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秦泽从公司拷贝了片源带回家,王子衿和秦宝宝插入u盘,通过本地视频在液晶电视上观看甄执

    打这以后,两个姐姐每天都明她心乱的一塌糊涂。

    .......

    经过这几天的发酵,甄执诒中ǎ缜檎箍螅奈枉攘Σ耪嬲瓜殖隼础1∏槎ㄇ榈幕实郏幕畛恋幕屎螅响栌志鞯幕约案魇礁餮暮蠊廊恕

    女主角在后宫中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生存,装病躲避侍寝的机智让观众眼前一亮。

    前期的躲避侍寝导致自身被冷落,搁在小说里就是典型的先抑后扬,特别能挠观众的心。

    逻辑也没问题,按照网上观众的说法,台词句句伏笔,不忍快进。

    随着口碑的爆炸,收视率节节攀升,不但女观众喜欢,连不怎么喜欢看宫斗剧的男人都深陷其中。

    “这剧有毒。”

    “看了几集,忍不住就跟着媳妇天天追了,根本停不下来。”

    “剧情紧凑,逻辑缜密,就算宫斗剧也能看进去,比小鲜肉主演的小鲜肉好看多了。甄执菁级汲谩!

    “钱诗诗演技很赞,她演的华妃让人忍不住想打她。”

    宿州电视台统计,单日最高收视率已超过百分之一,平均收视率从0.314%升到0.591%。

    这让宿州电视台的中高层极其振奋。

    “继续做广告,把懒猫视频的60秒广告买下来,一个星期。”

    “让人联系天方,请他们帮助再做宣传......算了,我自己打。”

    “我们要冲击平均收视率1%。”

    赵总编在自己的办公室指点江山。

    甄执氖芑队潭瘸龊鹾芏嗳说囊饬希蛳滤保じ兴换崧衩唬涣系饺绱耸芑队T景咽帐勇饰仍0.3的目标在这几天里被推翻了好几次,0.4、0.5、0.6,直到现在有望冲击1%。

    平均收视率达到1%以上的,能排在同时段全国收视率前三。

    宿州电视台很多年没有过这样的电视剧了。

    赵总编打电话联系秦泽时,他刚和苏钰分开不久,人在天方娱乐,和某网络播放平台沪市分公司的负责人谈合约。

    甄执鹆酥螅苑搅⒖陶疑厦爬矗蛲绮シ虐嫒ā

    现在的年轻人没几个愿意守着电视看了,网络版权才是王道。这个时代正慢慢进入网络时代,电视剧行业也不能幸免。

    前几年,电视版权要重于网络版权,而现在,很多新剧选择在网络上首播。

    合约很顺利的签署,甄执绨嫒ㄒ悦考300万的价格出售,总共75集。

    不过网络版的更新速度,不能超过卫视的播放速度,目前卫视播放甄执丫惺绨婕幢闵舷撸膊换崂褪帐勇剩炊嵩谕闲纬傻诙伪欤佣贫帐勇实脑龀ぁ

    若是在以前,电视台就得叫停,不让网络版权卖出去。现在时代不一样了,电视台称王称霸的年代已经过去,而且无数次先例证明,网络和卫视一起上架播放,是互惠互利的事。

    甄执幕鸨锰旆接槔执笪穹埽绕洳窝莞镁绲囊杖耍诺男淖芩惴畔拢《木薮蟮南苍谩

    一部爆红的电视剧,对明星带来的收益是难以想象的,远比片酬更重要。

    不断涌现优秀作品的艺人,方才在娱乐圈长盛不衰。

    长期没有优秀作品的艺人,叫做过气明星。

    钱诗诗拉着叶卿、刘薇跑秦泽办公室喝酒,往日只有秦宝宝在时,叶卿和刘薇是不会来的,钱诗诗和姐弟俩都熟,但她们和秦宝宝不熟,更多的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她们只和秦泽有交情。

    “感谢秦总给了我第二春。”钱诗诗举杯:“toast。”

    “是事业第二春,”秦泽与她碰杯,接着与刘薇和叶卿还有姐姐碰杯。

    她毫无悬念的火了,微博关注暴增,粉丝活跃性不可同日而语,每天都有人在她微博下方留言:华妃娘娘!

