优柔寡断的性格你比我清楚。尽量让自己显得委屈些,好让他更愧疚,将来你能换到的筹码就越多。我能给你的建议就这些。”裴南曼耸耸肩:“毕竟我虽然结过婚,但还没正经的谈过一次恋爱。你向一个感情经历为零的人取经,你是不是傻。”

    苏钰:“......”

    ......

    晚上无所事事,秦泽陪姐姐和王子衿看甄执裢砬『每吹酱蠼峋帧C恍拿环蔚慕憬隳训帽荷饲锲鹄矗悼赐值囊簧惴滞忏扳昴拧

    秦泽问你惆怅个啥。

    秦宝宝说,无情最是帝王家,君心难测,后宫就像养蛊,最后杀出来的才能成蛊王(皇后),多年后回眸,身边故人凋敝,古代女子可怜可叹,就像姐姐我啦。

    王子衿呸一声:请把最后半句撤回。

    秦泽说:人家皇帝也是从众多兄弟里杀出来,不一样随时要掉脑袋?想君临天下母仪天下,不豁出命怎么可能。哪有你幸运,什么都不做,光躺着,我就把你送上人生巅峰了。

    秦宝宝觉得有道理,搂着秦泽的胳膊,娇滴滴道:阿泽对姐姐情深意重,是姐贪得无厌啦。

    正牌女友王子衿大怒,用力呸一声:恶心!

    趁机踢了秦宝宝一脚,逃到厕所去了。

    “怂样。”秦宝宝翻白眼,继而捏了捏弟弟的胳膊:“咦,你肌肉又硬了。”

    秦泽顺势做了个健美操的动作,炫耀自己的块垒分明的肌肉,得意道:“你看我叼不。”

    八块腹肌的奇男子。

    秦宝宝莫名的红了脸,啐道:“不看。”

    茶几上的手机响了,秦泽的手机,来电人:裴南曼!

    秦泽接通电话,脸色严肃,挂了后,道:“我出去一趟。”

    “怎么啦。”

    “.....是投资的事。”

    “噢。”秦宝宝乖巧的点头,陪着秦泽走到玄关:“亏钱了么。”

    秦泽借了裴南曼好几百亿,这事儿她是知道的。

    “呃.....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坐电梯到地下停车库取了车,按照裴南曼给的地址,秦泽赶到酒吧时,恰好看见苏钰蹲在路边呕吐,裴南曼在旁轻抚她背。

    秦泽挺稳车过来,刚靠近,裴南曼骤然发难,一脚蹬在他小腹,心中有愧的秦泽没躲,甚至没退一步,倒是裴南曼被反作用力推了一个踉跄。

    裴姐姐大怒,咬牙又是一脚,秦泽很配合的一屁股摔在地上,她才息怒罢手。

    “呕~”

    苏钰在旁,吐得肝肠寸断。

    裴南曼怜惜不已,瞪眼秦泽:“瞧你干的好事。”

    等苏钰吐完,秦泽扶起她,搂在怀里,“谢谢曼姐,我送她回家。”

    开车回家的路上,这对没明说但肯定闹别扭的情侣没半句话交流,苏钰起初头疼,靠在座位咿咿呀呀的呻吟,到后半路,她头不疼了,脑子也清醒多了,开始小心翼翼看秦泽的表情。

    哼,受伤害的是我,我才不主动说话。

    他会不会嫌我烦,下午我明明表现的一点事都没有。

    一路无话,到了苏钰的小区,秦泽停好车,扶着她上楼,苏钰的家的钥匙他有一份。

    开门进屋,秦泽双手搂着苏钰,用脚踢上门,紧紧抱着她,柔声道:“对不起,对不起。”

    憋了一路的委屈,苏钰眼泪“唰”的涌出,豆大的,泪珠滚滚。

    “曼姐说你给我下套了。”她哽咽道:“怎么办,我就是离不开你。”

    “别听曼姐的,她单身狗一只,看不得我们秀恩爱。”

    “你是不是从没想过要娶我。”

    “这个问题....我现在没法回答。”

    又一次失望了,今天的秦泽坦诚的过分,可她宁愿他说着甜言蜜语哄自己,即便是假的。

    沉默中,苏钰一口咬在秦泽肩膀,没有心疼,铆足了劲,咬出了血。

    “你会不会和我分手。”

    “你想和我分手么。”

    “我不知道.....”

    “我不会。”

    所以,就想这么霸着自己,又不想放开王子衿?

    苏钰气的又想咬他了。

    于是就和秦泽打了一个小时的冷战,苏钰既不想看到他,又舍不得他走,心情复杂的很。等酒意退的差不多了,她进浴室洗澡,莲蓬头哗啦啦冲洗着身体,却冲不走纷乱的思绪。

    裴南曼说的对,她早该想过今天的情况,只是那时想着自己付出这么多,而王子衿矫情的端着,挖她墙角终归不是难事。

    其实是在自我麻醉。

    她既不愿和王子衿分享男人,又离不开秦泽,害怕逼着他抉择,最后被抛弃的是自己。

    是不是那些甘心做小三的女人,也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

    是不是那些原谅丈夫在外面有女人的妻子,也有着割舍不了的情意?

    这个问题苏钰没想明白,她没结婚,秦泽也没结婚,所以她既不是妻子也不是小三。

    洗完澡,披上浴袍来到客厅,见秦泽还在,心里是欢喜的,只是此时此刻,实在挤不出笑脸来,她说:“你怎么还没走。”

    “你刚喝了酒,晚上会口渴,头疼,我得陪着你。”秦泽道。

    看吧看吧,曼姐说的没错,他就是再给我下套,他知道我的弱点。

    苏钰冷冰冰道:“家里女朋友要炸的哦。”

    秦泽说:“你重要。”

    好过分!专挑人家爱听的说。

    晚上秦泽果然没走,睡在了这里,苏钰仍旧在赌气,划了条三八线和秦泽共分天下。

    有困意,更有心事,所以睡不着,到了后半夜,她没忍住,翻了个身,紧紧抱住沉睡的秦泽,偷偷抹眼泪。

    “我宁愿你再咬我一口,也不想你这样。”秦泽叹口气。

    原来他也没睡,苏钰哽咽道:“我好怕。”

    “怕什么?”

    “怕到最后,又是一个人。”

    “不要怕。”

    “阿泽,”苏钰紧紧抓住秦泽的肩膀,指节太过用力而发白,“你给我个孩子吧,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