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给舅舅钱不用这么麻烦,打个电话到东风科技的财务部,让财务给舅舅打款就行,秦泽纯粹就是想给舅舅穿小鞋,传遍让姐姐宣泄一下。

    又过了一个星期,几个公司的业务愈发繁忙,年关将近,今年的春节在一月,大部分公司都会在12月时进入疯狂爆更模式,努力多做几笔业务好过个肥年,然后剩下的时间清算各种款项、债务。

    临近中午,秦泽提着饭盒开车到天方娱乐,就像做错事后忙于讨好妻子的丈夫,这段时间姐姐的午餐他都承包了,顺便还给苏钰做一份。

    傻娘们乐坏了,逢着秦泽送饭菜过去,她就幸福的笑眯眼,说老公真好,我感觉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姐姐还是不给他好脸色,菜来了就吃几口,不送也不强求,如果秦泽想留下来一起吃,她就把筷子一摔,说:你不滚我滚。

    秦泽就想,蒙在鼓里的苏钰要是知道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是不是也会和姐姐一样跟他打冷战?

    秦宝宝不在办公室,相貌平平的助理说她练歌去了。

    12月底,秦宝宝要发一张专辑作为今年的收尾之作,本来说好是和秦泽再拍一部贺岁片.....世事无常,说多都是泪。

    秦泽说,“行,我知道了。”

    拎着食盒就走。

    相貌平平的助理犹豫一下,拦住,怯生生道:“秦总说,如果您来送饭,就让我把东西留下,您不用过去了。”

    秦泽面无表情的瞄她一眼:“你飘了,相助理。”

    相貌平平助理表情尴尬。

    “我记得你年终奖应该很不错吧,这都快过年了,可能一不小心年终奖就变成辞退书。”秦泽说。

    相助理识时务为俊杰:“秦总,我还有事,就不代劳了,您请。”

    “懂事。”秦泽大步离去。

    录音室里,秦宝宝在里头录歌,外面坐着两个两个录音师,没有别人了。

    秦泽走进来,等姐姐一首歌唱完:“到饭点了,出去吃饭吧。”

    把俩录音师赶走。

    “姐,吃饭了,知道你最近胃口不好,我特意做的清淡些。”等她走出来,秦泽殷勤的打开餐盒,递筷子,拉椅子,顺道:“我也没吃,一起吃吧。”

    秦宝宝把饭菜移到自己身边,道:“滚开,不想和被玷污的人一起吃饭。”

    她把披散的栗色卷发拢在耳后,防止它们垂落到饭菜里,显露出一张尖俏的瓜子脸,哼一声,低头吃饭。

    姐姐的心情他能理解,用男人的角度来说,家里养了一只可爱萌萌哒的萝莉,平时亲亲抱抱么么哒,就等着养大成人,结果好不容易养大的萝莉,被别的男人给睡了。

    秦泽就是那只大吊萝莉。

    换成心眼小的女人,这个心结得记一辈子。

    没心没肺的姐姐记不了那么久,但也没那么容易忘,她其实特别焦躁,还特别痛苦。

    呸,渣男,给老娘滚。

    大部分女人都会这么处理出轨的男朋友。

    从小养大的大吊萝莉被闺蜜睡了,痛苦是肯定的,她也恨不得像别的女孩那样牛气。恨不得来一个女版的“莫欺少年穷”,但她舍不得啊。

    舍不得就这样和弟弟划清界限。

    当你深爱上某个人的时候,你就彻彻底底的输了。

    这句话是秦宝宝最近在感情咨询网站上看来的。

    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的人,头上的帽子肯定绿的发光。

    秦泽叹口气:“就算是这么污秽的弟弟,也想亲近天使般圣洁的姐姐啊。”

    秦宝宝不吃他这套,不屑的撇撇嘴。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手机铃声响起,吃饭的姐姐下意识去摸裤兜,秦泽也是一样的动作,这回是他手机响了。

    陌生人来电。

    秦泽没接,挂了。

    手机铃声又响起,还是同样的号码。

    这回接了,“哪位?”

    “秦总,是我黄巍。”电话那头的人自报姓名。

    “黄总,什么事儿。”秦泽一愣。

    “上次我提的投资入股的事儿考虑的怎么样。”黄巍语气温和。

    “不考虑,谢谢。”

    “话别说的这么满.....”

    秦泽直接挂了电话,心说神经病啊,二代了不起啊.....确实了不起。

    但我也可以不鸟你。

    结束短暂通话后的半个月,1月上旬,离春节越来越近,距离法定假日只差三天,有的公司已经放假。

    期间发生了不少事,首先是东风科技的技术部经理离职,承担了巨额赔款,然后与东风科技签约的几家公司,提出退出。

    再然后,市面上就多了盗版的vr游戏眼罩。

    这些vr眼罩能连接游戏,但无法更新,即便这样,已经足够了。版本更新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开发新游戏更是如此。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东风科技要血亏。

    游戏眼罩肯定卖不动了。

    显而易见,秦泽给东风科技的vr核心技术图纸被盗了,而盗取者就是离职的技术部经理,只有他有密码,能拷贝图纸。

    这家伙是徐耀的人,但幕后黑手绝对不会是他。

    东风科技报警后,这家伙早已跑路。

    秦泽再次接到了黄巍的电话,“秦总,好多盗版啊,真是太可恶了,严重损害了我的利益,哦,忘了,我还没投资呢。”

    秦泽道:“白的不行来黑的?”

    黄巍道:“这么说就伤感情了,我这人是很延误盗版的,国情不一样了,中国应该开始抵制盗版。这方面我恰好可以帮忙。”

    秦泽:“不用,滚。”

    “啧,这白花花的银子,你不心疼?”