    也有人看了电视剧后过来喷她的,可就算喷子她也高兴,那是对她演技最大的认可。

    从此以后摆脱了“综艺明星”的称号,这几天,仿佛找回来当年毕业时的激情和野望。

    昨晚一个人窝在被子里小小的哭过,要不是秦泽有女朋友了,她恨不得以身相娶。

    “秦总,我不管,以后跟定你了。”钱诗诗咧嘴。

    “你还背着五年的合约呢,想走都走不了。”叶卿取笑道。

    两个星期的辛苦减肥,她略显圆润的下巴恢复了尖俏,此时容光焕发,整个人状态很好。

    “还是你眼光好,签了十年,大气魄,这不,女主角就让你演啦。”钱诗诗唉声叹气。

    身为主角,叶卿是最大的得益者,想来等甄执杲幔隳芩忱沓烧碌孽疑硪幌呙餍切辛小

    一线明星啊,在娱乐圈属于金字塔,也不是专业演员。估计会被提名,然后过去陪跑。”

    “喝酒喝酒。”秦泽打岔道。

    娱乐圈的艺人视为荣耀的奖项,他没放在心上,眼界不一样了,他是要成立超级集团,然后看着姐姐们领着各自的马仔勾心斗角打架的男人。

    堂堂海泽王。

    之所以混迹娱乐圈,初心是和姐姐光明正大的舌吻。

    拍个床戏,能摸一摸屁股,顺带在胸前深沟里吐息。

    ......

    甄执鹆耍κ械缡犹掣霾棵帕衷谝黄踉浦小

    开完会,陈副总监回办公室后,脸色极其难看。

    “甩锅甩的比谁都快,当初还不是你们决意压价,哐一下,锅到我头上了。”

    可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是副的,人家是正的。

    甄执靖媚诙ǜκ械缡犹ǎ揭蛭鄹裎侍猓贤俪倜荒芮┫拢肼飞背鲆桓鏊拗菸朗樱睾恕

    截胡就截胡呗,竟然还火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火,十一月了,按照这样的成绩稳下去,年度火爆剧也有甄执囊幌弧

    网络有新闻爆料甄执窘诨κ形朗佣ǖ担蛭吞旆皆诩鄹裆厦惶嘎#凰拗菸朗咏睾

    台长开会的时,提及此事,批评了几句。

    负责此事的陈副总监首当其冲,黑锅哐一下,盖到陈副总监脑袋上了。

    是他没把价格谈拢么,电视台的指标在这里,你没能力把事情搞定,你不背锅谁背锅。

    不问过程只问结果,体制里惯用的套路。

    可以预见,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会以“罪人”的身份,频繁的被电视台的员工提及,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想想就来气。

    ......

    晚上九点半,吃完饭后,裴南曼和苏钰坐在会所喝茶,二十年份的普洱,晚上不宜喝绿茶。

    裴南曼仔细观察着苏钰的表情,她一整晚显得闷闷不乐,食量挺好的,今天却只吃半碗,除了发呆还是发呆,话要反复问三遍她才能回神。

    此外,眼圈有点肿,下午明显哭过。

    “有心事就说。”裴南曼喝了口红茶,“做忠实听众我还是很合格的,偶尔还能客串情感咨询师。”

    “没心事。”苏钰抿嘴。

    她不愿说,裴南曼就不多问,不需要多问,苏钰的喜怒哀乐只和一个人挂钩。

    除了那条咸鱼还有谁。

    吵架了?有点意外,虽然咸鱼花心了点,向来很宠苏钰,终于闹矛盾了么。

    “我想喝酒,曼姐陪我去酒吧。”苏钰道。

    呦,还打算借酒消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