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人对中国功夫的好奇与向往,和一位华裔功夫巨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很多米国的成年人,当年都是看着他的电影长大的,戴维斯年轻的时候也特别喜欢看花哨又炫酷的功夫电影。

    因此对于马丁内兹的建议,他想都没想,一口否决。

    “你知道我是业余格斗高手,换成格斗招数可以让我发挥的更加好。”马丁内兹坚持自己的态度。

    “你会不代表别人会,这里是片场,不是格斗擂台,我只要华丽炫酷的动作,而不是你的格斗术。”戴维斯不鸟他。

    身为好莱坞地位颇高的明星,马丁内兹有资格也有底气和导演争执,双方各执己见,引得剧组人员侧目,但不管围观,害怕殃及池鱼被喷的狗血淋头。

    “如果你不在状态,可以用替身。”戴维斯提议。

    “不是我不在状态,换成格斗的话,我的状态会更好。”马丁内兹说:“中国功夫出了名的华而不实,那几招花拳绣腿看着实在可笑。还很难学.....”

    这个是重点。

    中国招式对身体的柔韧性要求较高,肌肉发达的外国人几乎没几个难做到。

    “中国功夫可不是花拳绣腿。”武术指导在边上默默充当着吃瓜群众,听着马丁内兹对中国武术的不屑一顾,忍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了。

    余勇盛十岁开始练武,如今三十有五,功夫两个字,烙印在他生命中。功夫不止是兴趣爱好,还是他的职业。

    就像搬砖的人最讨厌网上天天被人调侃。

    “难道不是么,健身操,你们国家的人都这么形容它。”马丁内兹转头,朝余勇盛说道。

    “那正是中国功夫强身健体的优点,但并不是全部。”余勇盛说。

    “你想说你很能打么。”马丁内兹怒视余勇盛。

    他和导演争论,有这家伙什么事。本来就有几分火气,这会儿自然转嫁到余勇盛身上。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余勇盛耸耸肩,说完准备闪人,大明星,惹不起。

    但马丁内兹火大的推了他一把,仗着身高的优势,俯视余勇盛:“有没有兴趣来一场较量。”

    余勇盛没点头,又被推了一下。

    他退开两步,耸耸肩,“ok。”

    剧组的工作人员把灯光、设备挪到远处,两人在绿色幕布下切磋,马丁内兹是业余格斗爱好者,余勇盛是武术指导,既然是武术指导,自然是练过的,有的可能已经不能打了,但正值壮年的余勇盛可以。

    导演再让人找来拳套,看上去好像真的是一场兴起切磋。

    吃瓜群众纷纷围观。

    秦宝宝和苏钰搬来小板凳,拉着秦泽一起吃瓜。

    “怎么打起来了。”苏钰问秦泽,她看到秦泽老早就凑过来了。

    “老外说chinese kungfu是花拳绣腿,武术指导不服,然后就切磋了。”秦泽没去评价马丁内兹的气焰。

    “哎呀,躲开了。”秦宝宝低呼一声。

    那边,余勇盛一个滑步后仰躲开马丁内兹的勾拳,绕着他转悠,马丁内兹频频攻击,偶尔能打到也是被挡了,更多时候攻击落空。

    余勇盛在身高和力量上天然弱势,老外的肌肉很发达,爆发力强,但耐力不行,这就跟网上囔囔着健身房的肌肉打不过搬砖的肌肉,相同道理。

    “怎么老是躲呀,打他,打他啊。”秦宝宝小声碎碎念。

    正说着,逮住机会的余勇盛一个冲刺爆发,弯腰贴近马丁内兹,抱住他的腰,同时绊脚把他摔在地上,挥起拳头就砸。

    马丁内兹想还击,但经验丰富的余勇盛一手环着马丁内兹的脖子,同时缩着头,后者的拳头只能打在他坚硬的脑壳以及背部。而他的拳头砸在对方脸上。

    “适可而止!”

    在吃瓜群众的起哄声中,戴维斯喊了一声。

    余勇盛一腔热血骤然凝结,心中凛然,他边挡着拳头,边仰头看了一眼,看到戴维斯不满的神色。

    对方眼中几乎涌出来的不悦之情让余勇盛的好胜心荡然无存。

    他只是个武术指导。

    对方是花钱请来的明星。

    天生就不对等。

    往常明星在剧组耍大牌,导演都只能让着,你一个武术指导算哪根葱,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嘴上说是切磋,可你不能把它当成是公平公正的切磋,总不能说是“卡盟,来打一架吧”。

    而且导演虽说不同意换成格斗术,但不代表他心里向着你,向着中国功夫。

    余勇盛深知米国是个种族观念很强烈的国家。

    被推了两把的怒气和“切磋”激起的好胜心迅速退去,有家有室的快步入中年的男人,想头铁也铁不起来,于是手上一松:“就这....”

    “样吧”两个字没说出来,脸上被马丁内兹一拳击中。

    继而身下的马丁内兹抓住机会,一个挺身把他弹开,并且不给余勇盛反应的机会,骑在他身上,抡起拳头就往脸上砸。

    打完人就想喊停?不存在的!

    马丁内兹觉得对方是力竭了,所以想占完便宜就喊停。

    “才刚开始呢,你们中国人不是经常说大战三百回合吗。哦,尤其喜欢和女人打,真没出息。”马丁内兹边打边吐槽。

    余勇盛没时间解释他曲解了“大战三百回合”的意思,以专业的姿势合拢拳头挡住脸,哎呦,外国佬的拳头真疼。

    拳套砸在脸上,一声声的闷响。

    一圈的吃瓜群众仍在起哄,像极了斗牛场上的观众,没有叫停的意思。

    或许余勇盛求饶认输了,有人会来阻止,但这对一个爱面子又习武的中国男人来说,太难。

    吃瓜群众对这样的反转很兴奋和由衷的高兴,因为打赢的是米国人。

    “马丁内兹真厉害,武术指导都打不过他。”

    “因为中国功夫是“最美体操”,实战能力很弱的。”

    “这样啊,看他都不反抗了,好怂。”

    “太弱小了,又矮又瘦,当然打不过。”

    敢反击么,回头把你给开了。

    马丁内兹打的正起劲,忽然感觉拳头被人握住,愤怒抬头,是那个特邀的中国明星.....的经纪人。

    “嘿,你已经赢了。”秦泽说:“他输了,停止吧。”

    “go away。”马丁内兹火气没降,用力甩开秦泽的手,甩动的时候,还顺势打在了秦泽的小腹。

    抡起拳头又要打,手臂再次被人握住,这次还没等他发火,巨大的力道直接把他甩飞出去,马丁内兹翻滚出好远。

    吃瓜群众哗然惊呼。

    “你想继续切磋的话,我陪你。”秦泽看了他一眼,转身扶起余勇盛。

    就他的眼光,轻易看透了猫腻,对于这个男人的无奈忍让,不好做评价。倒是对“武夫如莽夫”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体会。

    知道不能打,直接认怂就行啦。

    非把自己搞的这么惨烈,这年头有钱的才是大佬。

    “输了。”余勇盛爬起来,吐了口血沫,牙龈被打出血了,再就是鼻血也跟着冒了出来,看着挺惨,但没受伤。

    马丁内兹起身,摊开手,朝秦泽做一个挑衅的手势:“ok!”

    “这家伙力气很大,但耐力普遍不行是健身房肌肉男的通病,别和他死磕。”余勇盛低声道:“让他知道中国功夫不是花拳绣腿。”

    我又不会中国功夫!

    秦泽心说。

    “一边去吧。”秦泽拍拍余勇盛肩膀:“幸好我有钱。”