    “我像是缺钱的人么。”秦泽冷笑道。

    海泽王已经心痛到难以呼吸。

    “只要我扛过这一波,照样日进斗金,你打这电话,也证明你清楚自己下三滥的招数的局限性。”

    “这样,”黄巍道:“我退一步,只要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滚。”秦泽把电话挂了。

    他脸色阴沉,对着沙发上关注着的秦宝宝说:“姐,我出去一下。”

    “去哪?”

    “有事找曼姐。”秦泽解释道:“有个家伙想搞我,不是一般人,我找曼姐打听一下。”

    秦宝宝想了想,没耍小性子,沉声道:“我呸你去。”

    核心技术泄露的事她知道,一直有关注。

    秦泽先联系裴南曼,再给苏钰打电话,约在裴南曼家里,商议对策。

    别墅里。

    裴南曼的客厅,秦泽和姐姐坐在一起,裴南曼和苏钰各自占了一个单人沙发。

    秦泽看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眉头紧皱。

    电脑里是黄巍的个人资料,家庭背景,名下产业,父辈的职位等。这些东西不难弄到,但更详细的就没了,除非问王子衿.....

    “曼姐,能对付这家伙吗。”秦泽问道。

    目光一直在秦泽和秦宝宝之间流连,带着浓浓八卦兴趣的裴南曼闻言,摇摇头:“不划算的。”

    想了想,解释道:“他在沪市的产业,当然是没问题,但对他来说不痛不痒,而且你看黄巍名下的资产.....牵连甚广。而且没技术含量,都是些半垄断的行业,下黑手的机会几乎没有。”

    她还有话没说,就是秦泽涉及的行业太少,各行各业的人脉都不足,说白了就是能量太小,遇到白道背景深厚的家伙,顶多也就自保而已。

    从社会阶层链来说,明星算什么?

    金字塔顶尖根本没有明星的位置,甚至娱乐圈这个行业都排不上号。

    苏钰不服,道:“你找王子衿啊,你女朋友不是王家千金么,让她去怼。”

    秦宝宝瞄了一眼:“他俩分手了,你不知道么。”

    “分手了?”刹那间,苏泰迪容光焕发。

    真的假的?

    老娘还没发力呢,王子衿就吓的男人都不要了?

    哈哈哈,我和秦泽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天命之缘。

    裴南曼咳嗽一声,强行转移话题,道:“王家虽然大树盘根,背景深厚,但黄巍所在的家族分量也不轻,这样级别的势力,如果不是政见不合,轻易不会斗起来,你这点公司规模算什么,前景再好,再他们眼里也就这样。黄巍不就看中你们分手,他才这么下黑手么,解决也很容易,其实就是王子衿打个招呼的事。”

    要子衿姐打招呼,还不如我把黄巍揍一顿。

    “没必要。”秦泽摇摇头。

    他来找裴男曼,就是想知道有没有反击的可能,不行也无所谓。

    秦宝宝突然道:“大不了损失一点钱而已,偷了技术也没用,只能局限于游戏方面,以后版本更新了,咱们可以事先配对.....每个正版出售的游戏设备设置一个代码什么的,不然不能连接游戏。”

    顿了顿,她说:“应该可以这样操作的吧。”

    具体怎么操作她就不懂了,她只知道这个概念。

    “至于其他领域的使用,正规公司不敢生产,不然就得吃官司,盗版也没实力做出来,就算刻意,医院、工业、学校这些可能用到的单位也不敢买。”

    买了就得吃官司。

    秦泽诧异的看向姐姐,没想到她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也是,她又不是单纯的花瓶,咸鱼泽没进化成海泽王时,可是一直仰望姐姐的。

    姐姐说的都没错,这就是专利保护的好处。

    为什么米国可以在贸易战时,禁止对中国出售芯片?

    芯片再高级,中国难道不能仿造?

    当然可以。

    但你仿造了,你就侵权。

    仿造芯片制造电子设备,如果仅限于国内那是没问题,但出口就不行,这恰恰击中了七寸。

    而中国的电子设备大部分都是对外输送,比如某手机品牌。

    所以有了专利保护,正规的公司不经授权,肯定不敢生产设备,盗版的局限性是很大的,会分走一部分利润,但无法伤筋动骨,这是秦泽不慌的原因。

    “可这样也很恶心啊。”苏钰道:“损人不利己,就是不让我们赚钱。而对于盗版,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套路真脏。”

    裴南曼扫了眼秦泽,补充道:“还不怕你报复,因为你根本报复不了。”

    秦泽无奈说:“如果是几年前我就能报复。”

    裴南曼一愣:“什么意思。”

    秦泽:“几年前市场环境允许啊。”

    见没人听懂他的梗,秦泽挠挠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么,我总有机会的,我不会只在娱乐圈瞎混。”

    任何人这么说都会让人觉得在说大话,但他这么说,三人都觉得很正常。

    商议结果就是先咽下这个亏,扛过这一波就好。

    这是裴南曼给他的答案。

    没谁的人生能一帆风顺,挂逼主角都还要经历退婚的冲击呢。还不得先狗着,猥琐发育。

    那些在政治、商业呼风唤雨的成功人士,当年也是经历了无数打脸的,只要撑下去,就会有你装逼的时候。

    秦泽准备告辞,裴南曼却道:“秦宝宝,有时间么,想和你聊几句。”

    秦泽顿住,忍不住看向姐姐。

    姐姐愣了愣后,点点头。

    “那我和秦泽先走啦。”苏钰高兴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